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有無數物品欄 > 第82章 連尋怪獸,黑熊,肉虎,金槍蜂(作者:大樹胖成魚)
我有無數物品欄

《我有無數物品欄》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2章 連尋怪獸,黑熊,肉虎,金槍蜂

    “臥槽!”

    隨著劉洋一記手刀,在蛇腹上破開一個大口子,然后從里面探出一只鮮紅的大手。看.毛.線.中.文.網

    遠處的聶晨,頓時被嚇了一哆嗦。

    他下意識喊了一嗓子,接著更是立刻抓起手中的盾牌,擋在了身前。

    這它馬的是什么玩意啊?

    連被吞進修為至少是一階后期的大蛇的肚子里,都還能活著爬出來?

    一旁的丁婉,也飛快將一支青色箭矢,搭在了手里的長弓上。

    然后將整整張弓都拉滿,遠遠瞄準了從蛇腹中探出來的,那個長長的血紅色玩意。

    “碼的!”

    “蛇肚子可真不是人能夠鉆的!”

    啪嗒!

    這時,劉洋將自己的另一只手,也從蛇腹中探了出來。

    然后兩只手同時一用力,就順帶著將自己整個人,都帶了出來。

    剛一出蛇腹,一向講文明的他,就罵了一聲。

    此時的他,渾身都是鮮血,黏噠噠的,感覺極不舒服。

    他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

    “握……臥槽……”

    而就在劉洋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抹了一把。

    使他的臉,變得更加鮮血模糊時,遠處的聶晨,已經指著劉洋,半響都說不出話來了。

    “你是劉洋?”

    一旁的丁婉,還算鎮定。

    她遠遠看著這副模樣的劉洋,也眼睛瞪大。

    不過在愣了片刻后,她終于反應了過來,沖劉洋問道。

    這時,劉洋也發現了,自己通過生命檢測器,發現的那兩個紅點,居然是聶晨和丁婉兩人。

    “你們都別看著了,趕緊過來幫幫忙!”

    劉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瓶水。

    “臥槽……”

    聶晨拎著大盾跑了過來,眼睛瞪得如同鐘玲一樣,在劉洋身上,上下打量著。

    “我說你就不能換點別的詞嗎?”

    劉洋沒好氣的看了眼聶晨。

    “聶晨是被你嚇傻了。”

    同樣跟著快步過來的丁婉,噗嗤一笑。

    她拿起劉洋從儲物袋中取出后,直接扔到地上水瓶,擰開瓶蓋,一邊幫他倒水,一邊道:“不過其實我也想問一句,劉洋你是怪物嗎?”

    “這條大青蛇,是一階巔峰,還是一階后期?”

    “你進了它的肚子,還都能活下來,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這次出門沒看日歷,倒霉催的,剛也進秘境,就出現在這大家伙蛇嘴下面,你說我能有什么辦法?”

    劉洋一邊洗著手,一邊郁悶道:

    “這蛇,我用生命探測器探過了,是一階巔峰。”

    “只是幸虧我防御還算不錯,不然這次真就得剛一進秘境,就被這家伙,給淘汰出局了。”

    “臥槽,真是一階巔峰?”

    形如高塔的聶晨,不由又喊了一嗓子。

    劉洋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這一刻他才覺得,女人也不錯。

    最起碼不像聶晨這家伙一樣,除了會喊‘臥槽’,真的是一點用都不頂。

    不過幫劉洋倒水的丁婉,這時心中也被震了一下。

    你防御不錯?

    你防御僅是不錯?

    你是鐵做的吧?

    等手洗完,他又讓丁婉幫著倒水,把臉好好搓了一下。

    沒辦法,現在條件簡陋,只能這樣了。

    他準備等一下找一條小溪,再好好洗洗,把身上的衣服換了。

    幸虧他這一身衣服,一套下來,才一百多塊錢。

    不然要是木子易那家伙一樣,一套衣服六萬六,他怕是得哭死。

    “謝謝。”

    大致洗了一下,劉洋沖丁婉道謝道。

    “沒事。”

    丁婉輕輕一笑。

    “不知道,我要是把這條大蛇的尸體,收入物品欄,會怎么樣?”

    接著,劉洋將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大蛇身上,心中想到。

    不過這是顯然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物品欄中不能收尸體,而是他現在,可沒有一階極品的物品欄。

    而且這條大蛇的身體,也太大了些。

    劉洋感覺,就是一階極品的物品欄,可能都收不下這東西。

    旋即他走到大蛇身前。

    看著它一路爬行過來,留下的一條深深蛇道,眼睛微微一亮。

    順著這條蛇道,他應該就能趕回之前那個山谷了。

    他清晰記得,那個山谷中,可是有一條清澈小溪的。

    他現在的身體,水少了根本洗不干凈。

    刷!

    接著他就心意一動,取出那把新到手的一階極品鋒利戰刀,拿在手里,狠狠一斬。

    轉眼,劉洋就將這條大蛇,整個來了個開膛破肚。

    片刻之后,他更是將這條大蛇的蛇膽,還有兩只蛇目,都摘了下來。

    包好后,扔進了儲物袋中。

    這些東西,都是很珍貴的材料。

    他們這次武考,只要不提前激活牽引符,所獲之物,都會歸自己所有。

    但是若提前激活牽引符,所獲之物,就要上繳了。www.pzyran.live

    一旁聶晨和丁婉,看到劉洋的動作,都搖了搖頭。

    別的不說,這一次,單是劉洋擊殺了這條一階巔峰的大蛇,把這條大蛇身上的材料帶回去,怕是他們當中,就沒有人,能夠與他相比了。

    “可惜,這條大蛇的晶核破了。”

    入階的怪獸,體內都有晶核。

    只是這些晶核,在怪獸死亡之后,大部分都會破碎。

    若是其不破碎,劉洋得到,還能再賺一筆。

    “丁婉,聶晨,我這一身鮮血的,就不和你們一起了。”

    接著,劉洋看向丁婉和聶晨兩人道:“這大蛇所在的那座山谷里,有一條小溪,我要去好好洗洗,咱們出了秘境再見。”

    “好,出了秘境再見。”

    已經把長弓背在身后的丁婉,笑著對劉洋道。

    “趕緊走吧,你個變態。”

    聶晨則直接沖劉洋揮了揮手,意興闌珊,他這一次是真的被劉洋給打擊到了。

    劉洋笑了笑。

    和兩人告別后,他就大步流星,順著蛇道,向來時的道路走了過去。

    這一次,劉洋一邊趕路,一邊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腦海中的生命探測儀上一部分。

    只是大概是因為剛剛青色巨蛇一路奔馳而過,使得他這一路上,并沒有發現代表入階怪獸的紅點。

    “先不急,等我好好洗洗,再去其他方向看看。”

    劉洋是下定了決心,就著這次機會,自己一定要多開辟幾個物品欄。

    ……

    “嘖嘖,以霸王境的修為,擊殺一條開脈境巔峰的大蛇,劉洋這小家伙,還真是出人意料啊。”

    外面,按下快進鍵,跟上了劉洋進城的監察使們。

    在看到劉洋居然真的把那條大蛇磨死了之后,一個個頓時都驚嘆不已。

    要知道,開脈境巔峰的大蛇,就是人神境武者,也得突破到開脈境之后,才能夠與之抗衡。

    甚至剛剛突破的人神境武者,想要擊殺,都未必能夠做到。

    “確實出人意料,他的防御,太強了。”

    “也不知道,他覺醒的鋼鐵之體,究竟是什么等級的。”

    “說到鋼鐵之體,這劉洋如果選擇龍門武道大學,修煉龍門武道大學的那門‘三千鐵甲氣’,倒是正好合適。”

    “只是可惜,龍門武道大學的那門‘先天金丹功’,算是半廢了,哪怕以劉洋的天賦,怕是也難以修煉成功。”

    一眾監察使,在播放室中,都討論了起來。

    劉洋的天賦,太強了。

    他們都不想讓劉洋,浪費了自己的天賦。

    ……

    秘境空間中,劉洋急奔之下,十幾分鐘后,就來到了之前的山谷中。

    在生命探測儀的掃描下,發現這里沒有什么異常后,劉洋就走入其中。

    接著他找了一個溪水較深的地方。

    又拿刀砍了兩棵大樹,拖過來當做遮掩,然后才把衣服脫去,整個泡進了水里。

    “終于清爽了。”

    不長時間后,重新換了身干凈衣服的劉洋,拿著戰刀,走出了山谷。

    向著正對太陽的方向走了去。

    這秘境空間中,也有太陽。

    不過那太陽,有些虛幻。

    似是通過某種手段,將藍星之上的太陽,映照進這里的。

    “接下來,該是狩獵時刻了。”

    劉洋緊了緊手中的刀。

    同時,他亦是在腦海中觀想出了生命探測儀,在上面尋找著自己的目標。

    “嗯?”

    這一次,剛在這個方向上走了兩分鐘的劉洋,就眼睛一亮。

    通過生命探測器,在遠處發現了一個代表開脈境生命的紅點。

    這紅點上標記的等級不高,只有開脈一段。

    是開脈境生命中,最低的等級。

    “希望不是和我一樣的考生才好。”

    心念一動,劉洋裝模作樣的跳到一棵大樹上,四處看了看。

    接著就轉了個方向,奔著他發現那頭開脈境生命的方向,奔了過去。

    參加武道高考的考生,也是有開脈境武者的。

    甚至十座城市當中,所有開脈境武者加起來,足有幾十人之多。

    另外這個時候,那些個考生,顯然也都已經和他一樣,都進入到秘境當中了。

    甚至劉洋在剛剛過來的路上,就看到了幾名考生。

    不過他只是遠遠點了下頭,沒有交流,就離開了。

    “是一頭黑熊?”

    千米距離,劉洋沒用多長時間,就已經跨過了。

    當他站在遠處,悄悄探出頭,看到一頭身高兩米多,渾身不知因為什么緣故,全是大包的黑熊時,眼睛立刻一亮。

    “開脈境初期的怪獸,以我的實力,完全可以對付!”

    這么想著,他立刻放低腳步聲音,悄悄向那頭黑熊,接近了過去。

    他這一次的目的,只是擊殺更多的怪獸,開辟物品欄。

    是以也沒有利用這次機會,鍛煉自己實戰的想法。

    二十米……十五米……十米…………

    隨著不斷逼近,劉洋漸漸地,已經能夠聽到身前的黑熊,輕微的打呼嚕聲音。

    驟然,在劉洋又往前潛行了五米時。

    那頭靠在大樹上睡覺的黑熊,似是陡然察覺到了不對,猛地睜開了眼睛。

    刷!

    就在這時,劉洋手提戰刀,腳下力道轟然爆發。

    如同一架兇猛沖出的摩托車,眨眼到了黑熊身前,一刀斬了出去。

    雪亮的刀光,折射陽光,將遠處正在啃食一枚樹葉的青蟲,清晰照入。

    接著下一刻,光芒一閃,劉洋手中的戰刀,刀刃之上,就帶著一抹耀目的金色。

    刷的一聲,劃過了身前的黑熊之頭。

    轟隆隆!

    黑熊身后靠著的大樹,被劉洋一刀斬成兩截。

    在巨響聲中,緩緩倒塌下來。

    滴溜溜……

    等到大樹斷掉的頭落地,震動地面。

    原本靠在它上面的黑熊之頭,才從黑熊身上跌落下來,在地上滾了數圈。

    “嘖嘖,看來我暗殺的手段,也很不錯嘛。”

    劉洋自我夸獎了一句。

    跟著他就將意識,集中在了金色小塔中,正一臉懵懵懂懂,游逛在里面的黑熊真靈身上。

    “去!”

    下一刻,劉洋心念一動,黑熊的真靈,就從金色小塔中,沖了出去。

    轉瞬沖進了小塔的五米范圍內,最后一個白色氣泡中。

    他并沒有選擇微紅色氣泡。

    哪怕距離金色小塔最近的微紅色氣泡,也有些遠。

    劉洋有些擔心這頭黑熊的真靈太弱,不能承擔這項重任。

    “又是一個物品出來了。”

    “可惜,這里監控太多,我不能立刻就把儲物袋中的玄鐵寶甲,拿出一件,放進里面去。”

    劉洋搖搖頭。

    不過他也不是很急。

    畢竟他現在,也不是很缺防御。

    這么想著,劉洋走到巨大黑熊前,用刀把它的黑熊膽取出,包好扔進了儲物袋。

    甚至想了想,他還把這頭黑熊的熊掌切下,也收了起來。

    “果然,有了生命探測器之后,我再找怪獸,簡直方便了太多。”

    在擊殺黑熊后,劉洋又隨意找了個方向,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后,他就心意一動,通過生命檢測器,發現了一個新的,代表開脈境生命的紅點。

    只是這個紅點,和之前代表那條青色巨蛇的紅點,幾乎一樣大。

    一看到這個紅點,劉洋就止住了腳步。

    現在他是真的對開脈境巔峰的怪獸,生出了一股懼意。

    “劉洋?”

    這時,遠處叢林中,忽然鉆出來了一男一女兩名考生。

    只是這兩名考生,看起來都有些狼狽。

    那名女子,在看到劉洋之后,眼睛一亮,沖他道:“劉洋你還是別往那邊去了。”

    “那邊有一個山谷,山谷中有一頭肉虎。”

    “剛剛我們看到那頭肉虎,叼著一只鐵甲象,返回了那座山谷,根本不敢接近。”

    “肉虎嗎?”

    劉洋心中豁然一動。

    肉虎也是虎類怪獸中的一種,只是渾身沒毛,看起來異常恐怖。

    “莫非我的生命探測器,顯示的那只一階巔峰怪獸,就是那頭肉虎?”

    他緩緩搖了下去。

    這樣看來,那個方向,確實是不能去了。

    “謝謝提醒,我這就換個方向。”

    劉洋笑著跟兩人道謝后,轉身向遠處走了去。

    “哎,劉洋的聲音,聽起來還有些啞啊。”

    等到劉洋離去之后,那女子臉紅撲撲的吐了吐舌頭道:“也不知道他舌頭還疼不疼,真想跟上去,安慰一下他。”

    “喂喂喂,雖然我不是你男朋友,但是也請你不要在其他男人面前,對著別的男人犯花癡好不好?”

    聽到那女生的話,他身旁的男子,頓時撇了下嘴。

    少女聞言,立刻尷尬一笑。

    只是目光,依舊還在向劉洋離去的方向看著。

    武考修為考核時的那一幕,是真的讓許多人,都對劉洋記憶銘心。

    尤其是一些年紀不太大的小女生,更是如此。

    ……

    “又一個開脈境生命!”

    這時,根本不知道自己離去后,那個女生都說了些什么的劉洋。

    在變化方向,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后,他眼睛終于一亮。

    他腦海中的生命探測器上,又出現了一個大小適中的紅點。

    通過這個紅點旁邊顯示出來的標記,劉洋知道,這個距離自己千米之外生命,和剛剛那頭黑熊一樣,也是開脈一段。

    “嘖嘖,這是想讓我一下子,把可以盛放我儲物里的幾件玄鐵寶甲的物品欄,全都開齊嗎?”

    劉洋心中想著。

    接著他就裝作四處亂竄的模樣,在轉了轉后,向生命探測器上,顯示出來的那個紅點逼近了過去。

    “嗯?”

    忽然,正在向那個紅點逼近的劉洋,表情一怔。

    他的意識集中在生命探測儀上,接著赫然發現,探測儀上,又出現了一個較大的紅點。

    這個紅點,距離之前那個紅點,只有幾百米遠。

    只是新的紅點,代表的生命,并不是開脈境初期。

    而是開脈境中期的生命。

    “這個等級的怪獸,我想要將之殺死,估計不太可能啊。”

    劉洋在心中想到。

    但是他卻沒有絲毫放緩速度。

    “不管怎么樣,我先去看看再說。”

    接著不長時間后,他就當先來到了,自己最先發現的那個開脈一段的生命附近。

    “嗯?”

    只是隨著不斷逼近,劉洋卻眉頭一挑。

    他透過大樹之間的縫隙,看到了遠處一個考生,正小心翼翼的探頭,向遠處望著什么。

    “真是……”

    劉洋頓時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他的生命探測器,能夠探測方圓一千米內的生命等級。

    以及在屏幕上,顯示出其方向和位置。

    但是卻不能夠分辨出,探測出來的生命,究竟是什么種類。

    而現在,他就把這名考生,誤當成怪獸了。

    “不過,這名考生看的那個方向。”

    “似乎就是我的探測器上,探測出來的,那頭開脈境中期的生命,所在的地方啊?”

    忽然,劉洋心中又是一動。

    參加考核的考生中,雖然有開脈境武者。

    但是其中,卻沒有人,能夠達到開脈境六段。

    “去看看。”

    這么想著,劉洋立刻故意做出了一些動靜,邁步向前走了去。

    嗯?

    劉洋弄出來的動靜,將遠處的那名考生嚇了一跳。

    那考生飛快轉過身體。

    當看到過來的并不是怪獸,而是劉洋時,才松了口氣。

    接著他立刻遠遠的,對著劉洋,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看到這一幕,劉洋頓時被勾起了心中的好奇。

    他略微加快速度,向那名考生的位置,走了過去。

    從他此時的位置,只能夠看到,遠處似是有一座小型山峰。

    但是對那座小型山峰上有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你好。”

    劉洋走到那名考生的位置,跟他打了聲招呼。

    接著他才發現,這名考生竟然是在用手機,對著遠處拍照。

    他心中好奇,學著這名考生的樣子,也從一棵大樹后面探頭,向遠處望去時。

    “這是……”

    下一刻,劉洋就被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在他的視線當中,一座像是被一刀切下了一半的山峰,坐立在二三百米外。

    不過讓他感到驚訝的,并不是那座山峰。

    而是那座山峰的崖壁上,懸掛著的一個巨大的蜂窩。

    那個蜂窩,一眼望去,足足有九層疊在一起。

    高度估計比兩層樓還要高。

    至于直徑,估計更是有十米之大。

    圍繞這那座巨型蜂窩,無以計數的馬蜂,正在憤怒嗡鳴著,并不停巡視周圍,像是在尋找什么一般。

    “居然還有這么大的蜂窩?”

    劉洋是真的感到大開眼界了。

    這個世界,太大了。

    你不走出來,永遠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哪些驚奇之事。

    不過,劉洋在看了幾眼那個巨型蜂窩之后,卻眉頭一皺。

    因為他并沒有在那里,看到符合條件的開脈六段的生命。

    “難道那個開脈六段的生命,在這座巨型蜂窩中,是里面的蜂王?”

    忽然,劉洋心中一動,想到了一個可能。

    據他所知,似這類異型馬蜂窩中的蜂王,等級一般都要比那些普通馬蜂,高出許多。

    但是它們自身的實力,卻極其有限。

    在戰斗之時,倚仗的就是自身,對手下眾多兵蜂驅使能力。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或許可以去試試。”

    想到這里,劉洋頓時心動了起來。

    他的寶甲防御最不怕的,就是這樣對他來說,幾乎不會對他造成絲毫痛癢的,大量生命的圍攻了。

    “劉洋,沒有想到你也來這里了。”

    這時,劉洋身旁的考生,轉頭小聲沖他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宋飛。”

    “遠處的那些馬蜂,我看好像是一種名叫金槍蜂的馬蜂。”

    “這種馬蜂極為變態,就是金剛境武者,被它蟄上一下,都得起一個大包。”

    “之前我就看到一頭皮糙肉厚的黑熊,跑到這里來,似是想要偷蜂蜜。”

    “結果被那群馬蜂,蟄得抱頭逃竄,身上更是不知道被蟄出來了多少大包。”

    “嘖嘖,那頭黑熊可真夠慘的。”

    劉洋對自己身旁,穿著一身黑色戰甲的宋飛,笑著回應道:“宋大哥,既然那些金槍蜂那么厲害,你怎么還在這里看著啊?”

    “該不會是你也想要,打這些東西的主意吧?”

    “我哪敢啊。”

    宋飛急忙搖頭:“這種金槍蜂,我以前聽說過,只是從來沒有見過。”

    “我有個愛好,就是收集各種怪獸的照片。”

    “是以這次看到了這種金槍蜂,就忍不住多拍了幾張。”

    劉洋這才明白。

    不過這也對。

    前面這么一大群金槍蜂,密密麻麻,看起來就讓人頭皮發麻。

    別說宋飛只是開脈一段的武者了。

    劉洋估計,面對遠處的那個一大群金槍蜂,就是開脈境巔峰的武者,都未必敢去招惹。

    可能只有真氣境武者,才能夠以真氣護體,闖進去毀了那東西。

    “不過,我應該也可以吧?”

    劉洋轉過頭,望著遠處的大群金槍蜂,目光灼灼。

    s: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