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扭曲界域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夜祭(作者:三生愚)
扭曲界域

《扭曲界域》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一十九章 夜祭

    一瞬間,孟軒感覺自己都有些恍惚?.毛.線.中.文.網

    連隨便見到的一只藍色螢火蟲,居然都具備星權天使這樣早就滅絕的,并且天生掌握著世界本源規則信息之力的恐怖存在的血脈······

    他這是通過這些浮空島嶼,進入了神話時代?!

    神話時代只是傳說,這個時代的年限界定都眾說紛紜,只是后人通過類似莫瑞斯獲得的星權天使血脈這類已經滅絕的古物,推測出的一個更古老的年代。

    對于這個時代,基本沒有什么描述,就算是現在的超凡世界,實際上也普遍認為當初納爾遜文明存在的時代,才是真正的神話時代,在超凡世界中,關于那個時代留有不小的傳說。

    而對于納爾遜文明之前的情況,只有一些零碎的不成體系的故事流傳,更像是路邊說書人編造的一些不靠譜的傳說。

    不過大家普遍認為,那樣一個遠古時代是確實存在的,當時,世界的主宰是一些無比強大的超凡生命,只是因為后來人類崛起,逐漸通過修煉成為了世界的霸主,創建了輝煌的文明,而這個文明,就是極其輝煌的納爾遜文明的雛形。

    不過,經歷過許多,已經對世界的隱秘有了深刻了解的孟軒知道,在納爾遜文明之前,實際上應該還存在著一個完全消失在歷史塵埃中,仿佛在時間長河中沒有留下任何一絲痕跡。

    那個文明,應該才是從蠻荒時期一路走來的真正先驅,他們開發出了與儀式道路完全不同的路徑,甚至他們很有可能就是扭曲現象發生的源頭,掌握著極其強大的力量。

    現在,他居然通過自己意識層之中的浮空島嶼,回到了那個年代?!

    可是,他根本就沒有接觸過那個年代,對于那個文明除了從壁畫上和那座未知遺跡之中的了解外,大多數就都是他的猜測,但現在,關于那個時代的一切,為什么會這么清晰的出現在他的心靈深處,甚至形成了浮空島嶼?

    “不會,這全部籠罩著迷霧的島嶼,隱藏著的秘密都和那個年代和那個文明有關吧?”

    “是我的意識層與眾不同,還是所有人的意識層都一樣?”

    他在內心猜測,不過他很快認定,這應該是自己意識層之中出現的特殊狀況,畢竟如果別人意識層中也有類似的情況存在,關于古老世界的面貌早就復原了。

    所以,這又是和那個遺跡,和那個純白空間,和那個白衣人有關的事情么?是他在自己的意識層中動了手腳?

    孟軒皺了皺眉頭。

    啪!

    忽然,還在他思考的時候,一個巨大的巴掌落在了他后腦勺上,拍得他一個踉蹌。

    “連這么重要的知識都不知道!祭司的教導你是不是一點都沒聽進去?!就你這吊兒郎當的模樣,以后怎么能成為一個好的獵手?!怎么能養活自己?!哪個大屁股能生養的健壯好婆娘會嫁給你這樣的窩囊廢?!”

    “難道你想像布德納、多庫亞那些人一樣,靠著拾取他人家的殘羹而食?甚至是撿食糞便?!你就想一輩子都被波蘭多、卡卡布尼他們欺負?每一次都被打得鼻青臉腫,永遠在游戲中扮演被他們征服的野獸?”

    “是,你父母是為部落戰斗而死的,部落會負責將你養育成年,給你足夠的糧食,甚至讓你無償參加這次的‘夜祭’,但成年之后,一切還是要靠你自己的,你現在已經不小了,‘夜祭’之后,你就將真正成年,一切都將靠你自己,我也不會再給你更多的幫助,你明白嗎?你不小了,已經是個男人了,要有個男人的樣子!”

    女人啪啪啪連著甩著巴掌把孟軒打得連連搖晃,用長輩一般的口吻呵斥道?。毛線、中文網

    這女人到底是誰?!

    孟軒被扇得心中一片窩火,正準備發動自己的力量給對方一個好看,忽然內心深處涌出了一股莫名信息。

    波達雅,部落女戰士,今年大概二十五歲,是目前他的阿姨兼看護人,是他父母的好戰友,自從他父母為部落戰死后就一直照顧著他。

    還帶信息介紹的?!

    孟軒又是一愣神。

    隨后他反應過來,自己這一次進入心靈島嶼,并不是孟軒或者是前世徐宇鵬這兩個身份中的任何一個,而是頂替了另外一個身份,在這個幾乎等同于真實世界的島嶼世界之中進行著活動。

    這具身體的名字·····似乎是叫艾格斯?

    一連串的新發現,讓孟軒處在連續的沖擊中,表情看上去有些呆滯。

    這樣的表情看在波達雅眼中顯得有些呆滯和癡傻,讓她以為自己的話傷到了他,心中微微嘆了口氣,雖然今晚過后這個孩子就要成年了,但他畢竟也就只有十四歲,況且因為父母早早的死去,沒有良好的成長環境,沒有學習到足夠多的生存技巧,或許現在的他,也正對未來迷茫吧?

    “你也不用這么擔心,事情還是有轉機的!

    “今晚的‘夜祭’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你能夠脫穎而出,在‘夜祭’中感受到‘隱秘’的力量,你就能夠成為祭司的學徒,獲得他的重點培養,將來甚至可以接受祭司的位置!

    “所以,打起精神,我們現在已經掉隊了,大部隊已經朝著‘夜祭’之地趕去了,時間不等人,祭司會嚴格按照祭祀的時間舉行儀式,如果錯過了,那就真的是一輩子錯過了,快走吧!”

    波達雅看著孟軒呆滯的表情為自己的語氣太重而有些自責,語氣放緩,為孟軒打氣道。

    實際上,她的內心卻在嘆息,想要感受到“隱秘”的力量實在是太難,那股力量,沒有任何的技巧可言,沒有任何的規律可循,能否真正感悟到那種力量,只有一個因素在起作用。

    那就是運氣。

    部落的祭司如今已經有七十歲的高齡,但在他成為祭司的四十年間,真正能夠感悟到“隱秘”之力的族人,僅僅只有不超過五個,而這五個人,大多也沒能走到最后,尋找后續的傳人,一直都是讓部落和祭司無比頭疼的事情。

    但畢竟還是有希望的,運氣這種東西,誰也說不準。

    “‘夜祭’······”

    孟軒在心中重復著波達雅提到的這個詞,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濃烈的興趣。

    他對于這個淹沒在歷史潮流中的時代,對這個隱藏著世界極深處的隱秘,生出了一股強烈的探知欲望。

    畢竟,這些隱秘,也許和他,和他的身份,和他自身的種種際遇,和他的來歷,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

    于是,他對波達雅點了點頭。

    “現在的時間,快趕不及了,靠你的力量肯定是趕不上了,來吧,快到我的背上來!”

    波達雅看了看天空中高懸著的那如圓盤般閃亮的月亮,微微有些焦急,在孟軒的面前蹲了下來,示意他趕緊趴到她的背上。

    孟軒微微猶豫了一下,最終遵從了她的提議。

    畢竟,這個島嶼世界和之前的世界看起來有著很大的不同,這個世界應該有著較為嚴密的規律和法則。

    如果他展露了非同尋常的力量,很可能會打破這種法則,迎來反噬,觸發種種不可預料的情況,直接打破整個島嶼世界的走向。

    他身懷強悍的純凈意志之力,對于島嶼世界的異變自然并不恐懼,但如果打破了世界的走向,他可能就無法得到關于這個世界,關于這個年代,關于這個文明的更多信息,也就無法解答他心中的疑問。

    這是他不想看到的情況。

    趴在波達雅的背上,他感受到波達雅腳上一發力,整個人就像是奔騰的母豹子一樣,以極快的速度向前狂奔。

    從她背部傳來的觸感,不禁讓孟軒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一種溫暖、親近、濡慕的錯覺。

    似乎在這一刻,他切切實實的變成了一個失去父母,無依無靠的孩童,只能依賴在養母的背后。

    “來自幻境的意識信息么?”

    隨后孟軒很快從這種感覺中掙脫了出來,臉上恢復了平靜。

    因為他很明顯的發現,這種情緒并非來自于他本身的意志,而是承載了他意志的這一虛幻身體內本能升起的情緒,從根本上來說,與他無關。

    他只是一個旁觀者,并不想被幻境體的情感和潛意識所影響,如果無法保持自主和清醒的意志,在幻境之中可是會有迷失的危險的。

    隨著波達雅的敏捷奔馳,他們兩人快速的深入叢林深處,遠遠的能夠看到,在皎潔的月光下,叢林之中的一處地域,似乎被高大的尖銳的木樁圍了起來,隱隱能夠看到燎火的光芒。

    在這處莊園的大門處,兩個身材高大,穿著風格同樣原始的魁梧壯漢警惕的守在門口,時刻注意著周圍環境的變化。

    視覺十分靈敏的孟軒清楚的看到,在波達雅靠近的瞬間,著兩人渾身的肌肉同時緊繃了起來,舉起了手中似乎用某種兇獸的獠牙或者角制作而成的武器。

    “停下!波達雅!”

    其中一名壯漢沉聲呵斥道。

    “他掉隊了,我去把他找了回來!

    波達雅十分識趣的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并且將背后的孟軒放了下來。

    “我們知道,但你也知道我們的職責,每年的‘夜祭’都會有某些一些超凡生命或者別的部落企圖破壞,通過測試你們才能夠進入!

    守在門口的大漢謹慎的對波達雅說道,另一個大漢則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一塊看上去刻著奇怪紋路的尖銳小木椎拋到了波達雅的面前。

    波達雅輕車熟路的接住了上面雕刻了一些奇特紋路的木錐,刺向了自己的手指。

    一絲猩紅的鮮血從她的指尖流了出來,沾染在了木錐之上,木錐上的紋路瞬間亮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波達雅又將木錐拋給了站在一旁的孟軒,孟軒有樣學樣,用木錐刺破了自己的手指,木錐同樣亮起了光芒。

    “不錯,都是我們的部落的血脈,你們進去吧,祭司大人已經在進行夜祭千的最后準備了,去晚了就趕不上了!

    見到這個情況,守門的大漢臉上露出了一絲輕松的笑容,讓開了身體,露出了門戶。

    波達雅聞言點了點頭,拉著孟軒的手,快速走進了門內。

    一進門,孟軒看到的是一片空地,地面上繪畫著奇特的紋路,似乎是用血液繪制而成的,這些紋路和納爾遜文明的儀式紋路有些不同,它們要更加的雜亂無章一些,似乎并不蘊含超凡的力量,僅僅只是讓站在其中的人感到一種眩暈感。

    在空地的中央,此時已經圍了大大小小大概上百個人,其中大半是身材高大,體格健壯,手中拿著武器的壯年,似乎在執行著守衛工作,另外一半,則是一群看上去十三四歲的少女和少年,他們聚集在了空地的中心,圍成了一個圓圈。

    在這些少年少女的身邊,有著一叢熊熊燃燒的篝火,火光似乎同樣圍成了一個大概二十米左右的圓圈,一個身材佝僂,皮膚充滿了褶皺的瘦小老頭,身穿著麻布長袍,正在正中間盤膝坐著,抬頭仰望著天空中那輪緩緩升上天頂的明月,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坎帕斯,巨熊部落僅存的一名祭司,掌握著“隱秘”的力量。

    曾經,巨熊部落也是周圍上百公里內的大部落,擁有上萬的人口,祭司數量一度超過五個,極其強大,但近年來衰弱了下來,人口數量銳減到大概一千八百人左右,祭司也僅僅剩下了坎帕斯一人,不過即便如此,在方圓上百公里內,巨熊部落也能算是中型部落。

    這樣一段信息在孟軒看到這名老者的時候,快速的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快過去吧!

    波達雅推了推孟軒,小聲的對他說道。

    孟軒點了點頭,邁開了腳步,緩緩的朝火圈方向走去。

    而隨著他的到來,腳步聲引起的動靜,引起了火圈中的少男少女的注意,讓他們都回過了頭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