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劍神在星際 > 第九百七六章 臉盲(作者:念夫子)
劍神在星際

《劍神在星際》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九百七六章 臉盲

    “冷靜冷靜,你們說的都不是重點,要是真有事怎么可能會沒有支援,而且軍校生身邊肯定有許多高手保護,這些人能找過來說不定是被默認的?1毛線3中文網”

    “放過來給大大們練手?”

    觀眾們聞言稍微冷靜了一點……并不!

    去踏馬的冷靜!

    就算是被安排好的,就不準他們心疼了嗎!

    他們盛神那么帥的一張臉,居然也有人狠的下心動手?

    盛粉在哪里都不可忽略,存在感十分的強,尤其是御天軍校主場的時候,更是將圣維爾的支持者們都襯得沒影了。

    童臨原本還因為比賽的安排心里嘀咕,看過評論后差點沒笑出聲。

    “他們是來逗樂的嗎,你盛神長什么樣也貓在機甲里,敵人怎么看得見!

    機甲師上又沒有明確標識誰是誰,除了軍校生自己,其他人根本就分不清。

    好一會才收了笑,童臨沒控制住思維,想了下那個場景,忍不住做了次小檸檬:“要真看臉,那排第一的也是我們家小久!

    溫大少特別認同的點頭:“對,我們家大大!”

    說完瞥向溫言。

    溫言感受到自家少爺逼視的目光,下意識的就接道:“沒錯,大佬天下第一帥!”

    童臨跟溫大少聽的特別舒坦,都滿意了。

    溫大少:“這些人忒沒見識!

    溫言給了他一個一言難盡的眼神,忍不住道:“少爺,你知道盛隊長什么模樣嗎?”

    溫大少想了想,沒想起來。

    但這不重要,他只要知道他家大大是哪個就行了!

    童臨見狀隨口道:“你臉盲?”

    “不不不,我家少爺不臉盲!睖匮赃B忙否認,后面的話聲音有點低:“就是有點不認人……”

    眼見著溫大少視線要飄過來,溫言立馬轉移話題:“我聽說圣維爾軍校的苗隊長是個色盲!

    “?”童臨有點意外。

    色盲這種情況說嚴重不算嚴重,但也得看是放在什么時候。

    如機甲師時常要觀看地圖跟指示圖標,上面都是根據顏色分辨的。

    要是看不出個區別來,那其實還是很可怕的。

    只是沒聽說苗隊長出過什么大毛病?

    “傳言吧?”童臨懷疑道。

    關于軍校生們種種不實的談論還是很多的,普通民眾見不到他們的人,卻總是能說出個四五六來,多數都是外人瞎傳的。

    溫言本來是隨口一說,見此搖頭道:“恐怕不是假的!

    童臨對溫言的信息渠道有所了解,見他這等同于肯定的語氣,是真詫異了。

    愣了好一會,他才道:“那苗隊長很厲害啊!

    辨不清信號還能將機甲玩的那么六,這得是有真本事的人。

    而且也沒因此誤過事,否則有這么大一個缺陷,就算是五級機甲師,苗中謠也不一定能當上圣維爾軍校的隊長。

    溫大少對這個話題沒興趣,對兩所軍校的戰場更不關心,就鎖定了風久的直播視角,畫面不動也能看的津津有味。

    童臨倒還是關注比賽的,開了好幾個光幕,哪個都沒落下。

    ————————

    “冷靜冷靜,你們說的都不是重點,要是真有事怎么可能會沒有支援,而且軍校生身邊肯定有許多高手保護,這些人能找過來說不定是被默認的。kanmaoxian.com”

    “放過來給大大們練手?”

    觀眾們聞言稍微冷靜了一點……并不!

    去踏馬的冷靜!

    就算是被安排好的,就不準他們心疼了嗎!

    他們盛神那么帥的一張臉,居然也有人狠的下心動手?

    盛粉在哪里都不可忽略,存在感十分的強,尤其是御天軍校主場的時候,更是將圣維爾的支持者們都襯得沒影了。

    童臨原本還因為比賽的安排心里嘀咕,看過評論后差點沒笑出聲。

    “他們是來逗樂的嗎,你盛神長什么樣也貓在機甲里,敵人怎么看得見!

    機甲師上又沒有明確標識誰是誰,除了軍校生自己,其他人根本就分不清。

    好一會才收了笑,童臨沒控制住思維,想了下那個場景,忍不住做了次小檸檬:“要真看臉,那排第一的也是我們家小久!

    溫大少特別認同的點頭:“對,我們家大大!”

    說完瞥向溫言。

    溫言感受到自家少爺逼視的目光,下意識的就接道:“沒錯,大佬天下第一帥!”

    童臨跟溫大少聽的特別舒坦,都滿意了。

    溫大少:“這些人忒沒見識!

    溫言給了他一個一言難盡的眼神,忍不住道:“少爺,你知道盛隊長什么模樣嗎?”

    溫大少想了想,沒想起來。

    但這不重要,他只要知道他家大大是哪個就行了!

    童臨見狀隨口道:“你臉盲?”

    “不不不,我家少爺不臉盲!睖匮赃B忙否認,后面的話聲音有點低:“就是有點不認人……”

    眼見著溫大少視線要飄過來,溫言立馬轉移話題:“我聽說圣維爾軍校的苗隊長是個色盲!

    “?”童臨有點意外。

    色盲這種情況說嚴重不算嚴重,但也得看是放在什么時候。

    如機甲師時常要觀看地圖跟指示圖標,上面都是根據顏色分辨的。

    要是看不出個區別來,那其實還是很可怕的。

    只是沒聽說苗隊長出過什么大毛病?

    “傳言吧?”童臨懷疑道。

    關于軍校生們種種不實的談論還是很多的,普通民眾見不到他們的人,卻總是能說出個四五六來,多數都是外人瞎傳的。

    溫言本來是隨口一說,見此搖頭道:“恐怕不是假的!

    童臨對溫言的信息渠道有所了解,見他這等同于肯定的語氣,是真詫異了。

    愣了好一會,他才道:“那苗隊長很厲害啊!

    辨不清信號還能將機甲玩的那么六,這得是有真本事的人。

    而且也沒因此誤過事,否則有這么大一個缺陷,就算是五級機甲師,苗中謠也不一定能當上圣維爾軍校的隊長。

    溫大少對這個話題沒興趣,對兩所軍校的戰場更不關心,就鎖定了風久的直播視角,畫面不動也能看的津津有味。

    童臨倒還是關注比賽的,開了好幾個光幕,哪個都沒落下。

    “冷靜冷靜,你們說的都不是重點,要是真有事怎么可能會沒有支援,而且軍校生身邊肯定有許多高手保護,這些人能找過來說不定是被默認的!

    “放過來給大大們練手?”

    觀眾們聞言稍微冷靜了一點……并不!

    去踏馬的冷靜!

    就算是被安排好的,就不準他們心疼了嗎!

    他們盛神那么帥的一張臉,居然也有人狠的下心動手?

    盛粉在哪里都不可忽略,存在感十分的強,尤其是御天軍校主場的時候,更是將圣維爾的支持者們都襯得沒影了。

    童臨原本還因為比賽的安排心里嘀咕,看過評論后差點沒笑出聲。

    “他們是來逗樂的嗎,你盛神長什么樣也貓在機甲里,敵人怎么看得見!

    機甲師上又沒有明確標識誰是誰,除了軍校生自己,其他人根本就分不清。

    好一會才收了笑,童臨沒控制住思維,想了下那個場景,忍不住做了次小檸檬:“要真看臉,那排第一的也是我們家小久!

    溫大少特別認同的點頭:“對,我們家大大!”

    說完瞥向溫言。

    溫言感受到自家少爺逼視的目光,下意識的就接道:“沒錯,大佬天下第一帥!”

    童臨跟溫大少聽的特別舒坦,都滿意了。

    溫大少:“這些人忒沒見識!

    溫言給了他一個一言難盡的眼神,忍不住道:“少爺,你知道盛隊長什么模樣嗎?”

    溫大少想了想,沒想起來。

    但這不重要,他只要知道他家大大是哪個就行了!

    童臨見狀隨口道:“你臉盲?”

    “不不不,我家少爺不臉盲!睖匮赃B忙否認,后面的話聲音有點低:“就是有點不認人……”

    眼見著溫大少視線要飄過來,溫言立馬轉移話題:“我聽說圣維爾軍校的苗隊長是個色盲!

    “?”童臨有點意外。

    色盲這種情況說嚴重不算嚴重,但也得看是放在什么時候。

    如機甲師時常要觀看地圖跟指示圖標,上面都是根據顏色分辨的。

    要是看不出個區別來,那其實還是很可怕的。

    只是沒聽說苗隊長出過什么大毛病?

    “傳言吧?”童臨懷疑道。

    關于軍校生們種種不實的談論還是很多的,普通民眾見不到他們的人,卻總是能說出個四五六來,多數都是外人瞎傳的。

    溫言本來是隨口一說,見此搖頭道:“恐怕不是假的!

    童臨對溫言的信息渠道有所了解,見他這等同于肯定的語氣,是真詫異了。

    愣了好一會,他才道:“那苗隊長很厲害啊!

    辨不清信號還能將機甲玩的那么六,這得是有真本事的人。

    而且也沒因此誤過事,否則有這么大一個缺陷,就算是五級機甲師,苗中謠也不一定能當上圣維爾軍校的隊長。

    溫大少對這個話題沒興趣,對兩所軍校的戰場更不關心,就鎖定了風久的直播視角,畫面不動也能看的津津有味。

    童臨倒還是關注比賽的,開了好幾個光幕,哪個都沒落下。

    “冷靜冷靜,你們說的都不是重點,要是真有事怎么可能會沒有支援,而且軍校生身邊肯定有許多高手保護,這些人能找過來說不定是被默認的!

    “放過來給大大們練手?”

    觀眾們聞言稍微冷靜了一點……并不!

    去踏馬的冷靜!

    就算是被安排好的,就不準他們心疼了嗎!

    他們盛神那么帥的一張臉,居然也有人狠的下心動手?

    盛粉在哪里都不可忽略,存在感十分的強,尤其是御天軍校主場的時候,更是將圣維爾的支持者們都襯得沒影了。

    童臨原本還因為比賽的安排心里嘀咕,看過評論后差點沒笑出聲。

    “他們是來逗樂的嗎,你盛神長什么樣也貓在機甲里,敵人怎么看得見!

    機甲師上又沒有明確標識誰是誰,除了軍校生自己,其他人根本就分不清。

    好一會才收了笑,童臨沒控制住思維,想了下那個場景,忍不住做了次小檸檬:“要真看臉,那排第一的也是我們家小久!

    溫大少特別認同的點頭:“對,我們家大大!”

    說完瞥向溫言。

    溫言感受到自家少爺逼視的目光,下意識的就接道:“沒錯,大佬天下第一帥!”

    童臨跟溫大少聽的特別舒坦,都滿意了。

    溫大少:“這些人忒沒見識!

    溫言給了他一個一言難盡的眼神,忍不住道:“少爺,你知道盛隊長什么模樣嗎?”

    溫大少想了想,沒想起來。

    但這不重要,他只要知道他家大大是哪個就行了!

    童臨見狀隨口道:“你臉盲?”

    “不不不,我家少爺不臉盲!睖匮赃B忙否認,后面的話聲音有點低:“就是有點不認人……”

    眼見著溫大少視線要飄過來,溫言立馬轉移話題:“我聽說圣維爾軍校的苗隊長是個色盲!

    “?”童臨有點意外。

    色盲這種情況說嚴重不算嚴重,但也得看是放在什么時候。

    如機甲師時常要觀看地圖跟指示圖標,上面都是根據顏色分辨的。

    要是看不出個區別來,那其實還是很可怕的。

    只是沒聽說苗隊長出過什么大毛病?

    “傳言吧?”童臨懷疑道。

    關于軍校生們種種不實的談論還是很多的,普通民眾見不到他們的人,卻總是能說出個四五六來,多數都是外人瞎傳的。

    溫言本來是隨口一說,見此搖頭道:“恐怕不是假的!

    童臨對溫言的信息渠道有所了解,見他這等同于肯定的語氣,是真詫異了。

    愣了好一會,他才道:“那苗隊長很厲害啊!

    辨不清信號還能將機甲玩的那么六,這得是有真本事的人。

    而且也沒因此誤過事,否則有這么大一個缺陷,就算是五級機甲師,苗中謠也不一定能當上圣維爾軍校的隊長。

    ,就鎖定了風久的直播視角,畫面不動也能看的有味。

    童臨倒還是關注比賽的,開了好幾個光幕,哪個都沒落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