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諸天次元聊天群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落神、洛神,好像沒毛病.(作者:幽音0繚亂0)
諸天次元聊天群

《諸天次元聊天群》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落神、洛神,好像沒毛病.

    蓋天之下,整個銀河系的星辰閃爍極致的光輝。wap.kanmaoxian.com

    隨著七階的力量絕對釋放。

    星光的閃耀開始于張落之上,以他為中心緩緩相連并聚集。

    最終形成了一道橫跨整個宇宙虛空的巨大光環。

    是光環,亦是銀河——

    銀河環繞之內,皆是屬于張落的七階之力,蓋天之中!

    掠奪者愣然的看著再次出現在眼前的張落,半晌才緩過神來。

    一瞬間,頭頂所發生的事便被他所查知。

    銀河化作光環圍繞,蓋天所處,萬物一切都將聽其號令。

    于此同時。

    掠奪者也感受到了,他與主空間的聯系被切斷了。

    他再也沒有了逃跑的可能性,同時他接下來,會死!

    “你到底要怎么樣才能放過我?”掠奪者深深地看著張落出乎意料的平靜道。

    或許,此刻的他也知道自己沒有了希望。

    “死亡,是你唯一的歸處!

    張落神色絲毫不動,緩緩開口。

    “絕望是你唯一被允許擁有的感情,除此之外——”

    張落看向掠奪者的眼神一肅,掠奪者頓時悶哼一聲,慘痛倒飛出去。

    “你將一無所有!

    那是僅僅的一眼,不但擊傷了掠奪者,更是強行在其身體植入了痛苦的概念。

    掠奪者踉蹌的從地面爬了起來。

    他緊緊的,直直的看著對面的人。

    那個如今已經七階的人。

    他的聲音變得嘶啞至極限,他的內心也已經崩毀至邊緣。

    面對七階的自己,看不到半點的希望。

    尤其是在對方輕而易舉將事實抹消的那一刻,極致的情感便開始充斥他的內心。

    掠奪者輕輕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掌。

    “是嗎?會死啊!

    他猛然抬頭。

    目光穿過眼前,穿過虛空,穿過一切阻礙最后落到這個未進化完全的世界最關鍵之處。

    也就是那唯一擁有生靈的地方。

    地球!

    神情陡然而變,猙獰忽現在整個臉上,甚至表現在整個身體之上。

    洶涌澎湃的血色凝聚的身體為之響應。

    “既然如此,那就大家一起去死吧!”

    掠奪者怒吼一聲,他的身體四處,手、腳、身、頭各個地方轟然巨響,隨之爆炸開來,血色濺射四處。

    “自殺?”張落微出聲兩字,但下一刻他便看穿了對方的動作。

    “不對,你想拉這個世界陪葬!”

    這個世界的地球被掠奪者以掠奪者的手段留下了后手,以張落如今的修為,即使七階也沒辦法看清其中內況。

    畢竟,是與九階位格相連。

    但這卻并不妨礙,他猜測到對方想做什么。

    呵,老生常談,如掠奪者這樣的人,當知道自己必死之時,會做的無非就是玉石俱焚罷了。

    “來吧,就讓我看看,你們這些掠奪者都有哪些手段!睆埪漭p喃著。

    碗哥不由提醒道。

    “小落子你可注意了,別不小心翻車!

    “放心吧!睆埪浠貞。

    “如今對方窮途末路,必然手段盡出,這是最好的機會,能夠看清楚這群掠奪者們到底都有些什么手段!

    “以后即使遇到了七階掠奪者,也能以此有方向防范!

    碗哥也知道張落心中是怎么想的,只是提醒了一句,倒也沒太多說。

    就在張落與碗哥說話的這片刻時間里。

    掠奪者借由自爆而施展的手段終于顯現出來了。

    空間再緩緩凝固,血色的風暴席卷了周遭一切,甚至不止于此。

    方圓百里、千里、萬里……張落所站立的整個月球。

    血色的風暴將星球覆蓋了起來。

    “嗯?”張落皺眉,他忽然轉頭,看向某處。

    那處,原本應該會有一個被他所隨手扔開的血刺,此刻已經消失不見。

    那根血刺,那可是凝聚了整個掠奪空間而形成的武器,能夠刺穿世界壁障的極強之招。

    如今卻消失不見。

    這覆蓋整個月球的血色——想必便是其所化的吧。

    張落嘴角一抽“——原來隨手扔個垃圾,也會遭報應啊!

    心里有些無語,但他并沒有在意。

    這血色風暴即使再大,別說包圍月球了,即使包圍整個太陽系,只要位于他的蓋天之中,就絕不可能翻起花浪來。

    現在他只好奇,對方究竟想干嘛?

    剛起這個疑惑的瞬間,事實已經回應了他?.毛.線.中.文.網

    “吼——”洶涌的咆哮震天動地,強悍的氣浪連星宿都為之撼動。

    那磅礴的血霧,竟然在某個意志的影響下,濃聚集出了形態。

    那是何等大的一個形體,僅僅一抬手整個月球仿佛置于它的手掌之中一般。

    空洞漆黑的雙眼,由血霧巨人上,看向了月球再轉向了地球。

    “——與我一起毀滅吧!”

    掠奪者的聲音從血霧巨人處傳了出來。

    它毫不猶豫的拋下了月亮以及站立其上的張落,向地球沖了過去。

    一路橫沖直撞,無論是隕石也好,還是星屑也罷,都被它蠻橫的撞開,它的目標始終向著地球而去,它所想毀滅的也只有那唯一的星球。

    有著生靈存在的星球!

    張落無奈的敲了敲額頭“還以為是什么招式!被逼到這個程度,只剩下了靠體型來搞事了嗎?”

    “這樣看來,再浪費時間也沒有了意義!

    張落如此說著,腳步微微一動。

    而后瞬間。

    他出現在了地球之外的虛空,正面看向了血霧巨人。

    只身一人面對著那大的過分的體型,在其面前猶如微小塵埃一般的張落緩緩抬起了手。

    輕輕出聲了。

    “那么!”

    “審判——開始!”

    響指聲一起,蓋天之上的銀河星環,將無盡的光輝投射而至——

    ……

    此時。

    地面之上。

    六耳隨手一棍將眼前這跪在地上叫爹的家伙給送下黃泉。

    “叫爹之前,給老娘睜大你的狗眼!”

    一邊將金光化作的武器散去,一邊吐槽道。

    而在六耳的身旁,聶青言仔細認真的看著那被六耳制裁的掠奪者,從求饒到死去的過程。

    她沒有說話。

    只是將眼前一切收入眼底,然后深深的記!

    她在見證,為自己,為家人,為這個世界所有被害的人見證,大仇得報的這一刻。

    六耳拍了拍手,轉身拉著聶青言向外走去。

    “走吧,這個家伙就是最后一個了,接下來就該等他回來了!绷f著。

    聶青言乖乖的跟著她的步伐離開。

    兩人一路跨出屋子,然后——十分直觀的看到了,那巨大到難以想象的身形。

    血霧凝聚的巨大身形。

    六耳一愣“這是!”

    聶青言的身體微微抖動,隨即緊緊抓住著六耳的手掌。

    “他……大哥哥他……能贏嗎?”

    張落往月亮而去是她親眼所見,盡管現在小小的她還沒能理解其中是怎樣的概念。

    但她也知道,張落是去對付這些壞人的頭子。

    而眼前,這個光是看起來就十分恐怖的家伙,十分可能就是張落的對手。

    到了這個地步,即使是她也忍不住張開了許久不曾說話的口。

    六耳低眸看了看聶青言,隨即摸了摸她的頭發。

    抬眸輕輕說道“放心吧,沒事的!

    聶青言懵懂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那個極致的身形便顯現了。

    ……

    血霧巨人停滯在了虛空之中,不得存進,即使以它那龐大到輕易撼動星宿的身體,此刻也無法動彈分毫。

    它在顫抖,在恐懼。

    恐懼于眼前的這個人,恐懼于這個世界。

    一個身形,平靜的站在它的面前,平靜的看著它。

    這對于血霧巨人而言,明顯是渺小到比之沙粒還要微弱的軀體,但卻壓迫的它甚至連一絲血霧的飄散都做不到。

    因為!

    眼前的這個人在它眼中的龐大,已經超過一切。

    他,身即宇宙!

    漆黑的長袍輕輕擺動,漆黑之上星光點點閃耀,宛如星辰列宿印刻于其上。

    白色的衣著,有著更為閃耀的星斗,右襟殺氣蓬勃,左襟妖氣滌蕩。各有三星兩點于上。

    一方,七殺,貪狼,破軍,一方計都、羅睺閃耀。

    腰系銀白長束恍若星環纏身,星環之上,北斗爍爍映照萬物之死。

    連接星環的有一玉帶,玉帶之中,南斗其上,映現萬物生命的光輝。

    胸口兩側更有超越一切星辰的輝煌,日月成就光明。

    頭頂銀河、背披星耀、日月光明于身。

    殺破狼威懾世間,妖魔雙星蘊含極致兇險!

    北斗引領死途,南斗照耀生路。

    此刻。

    他便是世界。

    身體融入了血霧之中的掠奪者此時的驚駭已經超越一切的極致。

    巨大身形之中,傳出他茫然無神的聲音。

    “這……便是七階……真正的力量!

    張落淡然的看著他。

    “沒錯!

    “這就是七階真正的全力,那么——”

    “你,做好了接受審判的準備了嗎?”

    掠奪者咬牙到“我絕不會坐以待斃!”

    張落眼光閃耀。

    “那你便到此為止吧!

    他抬手,一把抓住自己身后印刻了眾星的長袍。

    “一直致力于破壞世界的你,在世界的憤怒之下消亡!

    “想必,這是最能符合你的……死法!”

    手中用力一揮,整個長袍被他甩了出去,迎著血霧巨人的方向收納而去。

    血霧巨人之中。

    掠奪者瘋狂大吼著。

    “給我動!給我動!給我動。!”

    他拼命的不顧一切的妄圖擺脫張落的壓制!可是——位格的差距太過龐大,龐大到難以想象!

    衣袍入眼的剎那間。

    掠奪者被完全收入了其中,倉皇抬頭卻發現自己好似深處宇宙深空之中一般。

    身體周圍只有那一顆顆閃耀著的群星。

    “這里是——”

    掠奪者奮力的想要穿透一切阻礙看清眼下狀況,但無盡深空之中,除了這些靜寂的星辰已經沒有了別的任何事物。

    就在此時。

    掠奪者的耳中響起了張落的聲音。

    “接受來自世界的憤怒吧!”

    掠奪者狂亂大叫著“你在什么地方,給我滾出來!你到底想對我做什么!”

    張落的聲音卻已經不在響起。

    他此刻,正站在虛空之中,眼中看著掠奪者身周的一切。

    沒錯,那一切的星辰宇宙空間,只不過是一身衣袍所化。

    衣袍之上的那片星空,與他現在所處的相差無二。

    但其中卻是處于另一個維度的復刻。

    可即便是復刻,也是真正的星辰,依然能發揮出星辰的力量。

    沒錯。

    星辰的力量——

    張落右手之上,千秋劍浮現手中,無盡的星光匯聚在劍身。

    左手。銀河落于手中,化為了長弓。

    “這就是你的終末了。掠奪者!”

    張落如此說道。

    長劍搭弓,沒有半分停留射入衣袍之內。

    千秋劍穿越時空的阻隔,強勢進入衣袍所化的維度宇宙之中。

    它豎立其上,橫亙掠奪者的頭頂。

    隨著其劍光的閃耀,掠奪者身周那所有的星辰開始了顫動,星光收納并凝聚。

    掠奪者見狀,頓時大驚失色,聲音中是止不住的惶恐。

    “這……這個是啊……”

    張落勾唇一笑。

    “見識過超新星大爆炸的模樣嗎?那是光熱比之太陽還要強數萬億倍的威力!

    “身處如此多的爆炸群之中,你覺得自己會如何呢?……恐怕會在一瞬間飛灰都不剩吧!”

    “最后的五秒鐘時間,留給你自己懺悔!

    “然后,就親身體驗,這至極的力量——”

    “其名為!”

    “天罰——眾星隕落!”

    怦然的爆發,那無限極點的光熱。

    那已經難以用任何詞匯形容的巨大之聲,那強悍到甚至七階之下,目視都會瞬間崩潰的強大。

    片刻之后。

    千秋劍飛出衣袍,二者同時飛回張落之處。

    一者落于身背,一者落于手中。

    張落淡定轉身。

    在隕落的眾星爆發之下,掠奪者難存分毫。

    衣袍再度緊貼張落的身體,七階的位格與其相連,漆黑長袍之上,緩緩的那一顆顆炸裂的星點開始閃耀光芒,恢復如初。

    張落并不在意此點。

    他轉身將目光看向了地球。

    掠奪者一切手段的初始。

    “雖然還沒能弄清楚掠奪者到底是做了什么手段,但必須解決!睆埪溧。

    可要說解決的,只有一個辦法了。

    “要重啟世界嗎?可是這樣一來,這個世界的人類……”

    張落皺了皺眉。

    他努力思考,希望能有些許解決方法,然而即使以如今七階的他面對這個情況也束手無策。

    回轉時光也好,重啟宇宙也好,甚至將一切重置,這些被侵蝕的人類都不可能再有存在的機會了。

    他們一定會被規則抹消,這是無可挽回的。

    張落嘆了口氣。

    “也只能這樣做了!

    伸出左手,手中空間稍起波瀾。

    而后兩個身形出現于他身旁。

    突然出現在宇宙虛空之中,六耳帶著小蘿莉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但很快還是站定了身體。

    有七階的張落在一旁,宇宙虛空也猶如平地一般。

    “這是……”六耳驚訝正要出聲。

    張落直接道。

    “接下來我要重置宇宙,為了避免影響到你們,必須先將你送回去!

    六耳眼中驚愕一瞬。

    重啟宇宙——她未曾想到,短短時間,張落竟然能達到這種地步。

    但她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詢問的時刻。

    點了點頭。

    “好!闭f著,忽然反應過來,自己可不是一個人。

    “那青言呢?”六耳忽然問道。

    張落聞言想了想,他看向小蘿莉。

    “雖然你現在還小,但選擇權還是應該掌握在你自己手里。是留在這個世界,還是跟我們走!

    “這個世界被我重置,我會將時間點定在人類初始的時候!你若是留下,接受過文明的你,說不定能有機會成為先賢也不一定!

    “若是,跟我們走……”張落想了想。

    “我到時候可以給你介紹名師讓你踏上修行,也可以讓你過普通人的日子!

    “但那也代表著,你就必須與這個生養你的世界告別,甚至以后都不會有回來的機會!

    “那么,一切就看你自己怎么選了!

    聶青言看了看張落又轉頭看了看六耳。

    她忽然做出了讓張某人詫異的動作。

    跪在了張落與六耳的面前。

    “聶青言見過師傅,見過師母。我愿意跟你們走!”

    張落“……”

    說的是給你介紹名師,但沒說我自己收你為徒啊。

    張落嘴角抽搐,本想拒絕但看了看一邊耳根微紅,但并沒有否認的六耳……

    e……算了,好像也不虧?

    這么想著,他嘆了口氣。

    “好吧。既然如此,你們就先回去等我!

    說著他打了個響指,將六耳與自己這新徒弟送到了k領地。

    隨即,轉身,抬劍對著前方,那地球方向。

    一劍猛然劈下。

    “天道——”

    “歸始!”

    世界!

    開始重置了……

    宇宙成形,星光漸顯,而后銀河系、太陽系、地球……再之后,生態形成,植物,單細胞生物……等等……最終一直到達人類出現,并開始形成些許文明,張落才停手。

    他看著那些人類點了點頭。

    “接下來,這個世界會怎么發展——就看你們了!

    說完,身形一閃消失在這世界之中。

    ……

    被重置的地球上,一個穿著獸皮的男性正愣愣的看著天空,失神間一個人形被他不經意的畫在了地上。

    “這是什么?”有同伴問他。

    那個人想了想,腦海冒出了一些詞匯。

    “他……是神!”

    “神?神是什么東西?”

    “這——誰知道呢?”

    男人回答著。

    誰也不知道神是什么……

    但,至少它的存在,留存下來了。

    隨著這個世界的發展,人們漸漸形成更為強盛的文明,神的概念才真正出現,而這個男人畫出的形狀得到了人們的認可,被某些部落祭祀。

    某一天,一個巫祝祭祀之時,偶然間得到了這位神更精確的稱呼,更精準的相貌,并將此傳承下去。

    傳說。

    遠古之時,邪魔侵擾人間,天有一神,斬邪魔而救世間,他號令星辰日月,以星辰落盡為代價使得邪魔盡消。

    人稱其神號,落神!

    然后,再經由傳說的變化,落神開始慢慢與洛神重合,變成洛水之神,還是有名的神中大美女……

    咳咳。

    以上信息也是需要很多年后才會形成。

    反正張某人知道了怕是會吐血三升,至于關于他重置世界前的信息為什么會被這些人知道——

    世界表示,深藏功與名,不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