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冰與火之魔山 > 0601章 小指頭的詭詐(作者:格雷果·魔山)
冰與火之魔山

《冰與火之魔山》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0601章 小指頭的詭詐


 。ń裉熘芤,兩更,先更一章。)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魔山有遠慮!
  
  他想得很遠,想了很多,但跟北境的異鬼的戰爭關系不大。
  
  北境軍和守夜人與異鬼的戰爭,魔山決定給予精神上的支持和物資上的無私幫助,至于讓自己親身去犯險,魔山的宗旨是能推就推,不能推了再說。
  
  有龍之母這樣的龐大軍事實力為即將到來的后援,魔山希望克里岡軍能正面繞開和異鬼的戰爭,以保存自己的實力。
  
  死別人的軍團比死自己的軍團更符合魔山的利益。
  
  既然穿越到了這個世界,魔山并沒有去成為救世主的熱血和高度,除非他也能有龍。他知道世界軌跡的大趨勢:異鬼將再次被人族戰勝,這是注定的結局。這片大陸曾經經歷了最黑暗的時刻,那時候人族的兵力、武器、局面、人族和類人族的撕裂程度,比現在更差更脆弱,但人族依然戰勝了異鬼,這是大陸上諸神的意志!
  
  既然沒有打算率兵去長城做救世主那是龍之母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的使命。魔山自然就有其他的打算:發展自己的實力:悄悄發展自己的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
  
  不管是軍事實力還是經濟實力,都需要一種最重要的資源:人才!
  
  在海鷗鎮,有一種特殊的人才:妙手裁縫!
  
  這里是七國最優秀的裁縫聚集地,這里生產出來的服裝,行銷世界各地,最遠到了遙遠東方的城市,世界的另一個盡頭:兩萬里外亞夏的東邊巨城。
  
  海鷗鎮以兩樣東西出名:一種是河間地人釀造的小麥啤酒,行銷狹海的九大自由貿易城邦;一種是能工巧匠:技藝無雙的本地裁縫!
  
  每一個港口城市,都有自己獨特的特點,比如北境人的白港,有另外的一種能工巧匠:技藝獨樹一幟的銀器匠!
  
  能制造精美的銀器,就能制造出精美的金器。
  
  魔山這次帶兵出來,并不僅僅是來海鷗鎮攫取裁縫這種人才,還將去北境的白港帶一批銀器匠去西境做妙絕無雙的金銀器。
  
  精美的服飾和銀器,這些東西,是維斯特洛大陸和狹海對岸的富人們最感興趣的高利潤商品。
  
  史塔克家族旗下封臣曼德勒家族是白港的領主,曼德勒伯爵并沒有好好利用白港的銀器匠,海鷗鎮的格拉夫森家族也沒有好好的尊重海鷗鎮的代代傳承的了不起的妙手人才:本地裁縫!
  
  曼德勒家族和格拉夫森在這方面,都沒有形成產業鏈。
  
  魔山這次的軍事目的,并不是來替蘭尼斯特家族賣命的,龍之母將在不久的將來大肆進攻維斯特洛,從地理上來說,龍之母首先要攻擊的,是狹海沿海一帶的城市,而不會是大陸另一面的西境。
  
  到那時候,魔山的龍石島將成為龍之母的第一站和第一戰!
  
  魔山并不想和丹妮莉絲進行第一戰!他決定在丹妮莉絲到來之際,把龍石島拱手相讓。龍石島的管理人加文維斯特林將率軍全部回撤西境。
  
  偏安一隅的西境要富強,需要人才。
  
  人才不僅僅是騎馬打仗的猛將,也不僅僅是陰謀詭計的謀臣,人才還是能種地的農夫、會織布的織女、能做金銀器的巧匠、能打造鋒利寶劍的武器師父、能修建城堡的建筑工人……
  
  沒有大貴族重視、保護、發展、尊重平民中的各種各樣的技術人才,魔山決定改變這種現狀,他將提高能工巧匠們的社會地位和收入,并從各地大量引進這些真正有用的人才!
  
  海鷗鎮聞名世界的那些地位不高的裁縫們,在戰戰兢兢中,并不知道他們的命運即將改變!
  
  鷹巢城,主堡大廳里聚滿了谷地貴族。
  
  在大廳王座上,坐著肥胖如山的萊莎徒利。瓊恩艾林首相死后的兩年多來,她心情舒暢,以吃為快樂之本,很快就把自己胖成了一個走路困難‘下城坐吊籃’更困難的超級肥婆。
  
  但這并不影響她的好心情,因為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對她的愛并沒有因為她的肥胖不堪而減弱。
  
  培提爾貝里席很愛她!不管她是胖還是瘦!
  
  王座上的萊莎徒利的懷里膩著八歲的勞勃艾林公爵,旁邊站著儼然如領主大人的小指頭培提爾公爵。城堡的學士和侍衛隊長都站在下一級的臺階上。
  
  大廳正中是著名的月門,月門兩邊的柱廊下站滿了谷地的貴族們,谷地的八大實力貴族都在這里。他們因為反對萊莎徒利嫁給培提爾公爵而來,也反對勞勃艾林公爵成為培提爾大人的養子,并堅決反對培提爾成為勞勃公爵的監護人、和萊莎徒利一起管理谷地直到勞勃艾林公爵舉行成年禮。
  
  萊莎徒利看向一身貴族禮服的培提爾,培提爾腰身筆直,瀟灑倜儻,胸襟上別著銀質的自創家徽:仿聲鳥!
  
  從上到下,在萊莎徒利的眼里,培提爾貝里席貴氣逼人,才華橫溢,無人能及。
  
  培提爾貝里席臉上沒有笑容,他慢慢拿出了一封信,淡淡說道:“符石城的約恩羅伊斯伯爵、心宿城的科布瑞伯爵、冷水城的寇瓦特伯爵、鐵橡城的韋伍德伯爵夫人、紅壘城的雷佛德伯爵、長弓廳的杭特伯爵、洪歌城的貝爾摩伯爵、九星城的坦帕頓騎士……魔山來了,百余艘戰艦,一萬余戰士,已經圍困了海鷗鎮。請問各位大人,誰敢率兵去退敵?“
  
  鬧哄哄的大廳里頓時安靜!
  
  一名少年站了出來:“培提爾公爵大人,魔山圍困海鷗鎮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蓋爾斯格拉夫森侍衛,半個時辰前!迸嗵釥枔]揮手里的信,“這是你父親杰洛格拉夫森伯爵寫給鷹巢城的信,他求援于勞勃艾林公爵!
  
  “公爵大人,信上我的父親大人說了什么?”
  
  “杰洛伯爵說,魔山提出了要求,半天時間內不進攻海鷗鎮,半天時間之后,只要谷地回信不臣服于托曼拜拉席恩一世,魔山將剿滅海鷗鎮,然后打破血門,焚燒巨人之槍,橫掃谷地平原!
  
  “萊莎夫人,魔山無法在短時間內打破海鷗鎮!惫鹊刈钣袑嵙Φ牧_伊斯家族族長青銅約恩站出來說道,“我愿意下山,回到符石城,率符石城的海軍繞到魔山海軍的身后,攻擊魔山的艦隊!
  
  “萊莎夫人,這恐怕并不妥!绷侄骺撇既鹉芯粽玖顺鰜,他是科布瑞伯爵的弟弟,家族的繼承人,“主要是時間上來不及!
  
  谷地里有權勢有實力的貴族,說話都口稱夫人,無人口稱培提爾公爵大人,這排斥的敵意很明顯。
  
  培提爾貝里席絲毫不受貴族們不尊重自己的影響,他依然以領主大人的身份自居,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約恩羅伊斯伯爵,你下鷹巢城需要兩天兩夜,回到符石城需要七天七夜的急行軍,集合海軍出擊繞到海鷗鎮港口需要兩天兩夜的疾行,一共馬不停蹄的十一天時間,你認為海鷗鎮能堅持到十一天之后嗎?”
  
  青銅約恩語塞!
  
  蓋爾斯格拉夫森侍衛心中焦急,他是杰洛伯爵的幼子,被杰洛伯爵送到鷹巢城來做了勞勃公爵的一名侍衛。
  
  “培提爾公爵大人,依你的意見,該如何辦?”
  
  “回信給杰洛伯爵,谷地臣服。海鷗鎮之圍解除!迸嗵釥栒f道。
  
  轟!
  
  谷地貴族們頓時炸窩,雖然是騎士,但實力不輸給伯爵的九星城賽蒙坦帕頓爵士站出來大聲喝道:“夫人,北境王羅柏史塔克已經派兵南下,渡過了頸澤,進駐了孿河城,我們寧愿奉北境王為王,也不會奉蘭尼斯特的私生子為王!
  
  他的話得到了谷地貴族們的紛紛附和。
  
  小指頭培提爾微微一笑:“我同意賽蒙騎士的觀點,那么,賽蒙騎士,你可愿意作為使者,代替谷地的勞勃艾林公爵,去向北境王宣誓效忠!
  
  “夫人,我愿意!”賽蒙坦帕頓說道,“賽蒙愿意做谷地使者,去向北境王宣誓效忠!
  
  “我們不會向羅柏史塔克宣誓效忠!叭R莎徒利斷然說道,她看向小指頭,“公爵大人,您為何認為我們需要向北境人宣誓效忠,就算魔山滅了海鷗鎮,他能打破我們的血門么?他不能。沒有人能打破我們的血門,除非魔山有龍!”
  
  “不,夫人,我認為我們既可以向羅柏史塔克宣誓效忠,同時也向鐵王座宣誓效忠,只要他們不來找我們的麻煩,不用繳納大筆的稅賦,不奉命不聽宣,口頭上的一個虛假承諾,卻能免去真正的戰火,為什么不呢?”
  
  小指頭的話令谷地貴族們一陣噓聲!很多人大罵小指頭毫無榮耀,是個可恥的羊屎大人,場面極度混亂!
  
  培提爾貝里席在成為赫倫堡公爵之前,封地在谷地的最東邊五指半島的小指頭半島上。小指頭半島上只有山羊的屎和青苔,此外還有洶涌澎湃的海浪和褐色的巖石。
  
  谷地貴族們表達自己的憤怒和輕蔑的時候,就喜歡羞辱培提爾貝里席是羊屎大人。
  
  蓋爾斯格拉夫森侍衛大聲說道:“各位大人,海鷗鎮是我們谷地最富有最大最繁華人口最多的城市和港口,如果海鷗鎮被魔山屠滅,對我們谷地是巨大的損失!
  
  “半天時間之內,我們是無法派兵飛到海鷗鎮的,但卻能派出渡鴉送出一封信給魔山。這封信要怎么寫,我尊重各位大人的意見。但是我要提醒各位一下:為了海鷗鎮的安危,盡快達成一致意見!”
  
  “羊屎大人,依你的意見,先假意答應魔山?“林瑞科布瑞說道。
  
  林瑞是著名劍客,擁有一把瓦雷利亞鋼劍:空寂女士!他成名于十八年前的篡奪者戰爭,戰場上殺了;受姷囊幻笕宋,得到了他的父親大人賜予‘空寂女士’寶劍作為榮耀獎勵。
  
  “戰場上,政治上,虛虛實實,實實虛虛。當然,我的意見并不符合賽蒙騎士的榮耀要求,但我要提醒各位,谷地以前一直效忠鐵王座,這次為了挽救海鷗鎮不被戰火焚燒成一堆垃圾,假意糊弄魔山是值得的!
  
  賽蒙騎士冷笑:“公爵大人,你說向鐵王座宣誓效忠,又說向北境王也宣誓效忠,消息傳出后,蘭尼斯特和史塔克家族怎么看谷地人?七國貴族們怎么看我們?如果蘭尼斯特和史塔克同時派出使者來詢問,我們該如何回答?”
  
  “我認為這很好回答,賽蒙騎士。如果鐵王座派人來問,我會回答我們只是假意答應北境人,但我們真心效忠的是鐵王座。對于北境人,我的回答也是如此。為什么不讓獅子和狼去拼個你死我活呢?到時候他們兩敗俱傷,谷地卻保存了最強大的實力,那時候想要支持誰,或者我們想要在王宮里獲得更大的權力,或者我們繼續保持自己的獨立性,都輕而易舉!
  
  林瑞科布瑞說道:“各位大人,我覺得小指頭大人的卑鄙伎倆不失為一種臨時的好辦法!
  
  小指頭微微一笑,臉皮比城墻還厚,不以為恥!
  
  “那就這么辦!”萊莎徒利說道,“就一個口頭的虛假承諾,先穩住魔山,讓他退兵,我們的海鷗鎮不能被他洗劫一空,我們都有店鋪和商船在海鷗鎮里!
  
  “這太荒唐了,各位大人,我們谷地的騎士全部都會失去自己的榮耀!辟惷商古令D大聲喝道。
  
  小指頭促狹的微笑浮上臉龐:“各位大人,先穩住魔山后,賽蒙騎士可率兵去海鷗鎮攻擊魔山駐軍。約恩羅伊伯爵也可率海軍去攻擊魔山戰艦,你們想要怎么虐魔山,我都是支持的。還有,告訴各位一聲,要抓緊回信,否則海鷗鎮就危險了!
  
  一陣群情激憤的叫嚷之后,大家舉手表決,同意假意口頭臣服的貴族占了上風,由學士立即回信杰洛格拉夫森伯爵大人,請他口頭轉告魔山,谷地臣服鐵王座。
  
  讓人口頭轉告,并非白紙黑字,這就是無效的臣服,今后要反悔也有太多的借口。為了海鷗鎮,大多數人還是認為小指頭的權宜之計是得當的,雖然這不符合谷地貴族們的忠勇、熱血和正直的優秀品質。
  
  學士寫好了回信拿給萊莎徒利夫人看,夫人根本不看,擺手讓學士把信呈給了小指頭:“學士,從今天開始,所有的書信往來,大小事務,請先讓培提爾公爵大人知悉!
  
  “遵命,夫人!”學士恭敬道。
  
  大廳里的貴族們面面相覷!
  
  他們已經在萊莎徒利夫人面前說了太多的小指頭的壞話了,但是夫人顯然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她還是放權給河間地的赫倫堡公爵了,這已經表表明,她要嫁的人,還是小指頭,而并不是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
  
  學士把信呈給小指頭,小指頭接過看了,微微皺眉,他當場修改了信,疊好,讓學士去學士塔放飛渡鴉。
  
  學士在封蠟前打開了信,匆匆一瞥:杰洛伯爵大人,轉告格雷果公爵大人,谷地臣服鐵王座。請格雷果公爵大人即時率兵攻打符石城。
  
  符石城,谷地最具實力的羅伊斯家族的城堡,位于一個u形的海灣中的島上。
  
  學士蠟封了信,放飛了渡鴉!
  
  與此同時,主堡大廳里,小指頭站在高高的萊莎徒利的王座旁邊微笑宣布:“各位大人,我在這里要宣布一件大事,本人和萊莎徒利夫人的婚禮將在七天后正式舉行,你們同意或者不同意,參加或者不參加,我們都會正式結婚了!<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