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煙火江湖 > 第二十六章:夜行人(作者:一念生百態)
煙火江湖

《煙火江湖》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六章:夜行人

    天色漸暗。看1毛線3中文網

    路五叔和小魚兒等到路一一行人回來就起身告辭,今晚他們要去老黃那里拜訪。

    孫媛兒看著遠去的幾個人,尤其是路一笑臉燦爛的給她揮手作別,她摸了摸頭上的銀簪,也是愉快的笑了起來。

    孫大掌柜看到自己孫女臉上的神情,都有些后悔下午同意他們一群少年郎出去逛街。

    所以他咳嗽一聲,黑著臉說道:

    “別看了,笑得嘴都快裂到后腦勺去了,一個大姑娘也不知道矜持一點,爺爺晚上想吃你做的飯,還不快去?”

    孫媛兒沖爺爺做了個鬼臉,甜甜的答應一聲,就去后堂給爺爺做飯去了。

    孫大掌柜對路一的印象當然不差,但另外一邊可是自己的寶貝親孫女,孰輕孰重,那還用多說?

    老黃的院子不大,石頭院墻和路家村的院子看起來沒多大區別,院子里面一前一后兩棟磚瓦房,房間倒是寬敞。

    一行人剛剛轉過街角就看到老黃坐在院門口等著,路五叔快步走上前去又是感激又有些埋怨的說道:

    “黃老哥,天氣寒冷,你出來做甚,身子骨不要了?”

    老黃拍了拍胸脯,笑道:

    “身子骨還行,就是怕見不著你們這些老朋友,所以我得出來等著才放心,走走走,到屋里坐,我叫老伴兒準備了酒菜。”

    一張老舊的八仙桌上面擺滿了菜。

    沒有山珍海味,都是老黃老伴親手燒的,所以更加彌足珍貴。

    在老黃的慫恿下,路一三個也第一次喝了一點兒酒,一杯下去就有些熏熏然。

    小魚兒招呼他們三個去后面收拾出來的房間里面歇著,這才出來陪著兩個正聊得興起的老人。

    老黃有一個兒子,在牧王麾下水師從軍多年,不過是個刀筆小吏,不用上陣殺敵,自然升遷緩慢,娶了一個外面的女子,定居在北江郡城郊那邊,很少回來,孫子和孫女都已經快十歲,只帶回來過一次伏波鎮。

    所以這么多年來,其實都是老兩口相依為命。

    聊到自己的兒子,老黃借著酒勁抹起了眼淚,路五叔只好輕言安慰。

    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所以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路一其實沒有醉,所以小睡了一會兒就清醒過來,畢竟他從小苦練的大須彌決將內功底子打得極為扎實,一小杯原本就不算烈的家釀米酒喝下去之后只是感覺身子微微有些發熱,并沒有什么難受的感覺。

    靠在床邊,耳中傳來路一文那如鈍鋸鋸樹一般的磨牙聲,實在有些心煩意亂,再也沒有半點睡意,這家伙以前睡覺沒有這動靜啊!難道一杯米酒就讓他原形畢露了?

    伸手把他嘴巴合上,沒幾息的光景,一個翻身,又背對著路一開始磨牙。

    路一苦笑,索性披上衣服輕輕推開房門,夜已經深了,鎮子萬籟俱寂,月光清冷。

    一陣寒意襲來,路一打了一個寒顫,連忙把房門輕輕關好,在院子里面輕輕活動了一下手腳,突然興起,雙腳微微用力,輕提一口真氣,身形入燕,輕飄飄的落在了房頂。

    月上中天,舉目四顧,整個伏波鎮安安靜靜的沐浴在淡雅的月色之中,朦朦朧朧的有一種夜間特別的美。

    路一盤膝坐在屋頂,恰好院子里面一棵高大杏樹高高的樹冠擋住了月色,把他的身形籠罩在一片樹影中。

    坐了一會兒,路一感覺到身體微微發冷,剛要準備回房間睡覺,突然眼角余光察覺到不遠處有一個黑影一閃而過。

    路一轉過頭,身影未動,仔細凝神望去,果然在不遠處的一個房頂上有一個身穿一身黑色衣服的人,如果不是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對方的存在。

    黑衣人顯然沒有想到在這么個不起眼的小鎮居然還有人能夠發現他,在屋頂略微停頓就像一只大鳥一樣跳下院子。

    路一早就把母親和長輩們的叮囑忘記得一干二凈,滿心好奇的施展輕功趁著黑衣人進了院子偷偷的摸了過去,不過沒有貿然現身,而是在院子邊上的一棵大樹上面蹲了下來。

    大樹枝繁葉茂,藏一個人白天都不一定能被發現,何況夜間?

    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黑衣人輕輕推開房門,一翻身上了屋頂,手機拎著一個小小的包裹。

    原來是江湖上最為常見的蟊賊。

    黑衣人倒是不慌不忙的在屋頂坐下,打開手里的包裹,挑挑撿撿,把幾兩散碎銀子收入懷中,嘴上還罵罵咧咧的說了句:

    “這個鎮子里的人真是些窮鬼,忙碌了一晚上,還不到五十兩銀子!”

    路一心里暗暗有些發笑,做賊的還能像他這般挑揀,不知道這算不算藝高人膽大。看。毛線、中文網

    黑衣人扔掉包裹,站起身四處張望,目光掃過大樹的時候好像停留了一下。

    路一心里一緊,難道被發現了?看來自己的江湖經驗還真是不足啊,剛剛準備現身把賊人拿下,就發現黑衣人收回了目光,順著屋脊噌噌噌的往另外一個方向掠去。

    路一略一遲疑,身形一晃,遠遠的跟了過去,如此這般,黑衣人又陸續光顧了三四家人,好像收獲都不是很滿意。

    這時前面卻有一棟相對較大的院子,路一低頭一看,正是今天下午來過的大通商行,院子里面還堆著帶回路家村的貨物呢。

    黑衣人在路一遲疑的時候身形一低,像一個穿堂燕子一般輕輕的落在了院子里面。

    路一蹲在房頂的陰暗處,輕輕揭起一片瓦,雙掌微微用勁,瓦片頓時悄無聲息的裂成碎片。

    黑衣人正在用一把小巧的匕首聚精會神的輕輕撥動門栓,突然感覺后腦一陣勁風襲來,暗叫不妙,連忙頭一偏,一件暗器擦著耳鬢而過,緊接著感覺臉頰傳來一陣刺痛。

    嘭!

    碎瓦片擊打在木頭大門上,發出沉悶的一聲響,在夜間顯得格外刺耳。

    屋里傳來孫大掌柜的喝聲:

    “誰!”

    緊接著燈光亮了起來。

    黑衣人一個翻滾,想往墻角那邊的陰影逃竄而去,可緊跟而來的又是一塊瓦片,這一次沒能躲過,準確擊打在他的小腿上,力道十足,迫使他身形一個踉蹌。

    黑衣人終于看到屋頂上蹲著一個少年,正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臉上笑嘻嘻的,手里捏著一把碎瓦片。

    “朋友,東西我可以留下,讓我走?”

    路一不答話,只是緊緊盯著黑衣人的腿,能夠看得出來對方武功不算多高,但是輕身功夫倒是不賴,只要不被他分散注意力,哪條腿先動打哪條腿,保準他跑不掉!

    至于如何處置,還是等孫大掌柜做主吧。

    就在這時,孫大掌柜帶著兩個伙計打開了大門,孫媛兒也蓬松著一頭青絲跟在三人身后走了出來。

    黑衣人見路一不說話,知道今晚不好善了,但自己明顯不是屋頂少年的對手,想到這兒他心里連叫倒霉,誰想到這么一個鳥不拉屎的小鎮居然還有功夫這么厲害的年輕人!難道是自己這次出門沒有看老黃歷?

    孫大掌柜盯著黑衣人沉聲問道:

    “朋友,深夜造訪,不知是孫老兒哪里有得罪的地方?”

    孫媛兒跟在爺爺身后,滿眼好奇的打量著賊人,突然看到屋頂蹲著的路一,驚訝的不自禁叫出聲:

    “路一,怎么是你?”

    黑衣人聞聲目光一閃,轉頭看著屋頂少年拱手道:

    “路少俠,在下從北江流落過來,只為求一些盤纏,并未動傷人之念,不知可否高抬貴手,行一個方便!”

    路一放下手里的瓦片,輕輕跳下院子,拍了拍手道:

    “孫爺爺,我跟了他挺長時間,一共進了七戶人家,確實沒有傷人,如何處置還是聽您吩咐。”

    說完笑嘻嘻的沖滿臉驚訝呆滯的媛兒揮了揮手。

    黑衣人轉頭望向孫大掌柜,見到后者沉吟,連忙從身上掏出晚上辛苦得來的幾十兩銀子,小心翼翼的擺放在地上。

    孫大掌柜看了看束手待斃的黑衣人,揮了揮手道:

    “看在你沒有傷人,你就走吧,冤家宜解不宜結,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到伏波鎮來。”

    黑衣人目露感激之情,拱了拱手就要離去。

    “等等。”

    路一突然笑嘻嘻的攔下了黑衣人。

    “還有何事?難道少俠反悔不成?”

    黑衣人滿是戒備的問道,聲音微微有些顫抖,沒辦法,打是打不過,跑是跑不掉。

    “我想你把那把匕首留下。”

    路一搖了搖頭道。

    黑衣人神色一松,那把匕首雖然很不錯,鋒利無比,而且小巧,但也只是從一個高門大院里偷來的,倒也不是特別的在意。

    放下匕首后,黑衣人再次拱了拱手,說了幾句客氣話,輕輕躍上墻頭,看得出來挨那一下并不算輕,身形有些輕微的踉蹌。

    路一也掠上屋頂,目送黑衣人離開鎮子逃入大山才重新跳下院子。

    媛兒興沖沖的跑了過來,拽著路一的手臂興高采烈的調笑道:

    “嘻嘻,路少俠,小女子這廂有禮啦!嘻嘻,哈哈哈。”

    路一被媛兒弄得有點不知所措,不過心里難免也是微微有一點點得意,少俠,終于有人叫他路少俠了,哈哈!這次伏波鎮還真是沒有白來。

    孫大掌柜突然咳嗽一聲,媛兒臉兒一紅,只好放開路一,強忍一肚子的話,回到爺爺身后站定,躲在后面還不忘記舉起雙手做了一個鬼臉。

    “孫爺爺好。”

    路一連忙揣起匕首,恭謹行禮。

    孫大掌柜心里暗想,你小子要是不打我媛兒的主意,老夫一定請你好好喝兩杯,哼哼,就算你抓一百個賊,也比不上我媛兒的一根頭發,不過面上還是堆氣和藹的笑容道:

    “路一,好樣的!你怎么這么晚還不睡覺?怎么就碰上了賊人?”

    路一把在老黃家的事情簡明扼要的說了一遍,當說道路一文磨牙的時候,孫媛兒又在后面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孫大掌柜暗嘆一聲女大不中留,僅僅一天時間,都把自己這個爺爺教了好幾年的道理丟到爪哇國去了。

    “孫爺爺,那明天就麻煩您把這些銀錢歸還給鎮子里的人家吧。”

    孫大掌柜點了點頭,慈祥的拍了拍路一的肩膀說道:

    “是否需要……”

    路一馬上明白他的意思,搖了搖頭,認真的回答道:

    “煩請孫爺爺費心想一下措辭解釋過去,過兩天我就要回路家村,確實不愿意讓別人知道我參與了這件事情。”

    說完再次躬身行禮。

    “你們聽懂了嗎?”

    在孫大掌柜威嚴的沉聲吩咐聲中大家都點頭答應。

    路一在孫媛兒戀戀不舍的目光中告辭走出大通商行。

    快到老黃院子的時候剛好有一座小小的石拱橋,晚上的新奇遭遇讓路一睡意全無,于是挑選了一塊大青石坐了下來,聽了一會兒潺潺的水聲,摸出那把今晚得來的匕首細細把玩。

    匕首整體比手掌略長,但是入手感覺頗為沉重,黑色的刀柄纏著有厚實的皮繩,手感極好,刀鍔為橢圓形,簪刻著兩個很奇怪的標記,有點兒像兩朵花,又有些像兩個符號。

    裝匕首的是一個淡黃色的皮套,上面鑲嵌著三顆漆黑的寶石,還有一些繁復的花紋。

    匕首抽出來之后帶出一股淡淡的寒意,月光下看起來如一泓秋水,光華流轉不定。

    “好刀。”

    路一不自禁的出口稱贊道。

    把玩了一會正準備收起來的時候,路一突然皺了皺眉,轉身望著街道那頭站定。

    黑衣人去而復返,穿過幾重屋脊,很快就從屋頂落在了街道上,看到路一戒備的神色,連忙拱了拱手道:

    “路少俠不要誤會,在下絕非不知好歹之人,承蒙少俠高抬貴手,思前想后良心甚是不安,特回來贈送一物,聊表謝意!”

    說完從懷里摸出一本薄薄的冊子,放在自己腳下,轉身就要離去。

    “等一等。”

    路一走上前去,從地上撿起那本冊子,并未觀看,看著黑衣人蒙面下的雙眼說道:

    “我已經從你那兒得到一把匕首,很是喜歡,你能去而復返只為送書,足見你也是一個重情義之人,可否告知小弟姓名?”

    黑衣人拉下面巾,露出一副清癯的面孔,大約四十歲左右的年紀,顴骨很高,三縷長須,面相看起來很是斯文。

    “在下姓陸,單名一個斐字,江湖朋友抬愛送了一個綽號陸地飛鷹,今晚卻是被路一小哥兒抓了個正著,慚愧慚愧。”

    路一謙虛的回道:

    “是我占了天色和地利的便宜,否則陸大哥的輕功我是追不上的。”

    陸斐看了看天色,四更已過,于是歉然的拱手道:

    “和路小哥兒甚是投緣,這本冊子也是我偶然得來,它和匕首鎖在同一個箱子,我這套輕身功夫就是從上面領悟出來的,但我知道自身資質有限,留在我這兒也再無用處,今兒路小哥兒能夠一眼看中匕首,說明也是你的機緣,索性一并贈送予你,還請不要推遲。”

    看到陸斐神色誠懇,路一只得把小冊子收起來,再次抱拳表示感謝。

    陸斐重新戴上面巾,掠上墻頭,拱手道:

    “他日江湖再見,希望路小哥兒已經闖出偌大名頭,也好討杯酒喝!”

    路一目送陸斐遠去,沉默良久才從懷里掏出那本他特意送過來的小冊子。

    冊子很薄,加起來估計也就十多頁,但用的不是普通紙張,更像是混合了多種材質的絲線編織而成。

    封面上畫著一個盤膝而坐的僧人,寶相莊嚴,雙手合什,并無文字。

    借著月光翻開封面,第一頁上面寫著:無相梵天決五個字。

    路一再往下翻發現主要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身、法、器三篇口訣和插圖。

    每篇口訣應該都有四五頁不等,可是都不完整,其中空白占了絕大部分。

    就像關于記載身法的第二部分,第一頁確實有兩三百字,粗略一讀也就明白記載的是一套輕身功法,但并不完全,后面有足足兩頁的空白。

    翻過來覆過去的看了幾遍,路一百思不得其解,看不出個所以然,也就把冊子收了起來,想著以后回到路家村問問娘親再做打算。

    “路一,你果然還沒有睡啊。”

    路一聽到叫聲,驚訝的一回頭就看見躡手躡腳走了過來的孫媛兒。

    “你怎么出來了?”

    孫媛兒披著一件厚厚的白色風衣,笑嘻嘻的站在橋頭看著路一,月光灑在她身上讓她看起來像是一朵素潔嬌嫩的百合花兒。

    “睡不著,想出來走走,看能不能像你一樣碰到一個飛賊!”

    路一有些無奈的揉了揉她蓬松的青絲,笑道:

    “天氣冷,別著了涼,我送你回家去吧,要是孫爺爺知道了,還不扒了我的皮!”

    孫媛兒任由路一的手在自己頭上亂揉,撒嬌道:

    “我不想回去,好不容易才從墻頭爬出來的,你給我講講晚上那飛賊的事情嘛。”

    “好好好,我說給你聽,不過……”

    “不過什么?”

    孫媛兒滿臉期待的問道。

    路一略一沉吟道:

    “夜深露重,我實在擔心你的身子熬不住,我送你回家,在路上講給你聽?”

    聽出路一話中的關懷,孫媛兒滿心喜悅,點了點頭。

    兩人肩并肩的往大通商行走去,路一把怎么湊巧發現陸斐,怎么跟蹤,后面又是怎么想到用碎瓦片對敵的事情逐一說給媛兒聽。

    不知不覺兩人很快就到了大通商行院墻外,這一下讓路一犯了難,敲門肯定是不行,就算自己無所謂,讓府上伙計們知道小姐半夜溜出去總是不好的。

    “笨蛋,我在那邊放得有梯子!”

    看到路一抓耳撓腮的樣子,孫媛兒得意洋洋的笑道。

    兩人繞到后院,果然看到一架木梯靠在院墻上,但當時孫媛兒是跳下來的,站在回去可就沒有那么容易能爬上去了。

    這次輪到路一蹲在路邊看著上躥下跳夠不著梯子的孫媛兒發笑了。

    “你還不來幫忙?氣死我了!”

    孫媛兒又羞又急,剁了剁腳嬌嗔道。

    路一徑直走了過去,在孫媛兒的驚呼聲中一把抱起她,雙腳用力一蹬,輕輕就躍上了墻頭。

    孫媛兒突然安靜了下來,縮在路一懷里,心口跳得厲害,臉頰滾燙,但是望著路一的側臉,卻是再也舍不得閉上眼睛。

    路一抱著媛兒輕盈的身子,又輕輕的跳下墻頭,四下無人,連忙放下她,卻看到她雙目微閉,長長的睫毛下面涌出一滴晶瑩的淚珠。

    “你怎么啦?”

    路一壓低聲音有點著急的問道。

    孫媛兒睜開眼睛,突然伸手勾住路一的脖子,踮起腳尖,溫柔的親了一下他的嘴唇。

    路一如遭雷擊。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孫媛兒早就跑回房間去了。

    路一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得也很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