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萬古神帝 > 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 二十年(作者:飛天魚)
萬古神帝

《萬古神帝》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千四百一十七章 二十年

    青盛大圣略微怔了一下,直搖頭:“不行的……不行……會出大亂子……”

    “戰神沒有直接將家主的位置交給你,而是讓你做代理家主,很可能,就是在考驗你的能力。www.pzyran.live血絕家族這個家,太大了,需要一個強勢果決的人物,才撐得起。舅舅繼續這么優柔寡斷,怕是會讓戰神失望。戰神喜歡什么樣的人,舅舅難道不知?”張若塵道。

    青盛大圣的雙眼瞇了起來,心中早已意動。

    張若塵給他最后一擊,道:“舅舅若是將冰王星的領地和產業封賜給我,我愿意拿出一百枚王品圣意丹和一千五百枚頂級天品圣意丹。”

    “嘶!”

    青盛大圣倒吸一口涼氣,這個小子手中的圣意丹,還真不少。

    先前果然沒說實話。

    “我是家主,不接受賄賂。”

    “是賣給家族,哪里是賄賂?”

    說話間,張若塵已將兩千枚圣意丹全部倒出來,若霞氣騰騰的明珠一般,環繞在青盛大圣的四周。

    青盛大圣大袖一卷,將所有圣意丹全部收起,臉色凝肅,低聲道:“冰王星上的利益驚人,即便我以家主的身份,將冰王星上的產業封賜給你也沒用,猊宣氏不可能放手。”

    “她不放手,那就強奪。我現在要的,只是一個名正言順。”張若塵道。

    “強奪,必定開戰,開戰就要流血。”

    “自古成事者,哪有不流血的?”

    青盛大圣的手指,摸了摸下巴,覺得張若塵說得沒錯,想要真正成為血絕家族的家主,的確應該打一場硬仗。

    只有斗垮猊宣氏,血絕家族內部的諸強,才能真正服他。

    那些依附于血絕家族的勢力,才會真正將他當成家主,而不是繼續聽命于猊宣氏。

    張若塵剛剛奪取了狩天之戰的第一,正是氣勢如虹之時,由他出面與猊宣氏正面對抗,家族內部應該沒有人敢說什么。

    況且,青盛大圣還在思考,張若塵敢打冰王星和猊宣氏的主意,背后是不是血后和冥王授意。

    冰王星,八級星球。

    在天庭,八級星球就是一座小型大世界的規模。

    更何況,冰王星的位置特殊,拿下它,等于是拿下地獄界邊緣地帶和中心地帶的一條獨立通道,在關鍵時刻,可以派上大用,絕對是兵家必爭之地。

    況且,瑜皇要去冰王星找人,總得有一個由頭吧?

    “二千枚圣意丹,三千五百枚神石。”

    青盛大圣從一只空間戒指中,將神石取出。

    一塊塊神石,散發出刺目神光,蘊含強大的能量波動,像是燃燒著的隕石,被張若塵全部收了起來。

    “我需要一枚可以代表血絕家族的令牌。”張若塵道。

    青盛大圣若有所思的問道:“意欲何為?”

    “我打算派遣一位強者,先一步前往冰王星。有些準備,必須提前進行。”說著這話的時候,張若塵的目光,向瑜皇的方向盯了盯。

    “行,一塊令牌而已。”

    這場爭斗,青盛大圣其實沒有抱希望。

    猊宣氏的勢力太強大,即便他和張若塵聯手,依舊差了一大截。

    但是,這一戰必須得打。看.毛.線.中.文.網

    戰神最不喜歡,未戰先怯的人。

    就算打輸了,至少他敢于一戰,或許還能讓戰神對他刮目相看。受處罰,總比不受重視好一些。

    青盛大圣離開后,張若塵開啟日晷。

    在日晷中修煉的,除了張若塵、瑜皇,還有瀲曦、周禛、翃、申屠云空,寧外還有一直跟隨張若塵的劍皇、石皇、魔音。

    在狩天戰場上,食圣花結出的第四枚果實已經成熟。

    第四枚果實,是它的“法身”。

    魔音將其吞服和吸收,修為將會再次大幅度增長,正是如此,才會從張若塵的體內脫離出來,獨立修煉。

    在狩天戰場上,被張若塵收服鎮壓的武無極等人,在戰斗結束后,便是放逐離開。

    唯獨只有大森羅皇,怎么趕都趕不走,一直死皮賴臉的留在了瀚海莊園。見張若塵開啟日晷,他也跑出來,一屁股坐到張若塵旁邊,修煉了起來。

    最讓張若塵無語的是,大森羅皇的父神,根本沒有來接他回去的意思。也不知是因為,覺得他太過丟人,已經放棄了他,還是別有目的。

    張若塵沒有進入七星帝宮修煉。

    與修辰天神一戰的時候,日晷已有復蘇的跡象,看似覆蓋的范圍,只有兩百丈。可是,內空間遠不止兩百丈的七星帝宮,也能被日晷完全覆蓋。

    只不過,覆蓋的空間越廣,日晷消耗的神石越多。

    張若塵做過實驗,他進入七星帝宮之后,日晷消耗神石的速度,達到平時的兩倍。而他進入紫金葫蘆后,日晷消耗神石的速度,更是達到十五倍之多。

    他若是不進入七星帝宮和紫金葫蘆,即便這兩件具有內空間的器皿放置在日晷的兩百丈之內,日晷對神石的消耗,也不會出現變化。

    七星帝宮和紫金葫蘆內部的時間流速,依舊正常。

    張若塵對日晷的認知還很少,不明白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能猜測,應該是他和日晷產生某種特殊的聯系。所以,他進入某個特殊的空間,日晷產生的時間印記,才會穿過空間壁,進入那座空間。

    ……

    在日晷中,花費半年時間,張若塵才將侵入體內的黑暗力量煉化,傷勢隨即痊愈。

    暗黑星蘊含的力量太可怕,這次,可謂是張若塵療傷最久的一次。

    傷勢痊愈,張若塵并沒有急著前往命運神殿,而是繼續修煉,準備將焱神腿蘊含的火焰神紋盡數煉化。

    現在僅僅只是煉化了兩千多萬道火焰神紋,焱神腿的威力,已經可以和至尊圣器硬碰硬。

    若是將一億道火焰神紋全部煉化和掌握,一腿之威,得強大到何等地步?

    更何況,不將火焰神紋盡數煉化和掌握,終究是一個隱患。

    ……

    時間飛逝,二十年過去。

    焱神腿中的火焰神紋煉化掌握了八千萬道,張若塵左腿的力量強度,再次達到難以控制的地步。即便不刻意催動,腿部神火也在燃燒。

    微微踩腳,整條腿便是陷入地底。

    又一次,變成瘸子。

    張若塵并沒有因此沮喪,反而興奮得很,能夠感知到左腿蘊含的恐怖威能,一腳踩出,似能踏破一片山河。

    二十年來,張若塵體內的圣道規則數量增至一百三十億道,掙斷枷鎖數量達到七十六道。

    精神力依舊停留在六十五階,似乎達到了瓶頸,即便吞服了不少圣丹,依舊沒有太大提升。

    “嘩啦。”

    張若塵激發出火神鎧甲,包裹全身,利用鎧甲的力量,將左腿中不斷外溢的神火控制在鎧甲內部,隨即閉上雙眼,梳理有些麻木、混亂、模糊的意識。

    一個人閉關太久,思維和意識都會出現問題。

    就像一個凡人,將自己關在房間里面數十天,或者數百天,不與任何接觸,時間長了之后,必定會崩潰,甚至精神錯亂。

    當然,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二十年閉關修煉,還不至于出現大問題。

    很多修士,閉關太久,甚至會出現分不清現實世界和內心世界的狀況。或者,忘記了現實世界的規則、形態、情感,必須要強制性把自己變成一個普通人,融入進紅塵,生活一世,才能恢復過來。

    意為“紅塵洗心,尋找真我”。

    張若塵將裝放神尸的銅棺取出,打開棺蓋,查看噬神蟲的變化。

    銅棺中,裝有半具神尸,乃是張若塵花費十八萬枚神石的天價,從星海世界拍買而來。

    即便半具神尸,也長達兩千多里。

    當初,張若塵將大批噬神蟲,投放到神尸上。雖然,其中絕大多數都被神尸蘊含的神毒毒死,可是依舊有一些活了下來。

    張若塵對這些活下來的噬神蟲,抱有極大的期望,打算用它們對付萬死一生境,甚至無上境大圣。

    神尸上的噬神蟲,依舊在沉睡,一動不動。

    但也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在這些蟲子的表面,浮現出一層青色的毒繭。

    毒繭并不厚,呈半透明狀,像是一個個水泡。

    張若塵眉頭一皺,自言自語:“實在不行,引動日晷的力量,或許可以在短時間內,讓它們醒過來。”

    張若塵現在手中神石大把,不怕消耗,心中躍躍欲試。

    身后,腳步聲響起。

    帶來一股淡淡的香風。

    “這半具神尸,殘留的神魂魂霧,既可以用來煉制次神魂丹,可以用來培養為你抬七星帝宮的十八尊六劫鬼王。它們中,若是有三五個,能夠渡過第七次鬼劫,便是大賺。”瑜皇道。

    渡過第七次鬼劫的鬼修,便可封為鬼君,修為堪比大圣。

    張若塵問道:“你的傷勢痊愈了?”

    “嗯。”瑜皇道。

    “多久能夠突破到千問境?”

    “我雖然是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為,可是,積累尚淺,遠不上閻皇圖他們,連一種千問級圣術都不曾修煉成功,離千問境還差得遠呢!”瑜皇身上的傲氣少了一些,大膽承認自己與頂尖天驕的差距。

    張若塵道:“若有日晷相助,你覺得,花費多長時間,可以突破到千問境。”

    “沒那么容易的,要沖擊千問境,必須先衍化自己的道。這一步非常關鍵,不是修煉的時間多,就能成功。在不死血族,凡是有門路的百枷境大圓滿大圣,在沖擊千問境之前,都會去往不死神殿一趟。據說,只有去過不死神殿,不死血族的大圣,才能衍化出最完美的道。但是,有資格進入不死神殿的大圣,卻是少之又少。”瑜皇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此次狩天之戰,你為不死血族立下奇功,不死神殿豈會不給你修煉名額?”

    “這是自然。”

    瑜皇那張冷若冰霜的臉蛋上,也浮現出笑容。

    張若塵手臂輕輕一揮,七星鬼蓮飛了出去,懸浮到瑜皇面前,緩緩的旋轉。

    瑜皇臉上笑容凝固,盯著比什么花朵都更加美麗的黑色蓮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親近感,可是,終究沒有伸手去接。

    她知道,張若塵之所以在狩天戰場上,將七星鬼蓮交給她執掌,是因為身邊無人可用,不得不那么做。

    可是現在,她看得出,魔音、劍皇、石皇都是非常厲害的大圣,張若塵身邊高手如云。

    更何況,敗給閻皇圖的時候,她已失去七星鬼蓮,哪里還敢奢望繼續執掌這件至尊圣器。

    “還愣著干什么,收下吧!”張若塵道。

    瑜皇沒有矯情,面對一件至尊圣器更加沒必要推拒,立即將七星鬼蓮收了起來。

    “我現在就去命運神殿修煉,百日之后,出發前往冰王星。”

    “我隨你一起去。”

    進入命運神殿修煉的機會難得,張若塵對命運之道了解甚少,當然十分珍惜這一百天時間。

    ……

    血后走進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腳下踩著一圈圈水紋漣漪,虛空中,倒影出修長柔美的身姿。

    “殺死風后的那位神靈,找到了嗎?”血后問道。

    血絕戰神搖頭,道:“神尊推測,刺客必定是命運神殿內部的神靈,所以殺人之后,可以瞞天過海。”

    “留守命運神殿的神靈,應該不多吧,總能將他排查出來。”血后道。

    血絕戰神道:“命運神殿內部三司十二宮相互之間關系微妙,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即便是神尊,也不敢輕舉妄動。更何況,此事還萬萬不能聲張。說吧,你來找我,是為何事?”

    血后平靜自若,道:“閻無神已死,我想去將昆侖接回來。”

    血絕戰神道:“你覺得有這個必要嗎?”

    “沒有這個必要?戰神是覺得,他身上沒有血絕家族的血脈,沒有必要因為他,與閻羅族起沖突?”血后道。

    血絕戰神的聲音一沉,道:“怎么和你父親說話的?”

    血后側倚身姿,不看血絕戰神那張冷肅的臉,道:“塵兒肯來地獄界,就是因為孔樂和昆侖,我不想傷他的心。閻無神一死,就算閻羅族不趁機報復,恐怕也不會讓昆侖好過。我來這里,只是給你說一聲,無論你同不同意,我都得去。”

    “站住。”

    血絕戰神站起身,身軀威武而又傲然,道:“你真當你父親是那么無情之人?張若塵來見過我,沒有跟我提這件事。”

    “那是因為,他不好開口。”血后背著身體,如此說道。

    血絕戰神道:“我不這么想,我認為,他是想自己出手。”

    “他自己出手?”

    血后眉頭一掀,略有所感。

    血絕戰神道:“神靈最好少插手俗世之事,我信得過五清宗,他并非心胸狹隘之輩。如果我是他,身邊有張昆侖這么一個少年天才,多花心思培養還來不及,怎么可能欺凌他。況且,閻無神未必就真的隕落了,那一戰,他們兩個誰成全誰,還不一定呢!”

    “閻無神不是已經神形俱滅?”血后露出驚訝之色。

    血絕戰神重新坐下,高深莫測的笑道:“丫頭,你剛剛成神不久,要學的東西還很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