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機破星河 > 第五百七十九章 過線者,死(兩章合一)(作者:當年離歌)
機破星河

《機破星河》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百七十九章 過線者,死(兩章合一)

    (正文4600字,兩章合一)

    誰?

    這聲音根本不是在什么語音頻道內響起,而是直接回蕩在這一片空間之內。

    那些流著淚吟誦著他們軍人誓言的聯邦士兵們,震撼的目光死死看著頭頂那臺機甲。

    槍騎士II型……

    這是他們的人!

    有人過來救援了。

    而在對方的陣營中,當話音落下時,那些在尋找目標的帝**一下就看到峽谷側方的巖壁上出現一臺有著同樣外型的機甲,但是這臺機器的顯露的氣勢卻遠遠超越它的同伴

    尤其是在看到那臺被等離子標槍驟然擊穿的火蜥蜴機甲時,心中便不由自主的對這臺機甲重新進行實力評估。

    而在兩臺幾乎報廢的機甲當中,已經抱著必死之心的杰羅姆猛地睜開眼睛,難以置信的說道:“列兵!”

    從始至終,他猜測的就是一個錯誤!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沐凡所說的不要放棄希望,竟然是以這樣一種方式來進行。

    在他們陷入絕境的時候,有一臺機甲從天而降,出現在他們面前。

    這種只有光影故事中才能出現的畫面,此刻正真實的發生在自己面前,并且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自己,自己就是那個被救援的對象。

    “少校!

    這一次沐凡的聲音在通訊頻道內響起。

    確認過這真實的聲音后,杰羅姆內心現在隱隱有些放松,但下一刻又驚怒起來。

    他這才反應過來,哪怕自己一方的機甲出現,如果僅僅是那可憐的力量,完全就是螳臂當車,在對方的戰功簿上多寫上一筆而已。

    “誰讓你們過來的!為什么不帶著兄弟們逃跑!”

    “他們是安全的!便宸惭劬⑾路降木謩輶咴谘劾,靜靜開口。

    “他們……什么意思?”

    “其他人正在安全撤離,只有我一個人過來了!

    通訊頻道內死一般的寂靜。

    不單單是少校,包括那些原本心情從地獄浮上云端的士兵們,現在他們的希望又開始沉入谷底。

    “只有……你一個人?你瘋了嗎!為什么要過來救我!”

    憤怒的杰羅姆對著光幕吼道,他可以死,但不希望更多的人因為自己而死。

    哪怕這人是他從來都不喜歡的新人列兵。

    “少校,剩下的人需要你來給他們生的希望。而且對于我來說,被人利用這件事是我絕對無法忍受的!

    沐凡淡淡開口。

    “是黑大爺這輩子的恥辱!”當然黑的高呼聲除了沐凡沒人聽到。

    “你!”

    然而少校剛說了一個字卻被沐凡接下來的話直接頂回肚子里。

    “少校,如果你還想復仇,如果你不甘心自己的駐地落在偽善者手中,那么接下來請你閉嘴。在我身后,帶著這些相信你的士兵們離開。路線已經發過去,損壞的機甲可以就地放棄。我會給你爭取30分鐘的撤離時間!

    “帶著他們……活下去!

    當最后一句話音落下時,站在峽谷入口上方的槍騎士機甲雙腿彎曲,一躍而下。

    沉重的鋼鐵身軀落在地面上,揚起一片煙塵。

    咣!

    合金巨劍被隨手挽了一個劍花后,重重插入身巖石地面。

    厚重的身軀在這一刻有如一座界碑,將戰場鮮明分割開來。

    “列兵,你……”杰羅姆直接感覺自己的喉嚨中有無數話想說卻說不出。

    “不到最后一刻,永遠不要放棄!

    斑駁的槍騎士沒有回頭,留下的只有一道蒼涼而偉岸的背影。

    “少校?”士兵們征詢的語言傳來。

    “我們走!”

    杰羅姆咬牙狠狠說道,然后目光通紅的看著那道背影,開口說道:“列兵,活下來!要記得我杰羅姆還欠你一條命!”

    說完之后,在帝**的嚴重,那些原本幾乎已經放棄抵抗的士兵們,竟然都開始向著峽谷內撤離。

    這時,在最后方駕駛一臺刺蜂機甲的少校怒吼道:“不要讓他們跑了!”

    手臂揚起,淺紅色的高斯步槍發出一聲怒鳴。

    淺藍色的光軌在空氣中拉出一條長長的電弧。

    砰!

    左臂輕輕抖動,一個傾斜的角度豎在身前。

    帝國士兵們只感覺眼睛一花,對面機甲的手盾上爆出一道火光,然后紋絲不動。

    格擋子彈?

    突然似乎聯想起剛剛流言當中的神秘支援部隊。

    “觀察周圍有沒有其他能量反應源?”

    “報告少校,沒有!

    “沖!對面只有一臺機甲,今天就是靠著數量堆,也要把這些該死的聯邦軍堆死在這里!

    自己竟然被一臺機甲給唬住了,奇恥大辱。

    聽到自家少校的進攻命令,那些在在機甲身側停留的步兵們立刻開始嘗試從側面進行繞行。

    而那些原本停下來的帝國機甲,立刻兇悍的開始向著槍騎士發起沖鋒!

    哪怕你開始擊潰一臺機甲又怎樣?

    你只有一臺!

    在少校的命令下,帝**重新陷入進攻的狂熱氣氛之中。

    此刻并沒有西部的支援部隊到來,如果那些幸存的步兵趕到現場,那么一定會大聲高喊那就是個魔鬼。

    對那臺機甲絕對不能用正常的數字來進行對比。

    可惜,這個世界上并沒有許多如果。

    噠噠噠!

    一陣密集的槍聲響起,猝不及防之下有不少穿著外骨骼裝甲的士兵被37毫米速射槍子彈擊穿。

    那些嘗試繞行的士兵,膽寒的看著自己面前一道弧形的著彈點,如果自己剛剛再多邁出一步,那么一定會步那些死去戰友的后塵。

    他們放緩了自己的腳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遠處那臺槍騎士手中散發著裊裊余煙的速射槍。

    槍口通紅,天知道剛剛這支步槍掃射了多少發子彈。

    沐凡淡漠的看著遠處那些游移不定的帝國步兵,控制著機甲隨手丟掉手中的步槍。

    將僅剩的三個彈夾打完,這把槍已經完成了它的使命。

    接下來它的作用僅僅是讓這臺槍騎士不再背負不必要的重量。

    當看到那臺機甲丟掉手中的步槍時,所有帝國士兵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氣。

    真是愚蠢到極點,失去遠程火力的機甲還具有什么威懾力?

    “英勇的聯邦戰士,為了尊重你的無畏,接下來我不會接受你的投降,我會把你撕成碎片!

    帝國少校憎恨的聲音回響在峽谷前的空曠區域。

    然而,就在帝**的機甲和士兵們向著沐凡沖來時。

    他們看到那臺斑駁的槍騎士然后從背后抽出一具金屬手柄。

    嗡的一聲,湛藍色的光矛向兩側延展開來。

    等離子光矛!

    身子保持一個前傾的姿態,左手臂盾橫在胸前。

    這一瞬間的槍騎士,有如當初的人類在進入星際時代之前的遠古斯巴達武士!

    長矛和圓盾。

    帶著一種古代鐵血士兵特有的殺伐美感。

    然后在他們躍動的眼神中,那臺機甲手中的光矛一個旋轉后,湛藍色的矛尖在巖石冒出的滋滋青煙中,劃出一道長長的溝壑。

    這次那柄沉重的合金重劍終于徹底化為一座界碑。

    這條人為制作的邊境線將峽谷入口和前方的空曠區域徹底區分開來。

    隨后這臺槍騎士舉盾,矛尖向前,一步跨出。

    “邊境線”落在身后。

    什么意思?

    在帝國機師、士兵們驚怒的眼神中,那臺機甲的頭顱中發出依舊平靜的聲音:

    “過線者,死!

    這句話讓所有聽到的士兵都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

    該死的聯邦機師,竟然一句話將在場的所有人嘲諷進去。

    那名在最后方發號施令的少校直接被沐凡氣笑了。

    “你他媽以為你是誰?”

    “還過線者,死?”

    “勞倫斯,布力,曼德第,你們三個小隊的機甲給我狠狠射擊,我要把這臺機甲打成蜂窩!”

    說完猶不解恨的又下令五臺火蜥蜴準備發起強攻。

    我今天就TM越線了,我看會不會死!

    就在帝國少校開口的時候,杰羅姆的機甲回頭恰好看到那十幾臺刺蜂機甲齊齊舉起手中高斯步槍的場景。

    身為聯邦戍邊軍人,天天和帝**隊打交道的他第一次感覺自己活得如此屈辱。

    堂堂一名步兵連少校,竟然讓一名列兵去保護自己。

    “少校,我們留下去幫列兵吧!碧乩锼_開口說道,正說中了杰羅姆想說的話。

    他實在不想就這么窩囊的逃走,如果真的走了恐怕一輩子都會活在內疚之中。

    然而他們看不到就在對面槍口抬起的時候,那臺槍騎士的左手搭在標槍的金屬柄上,雙手合握。

    隨后在兩只手掌交替換動間,那只光矛開始在機甲兩側交錯形成巨大的光輪。

    背后的引擎瞬間進入最高功率,并且刻度表上的指針明明已經到達100%,卻依舊在向著更高的未標記區域轉動。

    那澎湃的能量將引擎周圍的空氣蒸騰的扭曲,通紅的能量尾焰如此張揚而震撼。

    “槍騎士過載了!

    一步跨出,兩步交錯,整臺機甲由靜到動,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竟然開始了狂暴反沖。

    “這個小子……”

    “他想做什么!”

    杰羅姆和特里薩兩人呆呆的看著沐凡,下意識的吞咽來了一口口水。

    他們發誓在他們的作戰生涯中,從來沒加過一臺機甲竟然敢在面對數十倍的敵人時還敢發起沖鋒。

    這特么的不是腦子燒了就是失心瘋。

    這個列兵真的瘋了……

    自己開始的時候竟然那么相信他。

    沐凡瘋了么?

    恐怕只有他自己和黑知道,在戰斗情況下的沐凡。

    只有兩種情況,極度冷靜和極度狂熱。

    他是天生的戰士!

    在他的身上,是絕對不會存在恐懼和害怕這兩種情緒的。

    當一個人連死亡都不害怕的情況下,那么這片星空下便沒有讓他畏懼的存在了。

    駕駛艙內青年的呼吸聲開始漸漸調整。

    森然而寒冷的光芒逐漸覆蓋整個瞳孔。

    曾經在駕駛修羅時,腦海中的一句話再度浮現,這一次沐凡似乎理解了它的意思。

    “生在亂世之中,我自當斬破塵埃!”

    那么接下來,就讓我在這片戰場上,在你們眼前,為你們上演一場……

    不可思議的奇跡吧。

    索格里爾之——大輪沖!

    控制臺上沐凡的雙臂幻化成一片殘影,指、肘紛紛如雨下。

    一股驚濤駭浪般的波動開始在控制臺上成型。

    “你算哪根蔥!”

    “開火!”

    砰砰砰砰,一連串密集的槍聲響起。

    拉出長長藍色光軌的彈丸,密集的沖向那道奔騰而來的身影。

    而這一刻,來自幾十年前失傳的非凡機甲戰技,終于再次出現。

    這一次,這門戰技終于出現在它應當出現的地點。

    戰場!

    才是機甲的最終歸宿。

    機甲的手腕以超越人體手腕的恐怖速度,在交錯。

    束形的等離子光矛在身體兩側直接卷起兩道巨大的光輪。

    而這兩道巨大光輪并不是平行兩側,而是在沖鋒的槍騎士面前相交。

    現在遠遠看去,槍騎士機甲如同一道脫離固定軸的刀輪,在向著帝**狂暴卷去。

    “射擊,射擊!”

    砰砰砰砰……

    又一片密集的彈丸襲來。

    接下來半秒中,戰場中帝**以及回望過來的杰羅姆、特里薩兩人,同時看到了他們生命中震撼的一幕。

    無數長長的藍色光軌劃出彎彎曲曲的軌跡襲向共同一個目標。

    但是那些子彈卻在那巨大的光刀輪面盡數化為齏粉。

    以超越極限的沖鋒進攻替代防守的方案,來自異族天才機師的偉大構想。

    在幾十年后再次向世人證明了它的價值!

    漫天的藍色光軌有如大海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卻最終沒能阻擋住那勇敢破浪前行的戰艦!

    “這是什么招式……發射導彈!”

    “火箭彈強襲!”

    “火蜥蜴——強沖,暮光者——突擊!”

    看到情況不秒的少校在后方高聲喊道。

    瞬間反應過來的帝**,終于爆發出驚人的戰力。

    現在已經徹底變為機甲的決戰,普通士兵已經幫不上任何忙。

    沐凡的眼中有無數數據瀑流閃現,手臂的移動也達到了驚人的程度。

    他的手速已然飆升到一個恐怖的數字……

    APM500!

    而這,似乎是黑曾經教導過的另一門機甲技的使用界限。

    機甲步伐技——【虛閃】。

    在轟然襲來的火箭彈即將打中槍騎士前方的時刻,睜大眼睛看著戰場的帝國士兵們,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那臺機甲身影一個詭異的消失,竟然出現在原本沖鋒位置的后方,不但成功避開那些襲來的導彈,而且直接轉向那些沖來的近戰機甲……

    火蜥蜴、暮光者。

    然后巨型刀輪直接滾過。

    沉重的火蜥蜴機甲根本沒有感覺到自己撞到任何實體。

    而暮光者則是感覺自己的磁蕩刀明明斬進那片光輪中,卻沒有任何反饋感。

    反而在想要抽刀的時候,卻突然感覺機甲的手臂一輕。

    然后刺耳的警報響起。

    【警告:機甲肢體脫落!

    【警告:制動系統失靈!

    槍騎士化作的滾滾光輪有如不知疲倦的勇士,在戰場上沖鋒。

    沐凡任由那些偶爾落空的子彈襲到機甲身上,造成不疼不癢的結果。

    現在那身形已經進入入口的杰羅姆喉嚨干澀的說道:“我終于明白為什么是一個人了……我們的連隊這是來了一個怎樣的怪物!”

    “少校,那我們撤退!我們需要你的帶領。我們絕對不會讓149師陰險的計謀得逞!

    特里薩心底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那是一名戰場強者帶來的巨大鼓舞。

    “撤離!”

    杰羅姆的聲音堅定。

    27步兵連的最高長官,杰羅姆少校成功帶隊撤離戰場。

    而在那片硝煙彌漫的峽谷平原上,巨大光輪經過的軌跡上,一片斷肢殘骸……

    “我、我過線了!币幻痱狎鏅C師在恐慌中下意識的偏離了沖鋒路線,竟然避開了那帶來死亡氣息的巨型光輪。

    然后這時他才發現自己一腳已經跨過了那條人為畫出的“邊境線”,下意識激動的大喊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