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金枝 > 第574章 惡鬼(作者:面北眉南)
金枝

《金枝》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574章 惡鬼

    李毓聞言轉身向賀林晚定定地看來,此時他那溢著笑意的眼睛里仿佛含著光。看.毛.線.中.文.網

    賀林晚說那句話的時候沒覺得有什么難為情,但是現在被李毓這么注視著,她的臉上卻忍不住爬上了幾分紅暈。

    不過賀林晚這個人向來輸人不輸陣,此刻的她即便是窘迫地想要逃開李毓的視線,也還是強迫自己站在那里沒有動,甚至還下意識地挺直了背脊,只有眼睫不受控制地微微發顫。

    李毓眼中的笑意卻愈深。

    不過李毓什么也沒說,反而回過身去,牽著賀林晚的手走進第六層的藏書閣,用溫柔低沉的聲音對賀林晚輕聲介紹。

    “萬山書閣第六層視野極佳,從這里幾乎能俯瞰整個萬山書院……”

    賀林晚松了一口氣,打量了一眼這第六層的藏書閣。這一層也與其他幾層一樣擺滿了書架,藏書無數。不過從兩排書架中間穿過之后,賀林晚看到光線極佳的那一排南窗前擺了幾個棋案。

    李毓拉著賀林晚走到最中間的那扇南窗前,輕輕推開了一扇窗。

    山風從外面吹了進來,帶著清冽的草木香。今日陽光正好,山風不大不小,讓人察覺不到秋風的涼意,只感到渾身舒暢。

    賀林晚往窗外看了一眼,眼睛微微一亮。

    “那是聞道院?”

    李毓含笑點頭。

    “是。看1毛2線3中文網”

    萬山書閣當初在建立之事選址比書院的其他建筑都要高一些,六樓的位置果然如李毓所言能將大半個萬山書院都收入眼底。他們現在站的位置,恰好正對著作為這次講學之所的聞道院。

    聞道院占地是萬山書閣的三倍,與兵營的演武場有些相似,是露天的。這里平日里容納整個萬山書院的學生綽綽有余,不過現在卻顯得有些擁擠。

    從賀林晚的視線望去,幾乎每個角落里都坐滿了人,因為人數太多擺不開桌椅,書生門都是席地而坐。只有東面的聞道臺上擺了書案和桌椅,那里是讓先生們講學的地方。

    雖然聞道院中人不少,但是書生們都很自覺地保持了安靜,無人喧嘩,所以只有正在聞道臺上給眾書生上課的先生的聲音隱隱傳了來。

    賀林晚微微瞇眼仔細辨認了一下那位正在聞道臺上侃侃而談的先生。萬山書閣這個位置的視野雖然不錯,但是與聞道院之間的距離卻著實不近,以賀林晚如今的視力和聽力也不過能堪堪辨別出那人的相貌,需要全神貫注才能聽清他在說什么。

    “臺上之人是王厚德。”李毓在賀林晚耳邊輕聲提醒。

    賀林晚已經認出來了,她偏著頭仔細聽了一會兒王厚德講學的內容,忍不住一笑,“口才不錯,不愧是御史出身。”

    “有興趣的話,坐下來聽。”李毓拉著賀林晚在擺在南窗邊的棋案前坐下,“可惜沒帶茶水。”

    賀林晚見李毓微皺著眉頭認真懊惱的模樣,不由得好笑。

    賀林晚又聽了一會兒,入耳不入心。

    李毓察覺到賀林晚的心不在焉,問道:“覺得無趣?”

    賀林晚收回望著窗外山林的視線,沖著李毓懶懶一笑:“到不是他說的無趣,可惜我只要一想到他這副師者的皮囊下是怎樣的一個人,就覺得諷刺。讓這樣的人去教書育人,也不知會教出多少人面獸心禍害蒼生的畜生來。”

    李毓聞言對賀林晚安撫地一笑,“不喜歡我們就不聽,看看熱鬧就行了。”

    李毓的話剛落下,聞道院的方向便響起了喧嘩聲。

    賀林晚轉頭望過去,卻見一片或青或白的書生儒袍中突然闖進了一抹艷紅色的身影,那如血般刺目的顏色顯然與這里格格不入。

    艷紅色的身影直直沖著聞道臺的方向走去,周圍的書生們驚訝之余紛紛朝著兩旁讓開,以至她暢通無阻地走到了聞道臺前。

    原本正站在聞道臺上侃侃而談的王厚德聽到驚呼聲時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他的眼神也不是特別好,所以直到那人快走到他面前的時候他才看清楚,然后臉色就變了。

    “誰把她放進來的?來人!快轟出去!”王厚德沖著眾人道。

    不過聞道院里都是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王厚德的侍從并沒有跟進來,書生門看著王厚德突然氣急敗壞的模樣有些摸不著頭腦,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幫他趕人。

    那身穿一身紅色嫁衣的女子,卻大聲開口道:“公爹,你認不出兒媳了?也不怪公爹認不出來,我有時候照鏡子也認不住鏡子里的人是自己,還以為是哪里來的孤魂野鬼跑來王家索命來了!”

    女子說完就“咯咯咯”地笑了起來,那笑聲令人心里發毛。

    書生們則是滿臉震驚。

    令他們震驚的不只是女子話中的內容,還有她那張消瘦得令人心驚的臉,以及臉上還未消散的青腫,除此之外,女子脖子上還有一圈青紫的勒痕。配上她那身紅色的嫁衣,倒真有些像是來索命的惡鬼。

    王厚德氣急敗壞,“這里是什么地方,豈能容你在胡言亂語!快來人,把這個瘋女人拉出去!”

    女子的笑聲停歇,黑黝黝的眸子靜靜地盯著王厚德,“公爹趕兒媳走,是怕兒媳把王家那些丑事在眾位君子面前都說出來嗎?”

    “你給我閉嘴!”王厚德見無人幫忙趕人,又怕兒媳真的說出什么,急得連忙快步走下聞道臺,想要把自己的隨從叫來,卻不知為何突然摔了一跤滾下了臺階,可能因為扭到了腳,竟然一時爬不起來。

    此時女子面向在場的讀書人大聲道:“諸位君子,你可知剛剛站在臺上的這位滿口仁義道德的師長生了怎樣一個畜生兒子嗎?”

    女子說到這里突然扯開了自己的衣襟,書生們嚇得紛紛偏頭閉眼。不過好在女子并沒有真的把衣服脫下,只是露出了自己鎖骨的位置。

    一些來不及避開眼的人便看到女子鎖骨竟然被嵌入了一根細鐵鏈,那鐵鏈周圍一片血肉模糊,已經化膿了。

    有些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干嘔起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