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想回家 > 第五百零四章 東方(作者:我是小郎君)
我真的想回家

《我真的想回家》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百零四章 東方

    日出東方隈,似從地底來?础.線、中.文、網

    徐杰見此,連忙后退,避開林叔的攻擊。

    而林叔看到徐杰迅速往后退去,似乎想要乘勝追擊,于是他右手再次一劃,瞬間好幾道劍氣沖著徐杰身前飛去。

    徐杰暗道不好,他連連后退,靠著身體強大的本能,不斷對著這些飛來的劍氣閃躲。

    “嘣嘣嘣……”

    這幾道劍氣沒打中徐杰,全部打在地板上,發出石磚崩裂的聲音。

    一旁躲過劍氣攻擊的徐杰,此時一臉驚駭,站在一旁大口喘氣。

    他剛剛為了躲避那幾道劍氣,浪費了很多心力和體力。

    很是狼狽的徐杰站在一旁,他看著林叔一臉驚疑不定。

    他實在沒想到林叔對浩然正氣的運用如此嫻熟,并且斗法經驗也比他要老道得多。

    看著林叔剛剛操控幾道浩然劍氣,輕松得如臂使指,三兩下就將他搞得灰頭土臉,他就知道林叔不是能從正面輕易擊敗的。

    不過,從剛剛的交手過程中,徐杰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他發現自己擊敗林叔的唯一途徑,可能跟他之前所想的是一樣的,那就是近身搏斗。

    從林叔運用浩然劍氣不斷逼退他就可以看出,其實林叔對他的近身十分忌憚。

    之前他果斷進攻,其實已經接近了林叔,但林叔似乎早有準備,他利用浩然正氣形成了一個堅固的防御氣罩,讓徐杰的進攻無法對他造成實際的傷害。

    不過雖然這次進攻被林叔輕易化解,但徐杰也不是毫無收獲,他在糾纏打斗過程中,發現了一個小細節,那就是林叔似乎不能在防護氣罩護身的情況下同時使用浩然劍氣。

    也正是這個原因,徐杰方才沒有迅速落敗,僅僅只是被搞得灰頭土臉。

    要不然林叔開著防御氣罩,頂著徐杰的強攻,直接用浩然劍氣就可以將他輕松斬殺了。

    徐杰猜測應該是林叔的境界修為還不夠高,體內的浩然正氣僅僅只能支撐他在同一時間內使用一種儒門術法。

    想著這些,徐杰大腦急速運作,他希望能找到擊敗林叔的辦法。

    在思考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后,他靈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么辦法。

    接著只見他偷偷在地面上撿了一塊碎石。

    然后他便猛然沖向林叔,在距離林叔還有好幾米時,他忽然沖著林叔大喊一聲。

    “看暗器!”

    聽到徐杰的聲音,再加上眼睛的確看到一道黑影向他襲來。

    于是林叔下意識在手中聚起浩然劍氣,迅速向那道黑影打去。

    “嘭……”

    只見半空中那道黑影被林叔的浩然劍氣擊中后,因為承受不了劍氣的沖擊,猛然炸裂開來。

    緊接著,那道黑影在炸裂的瞬間,忽然潰散成一團白色粉末,這白色粉末迅速在半空中擴散開。

    與此同時,離那團白色粉末最近的林叔反應不及,他瞬間被籠罩住,于是有很多白色粉末瞬間落到他的眼睛里。

    這團白色粉末進入眼睛的一剎那,林叔覺得眼睛一陣發熱,緊接著,他就發現自己的眼睛好像被什么東西灼燒著?.毛.線.中.文.網

    他下意識用手揉眼睛,可越揉眼睛越疼,他感覺自己眼睛火辣辣的,眼前一片黑暗,完全看不清東西。

    他好像短暫失明了。

    而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徐杰,在看見林叔的反應后,精神一震,他為自己的計劃能夠成功感到興奮。

    原來,徐杰剛剛在地上撿的那塊碎石,是一塊大理石,又稱石灰石。

    大理石因盛產于云南大理而得名,由于大理石磨光后非常美觀,所以主要用于加工成各種石板,作為府邸的墻面、地面和臺柱。

    徐府地面有一部分用的便是大理石,這地面由于之前被林叔的劍氣破壞,導致原本平整的地面,變得千瘡百孔。

    并且由于劍氣的大肆破壞,這地面石板大多破碎,崩裂出不少大理石碎塊,散落在一旁。

    當徐杰看到散落在他身旁的大理石碎塊時,他腦子靈光一閃,就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那就是他假裝把大理石碎塊當作暗器向林叔投擲,以林叔的性格,一般很可能就是直接用劍氣將暗器打落,而不是開啟防御氣罩用來防御。

    徐杰看中的正是這一點。

    因為大理石質地松脆,受到強烈撞擊,基本都會被打碎成粉末。

    而這粉塵,就是徐杰以前看的古裝電視劇當中,反派專門用來暗算主角的石灰粉。

    這石灰粉進入人的眼睛后,會灼傷人的眼睛,一般人很難承受得了。

    而對修行之人,或許影響不那么大,但也會造成一定困擾,至少一小段時間的間歇失明,應該還是能夠做到的。

    于是眼看自己的計劃成功,石灰粉造成了林叔的短暫失明。

    徐杰暗喝一聲,他乘著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徑直沖向林叔身前,一往無前。

    林叔此時眼前一片黑暗,眼睛無比的疼痛,他明白自己應該是中了徐杰的圈套。

    他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可在這危機關頭,他的短暫失明,還是給他造成了很大困擾。

    在儒門練氣士中,只有修煉到舉人境界,開啟文眼后,方能用浩然正氣感受外界環境,真正做到不需要肉眼就能觀察到外界。

    文眼的開啟,不僅能完全代替人眼的功能,它還能看到一些常人無法看見的東西,例如鬼氣,怨氣,煞氣等等。

    這些特殊的東西,通過人的肉眼一般是看不到的。

    在這個世界跟儒門練氣士并駕齊驅的修仙者,他們也有這樣類似的手段。

    那就是一般修仙者在踏入筑基期后,方才擁有的神識。

    神識的功能和文眼大致相當。

    而這儒門練氣士的舉人境界,跟修仙者的筑基期是同一等級,二者各有千秋。

    所以林叔在沒有文眼的情況下,短暫失明,讓他感受到了驚慌和無措。

    不過林叔盡管看不清東西,但他的耳朵還是很靈敏的。

    所以他從徐杰劇烈跑動的呼嘯聲中,大致判定徐杰正沖他身前襲來。

    正當林叔準備凝聚起浩然正氣,形成防御氣罩,用來抵擋徐杰的攻擊時,他胸前忽然傳來一陣劇痛。

    “啊……”

    眼看飛劍再次向自己襲來,徐杰慌忙躲閃,他在躲閃的過程中,拼盡全力想要擺脫飛劍的鎖定。

    他想要趁著林叔操控飛劍的間歇時間,乘機近身偷襲。

    可每當他準備這么做的時候,他的心里都會莫名生出一股寒氣。

    這股寒氣,似乎是身體本能在潛意識告訴自己,如果現在偷襲林叔,那迎接他的,必是十死無生。

    最后,徐杰選擇相信自己的本能反應,他不敢反擊,于是只好一陣閃躲。

    而這時,徐杰被飛劍逼迫到了東院的石亭內。

    林叔肆無忌憚,他操控著飛劍對石亭大肆破壞,幾根支撐用的石柱表面被飛劍磕得坑坑洼洼。

    林叔操控威力如此巨大的飛劍,原本打算是借著飛劍的強大威力,一舉將徐杰斬殺。

    可現在由于飛劍威力變大,林叔對它的掌控力,不像之前操控那幾道劍氣一樣熟練,一樣如臂指使。

    眼看著徐杰在他面前四處亂竄,而他的飛劍卻又不能對他造成什么實質性傷害,林叔有些惱怒。

    并且這把由浩然正氣凝聚而成的飛劍,非常消耗他體內的浩然正氣,所以林叔從一開始,就打著速戰速決的念頭,準備盡快將徐杰斬殺。

    而現在,事情的發展明顯與林叔料想的,產生了差別。

    林叔此時的神情有些陰郁,他眉頭微皺,看上去似乎在猶豫著什么。

    最后他好像終于下了某個決定,只見他猶豫的表情開始轉為堅定。

    緊接著,只見他用牙齒狠狠地咬住舌尖,舌尖被牙齒咬破,流了一嘴血。

    林叔把嘴里的血含住,最后全部噴到飛劍之上,登時,這把青灰色長劍,劍身開始變得腥紅起來,在半空中不斷顫抖著。

    慢慢的,這把飛劍上原本屬于浩然正氣的青光消散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邪異的紅光,仿佛……

    變成了一把血劍!

    血劍一出,頓時散發出比之前那把青灰長劍更銳利的鋒芒。

    隨著林叔用手一指,血劍爆發出驚人的速度,沖著徐杰飛去。

    見此,徐杰驚駭欲死,他連忙后退,借此躲避血劍的攻擊。

    “轟!”

    血劍飛行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眼看在徐杰胸前擦肩而過,差一點就要傷到他。

    可最后還是刺空,一下撞在亭子的石柱之上。

    而這次撞擊,不像之前那般,只是在石柱上磕出許多碎石。

    這把血劍在撞到石柱后,這直徑十公分的石柱就宛如豆腐般脆弱,竟直接被穿透而過。

    看到這把血劍的威力如此之大,且飛行速度如此之快,徐杰的心一下跌落了谷底。

    而正當徐杰堪堪躲過血劍攻擊,在驚駭這血劍的威力時,林叔見一擊不中,他手指開始迅速掐決,他操控著血劍再次向徐杰發動攻擊。

    被血劍鎖定的徐杰,不敢猶豫,他拼了命的四處逃竄。

    就這樣,隨著他跑得越來越快,林叔操控血劍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浮立在半空中的血劍,追著徐杰急速奔跑的身影,一直不放,這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道紅光,追逐著一道黑影。

    徐杰在連續躲避血劍的幾次攻擊后,他體力透支得很厲害,畢竟這血劍的速度比之前那把青灰長劍要快的多,若是稍有不慎,一旦被擊中,怕是要隕落當場。

    所以他絲毫不敢懈怠,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奮力跑著。

    終于,在急速奔跑大約半盞茶的時間,徐杰已經累的不行。

    沒辦法,他只好慌忙躲進石亭內,打算用石桌等遮掩物來替他擋一下。

    徐杰幾個翻轉跳躍,很快就躲進了石亭內,他靠著亭子內的石桌,把身子全部隱藏在林叔視線之外。

    而林叔看到這,也沒猶豫,直接操控血劍朝著石桌斬下,徐杰見此,考慮到血劍的威力大到足以洞穿石柱,所以沒敢繼續躲在石桌下。

    他站起身來,用手握住石桌,緊接著用力往上一抬,將整張石桌提起,然后沖著飛向他的血劍,用力一砸。

    做完這些,徐杰兩腿一蹬,急速后退,沒一會兒就跑出了亭子。

    而此時,被徐杰扔出去的石桌已經狠狠砸在了血劍之上,兩者相撞,瞬間爆發出炸裂轟鳴的聲音。

    與此同時,由于血劍的威力巨大,在與石桌發生劇烈撞擊后,血劍還仍有余力,只是血劍上閃耀的紅光開始變得暗淡,有些萎靡不振。

    看到這,林叔沒怎么猶豫,他狠狠咬著牙,面露猙獰,他再次咬破舌尖,將嘴里的血全噴到血劍之上。

    很快,原本暗淡的血劍,其劍身再次紅光大作,血劍的威力再次提升,仿佛比之前更強一籌。

    就這樣,血劍在半空蓄力,一陣轟鳴,最后血劍鎖定徐杰,發出破空的呼嘯聲,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再次刺向他。

    “該死!”徐杰暗罵一聲,接著他準備挪動身子,來躲避血劍的攻擊。

    可他剛抬起右腳,才挪開身子半步,這把血劍就已經斬落在他剛剛右腳踩著的地方。

    “咔咔咔……”

    地面承受不了血劍的巨大撞擊力,紛紛破裂,濺起陣陣碎石,碎石飛落在徐杰身上,打得他生疼。

    而更要命的,是血劍雖然沒有斬到徐杰,但血劍附著的劍氣鋒芒還是觸碰到了他。

    此時已經遠離血劍的徐杰,腳下已經開始不知覺的流血,他感覺到自己雙腳都被劍氣所傷。

    這血劍劍氣沖到他體內,瘋狂肆虐,對他的雙腳造成巨大的傷害。

    到了最后,徐杰站在地上,雙腳已經開始痛得麻木起來,他現在站著不動還沒什么感覺,但只要微微一挪步,就能感受到鉆心的痛。

    這巨大的疼痛感,就仿佛有人在生撕你腳底板下的血肉。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林叔,此時也已經沒了最開始的淡然。

    并且,他連續兩次咬破舌尖,用鮮血來提升飛劍的威力后,似乎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現在從外表看上去,原本還是中年人模樣的林叔,其身形變得十分佝僂,而且頭發變得有些灰白。

    他整個人看上去非常的虛弱,衰老。

    徐杰見林叔似乎受了重傷,他緊張的心,略微緩和了些。

    其始與終古不息,人非元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