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電影世界的旅者 > 第384章 以柳作劍,一萬八千(作者:靜覓貓)
電影世界的旅者

《電影世界的旅者》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384章 以柳作劍,一萬八千

    “怎么了?”

    徐鳳年疑問道:“老頭你突然望著天空干嘛?”

    李淳罡笑呵呵道:“沒什么,只是隱約聽到有人高呼劍來的聲音?础.線、中.文、網”

    “劍來?”

    “我怎么什么都沒聽到!

    “你當然聽不到,就你這三腳貓的劍法還想聽劍氣萬里呼嘯之音,別做白日夢,這只有劍神劍仙級的高手才能洞察呢。你徐鳳年這輩子就別想了!

    “呵,李老頭你別得意,我已經快入一品境了!毙禅P年道。

    李淳罡譏諷說:“仙丹妙藥無數,內功劍法秘籍車載斗量,還要了人家王重樓的大黃庭,是條狗都能入一品境!

    徐鳳年早就聽習慣了老劍神李淳罡的冷嘲熱諷,誰叫這位是曾經天下第一的劍神呢。

    半響后,徐鳳年還是忍不住問:“劍來,當初我就瞧著你在聽潮亭使過一次,誰還見過,還學了你的絕技?”

    “你猜猜看!崩畲绢肝⑽⒁恍,沒等徐鳳年說話就公布答案:“你老師!

    “嘶!”

    徐鳳年暗吸一口氣:“怪不得你這么得意,老頭你說北莽將我老師逼到這種地步,會不會遇到危險?”

    “危險肯定是有危險的,他既想取北莽國運,就勢必面對北莽全境高手,其中拓跋菩薩,洪敬巖等人實力非同凡響,將他逼入險境也很正常!

    “那”

    “想殺死老師難度不小,應該不會有事!

    李淳罡悠然道:“這想必又是一場曠古爍今的大戰,不能參戰,甚憾甚憾!”

    徐鳳年只能無奈看著李淳罡瀟灑離去。

    遠在北莽王城的西城區,是官方驛站所在地。供往來大官豪商暫時居住,可現在此地已經化作血腥殺場。

    一道紫衣翩若驚鴻,出手間必帶去血光。

    “結陣,我就不信我們這么多一品高手還拿不下一個金剛境的女子!

    正前方一位中年練氣士大喝,可話音剛落下。

    驛站內。

    劍匣怦然炸裂,軒轅青鋒回望。

    有劍氣氣沖斗牛!

    劍氣呼嘯破日?础.線、中.文、網

    一道沖天毫光劃破長空,由西向東城區飛來。

    真龍黃金黑瞳順著那柄好似劃破暗夜極光的飛劍緩緩轉頭,直至落入那位白衣人手里。

    “吼!”

    虛空如水般激蕩漣漪,然后迅速擴展出去,可任憑多么憤怒都是無濟于事。

    它是氣運形成,乃虛無縹緲的存在!

    北莽慕容女帝望著陳俊手中的長劍,面色驟然煞白,愣愣后退兩步,要不是后面有著慕容寶鼎的攙扶,怕不是要一屁股坐地上。

    慕容寶鼎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簡直是頭皮炸裂。

    手里沒拿劍就已經有了那樣的氣象,若是握著這柄清光大放的長劍,戰力那還得了。

    手握誅仙劍,陳俊再次抬起頭,對視那條真龍。

    雙袖仿佛盈滿風雷的他嘴角竟然有些笑意。

    斬龍,這可是徐鳳年口中的技術活兒啊。

    “做人需言而有信,要你三成就三成!

    陳俊憑虛御空,長劍高舉,猛然一揮:“北莽國運,斬!”

    此時在北莽國運真龍的身前已經橫立一人,慕容寶鼎。

    這位北莽大金剛境的半佛,體魄號稱有不遜色于佛門龍樹僧人和李當心的不壞之身。

    雙手合十,在他身上爆發出輝煌的金色佛光,金光祥和,仿佛讓人心生頂禮膜拜之意,并隨著金光宛若天幕般急速擴展,有陣陣禪音頌出,似是遙遠佛國大雷音寺的佛陀禪唱。

    在他的視野里,一道水桶粗細紫色雷龍朝他撲殺過來,并且縱橫馳騁間身體急速擴大,疾如閃電,帶著開山斬海的氣勢。

    慕容寶鼎全身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半空中的血肉猶如置身沸水一樣,這種危機感愈發的強烈。

    這一劍超乎想象的強,比他以往所見任何一劍都要強,但不是沒有辦法。

    “定!”

    忽然,慕容寶鼎七竅流血,手結蓮花印朝劍光壓下。

    天地黯然失色!

    原本金色佛光變成灰色,慕容寶鼎老了十幾歲,這種灰色世界迅速覆蓋紫色雷龍身上,將它身上的紫色染成灰色。

    天地在瞬間消聲,寂靜的可怕。

    終于以殺敵一千,自損一萬的方式阻擋了這一劍,慕容寶鼎付出了極大代價,他笑了笑,可笑意驀然凝固!

    “吼!”

    雷龍在半空之中,昂天長嘯。

    聲動四野,天地變色!

    在一剎之間,雷龍破碎飛灰,出乎了慕容寶鼎意料,只見那萬千的碎片忽然間凝成一道璀璨白光,一聲尖嘯從遠及近,從悄不可聞迅速增大,直到震耳欲聾,讓人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

    萬道白光,此刻竟都合為一體,成一巨大光柱裹挾天地滅世神威當頭擊下,看這氣勢幾乎欲將整個北莽王城斬為兩半。

    慕容寶鼎在半空被白光劈飛,身體金血灑在國運真龍身上。

    大金剛境,破!

    而那國運真龍在滾燙金血的浸染下,愈發顯得的猙獰可怖,晃動巨大龍首,吼叫中比先前散發更實質龍威。

    白光光柱未停,跨越空間斬在龍首上,瞬間傳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吼叫。

    這一刻北莽皇宮處,連綿一片的奢華皇宮坍塌了十里。

    慕容女帝看著北莽國運真龍從頭部延展至龍腹七寸處的深深血痕,嚇得毫無人色,一屁股癱倒在地上。

    陳俊迎風佇立長空,停下了手。

    將這條北莽真龍斬掉固然是彪悍千古的神仙戰績,但那樣一來,軒轅青鋒還真要留在北莽了,何況這時拓跋菩薩已經殺來。

    一道狼煙沖天,一人狂奔進城。

    “轟隆,轟隆”

    每一步重踏,宛似雷鼓震蕩王城街道,兩邊揚起濃濃煙塵,忽然一記更霸道的踏聲轟出,拓跋菩薩拔高半空,悍然舉拳砸向陳俊。

    他整個人已經變了樣,體魄完美,古銅色的皮膚閃爍著眩目的光澤,雙腿跳到半空,充滿爆炸力量感,拳頭寬厚闊大,似是蘊藏著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最使人心動魄的是他的雙眼,像充滿暗涌的大海汪洋,動中帶靜,靜中含動,教人完全無法捉摸其動靜。

    原本是黑黝黝的老農,現在宛若一尊統治大草原的戰神,或許不變的,只有那無聲沉默。

    陳俊笑了笑,抬起手臂握住那把長劍,但沒有做出情理之中該有的任何起劍勢,而握劍之時就已出劍。

    劍氣迸放,氣貫長虹。

    粗如蛟龍大腰的一抹劍氣直沖拓跋菩薩面門,后者五指張開,輕描淡寫拍在氣勢洶洶的劍虹之上,渾厚劍氣在他身前炸開,絢爛無比。

    這是一場空前璀璨的戰斗,在北莽王城甲兵與百姓注視之下上演。

    那些趕來的北莽高手與練氣士望著快摧毀半個城市的殘垣斷壁,只能咽咽口水,心驚膽戰,哪怕是進入一品境的高手,也不敢貿然進入兩人交戰空間。

    洪敬巖便是例子,而北莽有幾個洪敬巖呢。

    這已非人間戰斗,雙方拳腳劍掌交戰間,奇招迭出。以快對快,其間沒有半絲遲滯,而攻守兩方,均是隨心所欲的此攻彼守;其緊湊激厲處又隱含霸道飄逸的意味,精采至難以任何語言筆墨可作形容!

    陳俊被拓跋一拳打進了皇宮。

    他借勢站在北莽皇宮僅剩的高墻上,腳下立刻就是一張龜裂如蛛網的墻面。

    這座奢華絕美的皇城,就像一位飽受蹂躪璀璨的佳人,原本因國運坍陷了一半,現在因兩人的激戰,又是炸雷又是暴雨,沒有個停歇,像是要被玩的斷了氣。

    皇宮西苑,清幽無人。

    這里是北莽冷宮所在,可頃刻闖入兩位不速之客。

    陳俊揮劍一斬,雷光大方,拓跋菩薩再退一千丈。

    “呼,不能再繼續打了!钡玫揭唤z喘息機會,陳俊抬頭望著王城西方,心緒沒來由的一緊,那里正是軒轅青鋒驛站的地點。

    “回去!”

    輕彈劍身,古劍輕輕顫鳴,嗖的一聲飛向了驛站方向。

    而不到須臾間,拓跋再度若奔雷疾馳沖殺而至,嘴角出現一絲冷笑:“你手中還敢以無劍對我?”

    說話間,就是一陣狂風席卷起冷宮周遭的柳葉,柳葉飄舞空中。

    在外人眼里,絕對是至美的意境,可惜無人觀戰。

    “怎么不敢?”

    陳俊伸手夾住一片柳葉,呼出一口氣:“以柳作劍,可御一萬八千!”

    話音落下,瞬間地面有一萬八千片柳葉乘風而起。

    拓跋菩薩面目凝重。

    這一刻,偌大北莽王城內只可聽到一句話:“拓跋菩薩,這一劍有一萬八千,劍名‘勿留’。這一劍,請你出城勿留!”

    s:天吶,在南方簡直冷的要命,我現在手都凍腫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