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諸天歸途 > 第四十二章,一觸即發(作者:飛雪莫忘)
諸天歸途

《諸天歸途》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十二章,一觸即發

    那道人影就似一陣輕風,身手利落干凈,直指那純白如玉的玄玉血靈參而去。wap.kanmaoxian.com

    見狀,申百煉雙瞳驟然一縮,望著那熟悉的身影有些沒好氣道:“十三弟,切勿沖動!”

    赫然,那突然急速沖出的身影乃是他的十三弟申百嵐。

    不過他似乎有些低估他這十三弟的執拗脾氣,既已成為離弦之箭,在眾目睽睽之下申百嵐自不可能止于半途,看其架勢,不得到那玄玉血靈參是不會罷休了。

    此刻申百嵐的思考很少,他只知道雙方這么僵下去永遠都不會是個頭,與其被動地相互猜忌,倒不如先下手為強。

    反正這玄玉血靈參終歸會被人得到,那么那個人為什么不能是他申百嵐呢?

    就在他將要接近目標之際,一種突如其來的危機感如滾滾浪潮般涌上了他的心頭,他當機立斷,飛奔的步伐一瞬止住,下一刻,在他的余光中,一道鋒芒似流星般劃過了他的臉頰,斬斷縷縷發絲,沒入了其身后虛空。

    那一道鋒芒赫然是一柄鋒利無比的飛刀,申百嵐可以想到,若是方才被那飛刀刺中,后果恐怕不堪設想。

    隨手抹去臉頰上泛起的嫣紅血滴,申百嵐眼光森然,冷眼望向了那邊的郭家眾人。

    見其目光投射而來,郭家陣營中,一個藍袍青年卻是對之回以一笑,只是那笑容之中的挑釁之意明顯異常,很顯然,方才對申百嵐出手的就是這藍袍青年。

    “郭天賜,有本事出來單挑!”

    咋一看這藍袍青年申百嵐還認識,被偷襲后他也是心生怒火,立馬喝道。

    對于前者的負氣邀戰,郭天賜則是不以為然,淡淡道:“你不安分在先,我自然是要制止你,至于單挑嘛,你問過你三哥了嗎?”

    “我申百嵐行事,還不需要問過誰!”

    話音剛落,申百嵐的目光已不再那玄玉血靈參之上,而是鎖定著郭天賜,身軀一動,竟是不管對方有多少人,徑自沖了過去,頗有一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魄。

    “我們也上!”前者方一出擊,后方的申百煉也是定下了決心,既然十三弟都出手了,那他這做三哥也沒有在顧忌的道理。wap.kanmaoxian.com

    直至此刻,兩方交手的那一剎那他才想通了,有得必有失,若想要得到這玄玉血靈參,那必然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知曉后方的家族子弟紛紛開始行動,前方,申百嵐那寫滿怒意的臉龐之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笑意,他就知道,以他這三哥的脾性,絕對不會放任他一人不管的。

    而他也從來沒想過靠自己一人得到那玄玉血靈參,他的最終目的只是充當一根導火索,創造一個點燃現場氣氛的契機。

    就這樣,現場氣氛瞬間被點燃,一場申郭兩家的大亂戰在這片山峰之上席卷而散。

    雙方的爭斗看似雜亂無章,實則卻是各懷心思,一個個子弟在爭斗的同時都會不自覺地往那玄玉血靈參的所在之地靠近,以求尋得一個恰當時機將之收入囊中。

    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每當有家族子弟接近玄玉血靈參之時,就必定有人悄然跟進,與之纏斗在一起。

    “若是楚兄在此就好了,以他的實力應對一個化海境七重的人應該沒什么問題!”

    某一時刻,申百煉一掌逼退了郭桀,有些遺憾地想著。

    雖說他之前找楚啟凡的目的是為了讓其幫助他得到玄玉血靈參,甚至為此不惜給予了對方一枚價格不菲的提元丹,可是前提是那也得要碰得到一起啊。

    他自認自己為此次考試準備的十分充分,可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因為那斗轉大陣的緣故竟是強行將他們眾人的位置給打散了,而楚啟凡身上又沒有傳音玉,這使他根本沒有辦法聯系到后者。

    傳音玉,顧名思義,就是這個世界武者之間用來相互傳音交流的道具,不過這個傳音玉也是有著嚴格的講究的,并非任意兩塊傳音玉都具備通訊的能力,必須要兩塊相互匹配的傳音玉之間方可進行傳音交流。

    “嘿嘿,我觀察了好一陣子,你這邊那叫申百狂的家伙似乎不見人影啊?”那邊,郭桀一邊平復著自身有些澎湃的氣血,同時眉梢一挑,忽然出聲道。

    申百煉面色平淡,說道:“那又怎樣?”

    “不瞞你說,早在先前我就已經暗中聯系了四哥他們,之前與你們廢話那么久也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我雖然不及你,但只要等四哥一到,我們郭家算上我就有兩個化海境八重的人了,到時候那玄玉血靈參也必然會成為我郭家的囊中之物!”

    郭桀暢快一笑,繼續道:“我看這時間,似乎也快要到了!”

    此話一出,申百煉的心間也是暗自一沉,雖然他與申百狂的關系素來不合,但此事涉及到家族利益,他也早就通過傳音玉聯系過對方了,可是讓他倍感生氣的是申百狂自始至終都沒有給過他半個字的回應。

    思考間,申百煉腰間一道流虹驚起,再看其手中,一柄精致的長劍忽現,看這架勢,似是要動真格了。

    郭桀也是個明白人,知道對方是想趁四少趕來之前盡全力將自己擊敗,遂也是抽出利劍,朝著申百煉沖了上去。

    你申百煉實力確實很強,足有化海境八重巔峰,可惜,若想在這些時間就將我擊敗,那未免想的也太簡單了些!

    伴隨著陣陣喝聲,叫罵聲,二人已是爭斗了數十個來回,這期間,郭桀的臉色早已沒了先前的鎮定自若,而是變得無比蒼白。

    在申百煉火力全開的攻勢下,他被逼的節節敗退,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生怕出了一絲意外導致自己全局崩盤。

    此刻,他終是明白,雖然大家都是化海境八重,但若全力以赴,他這八重初期的實力在對方面前真的完全不夠看。

    他估計,只需再過不到十個回合,自己就將被對方徹底擊敗,再無招架之力。

    可笑自己以前還天真的以為對方也就只會比自己強上一絲,若是自己拼盡全力,對方也未必能拿自己怎樣。

    “申百煉,你的對手是我!”

    就在這時,一道呵斥聲響徹人群之中,下一瞬,郭桀那蒼白的面色之上竟是擠出了一些笑意,心頭的壓力如釋重負,他知道,他要等的人終于來了。

    一劍將氣息失衡的郭桀逼退出去,申百煉目光冰冷一掃,一眼之間,他就知曉了那說話之人的身份,旋即揮劍開口道:“郭自來,你可總算是來了!”

    “我來了,你可準備好將那玄玉血靈參和你身上的銘牌全部拱手相讓了嗎?”

    說話的是一名長得器宇軒昂的少年,他嘴角微微上揚,一雙清亮的眼目之中滿是躁動的光芒。

    而在少年身旁還站著一人,那人眼睛幽光畢露,死死地望著不遠處的申百煉,也是出聲道:“申三少,上一次的事情我可還記得呢?”

    申百煉視線輕微挪動,瞥了那另外一人一眼,不在意道:“喲,這不是咱碧云家族之恥郭三少啊,這次考試你不好好地躲在家里咋還跑出來了?”

    被前者這么奚落,郭昊瞬間氣急,臉色腫脹成了豬肝色,想來是被“家族之恥”那四個字給氣的不輕。

    他前些日子剛被楚啟凡當眾擊敗,心中屈辱之極,于是在接下來的時日,經過一番刻苦修煉,近來修為也有了精進,成功突破到了化海境六重,心間也有些竊喜。

    咋一看他這般年紀能有這修為也算不錯,放在尋常人之中更是可稱天才,但若是與那些同齡的家族子弟比,他的天賦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就拿與他年紀差不多的申百煉來講,兩人同為各自家族年輕一輩之間的老三,前者修為是化海境八重巔峰,而他郭昊目前也不過踩著點才晉級到化海境六重,就算是年紀比他還小上一分的堂弟郭自來,修為也是要遠高于他。

    家族之恥的名頭也是由此而來。

    “申百煉,你找死?”

    他是家族之恥這件事試問在場的眾人誰不知道,申百煉這么一說,更是讓他只能原地干瞪眼,根本無法反駁,最終也就擠出一句氣話。

    對此,申百煉則是聳了聳肩,一臉欠揍地嘲諷道:“我是想找死,你倒是動手打我呀!”

    見郭昊還欲說些什么,其身旁的郭自來也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伸手制止了他,對著申百煉開口道:“激將什么的就不必要用了,你想找死,我成全你!”

    語罷,郭自來目光若寒潭枯水,手中一柄長槍忽現,矯健的身姿若駿馬飛馳,提著槍朝著申百煉所在方向殺了過去。

    雖然郭昊在武道天賦上著實是有些差勁,差勁到連郭自來自己都有些想吐槽他,可是再差勁那好歹也是自己的堂兄,他郭自來向來重情義,又怎能允許對方公然侮辱自己的兄長。

    申百煉持劍立于原地,瞳孔之中郭自來的身影越來越近,這讓他臉色稍稍嚴肅幾分,下意識地做出了招架之姿。

    他知道眼前的這個持槍少年可遠非郭昊之流所能比的,一身修為亦是早已穩定在化海境八重巔峰,完全不亞于自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