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魔鬼的體溫 > 第2章 困獸(作者:藤蘿為枝)
魔鬼的體溫

《魔鬼的體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章 困獸

    小孩子康復能力不錯,吃早飯的時候貝瑤好了很多?1毛線3中文網

    趙芝蘭給工廠請了假,專門照顧貝瑤。她在一家制衣廠上班,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縫紉機前做衣服,一個月工資有四百三十塊錢,算得上不錯的待遇。

    早飯是一碗稀飯,一碗泡菜,全家只有貝瑤碗里一個白胖胖的j蛋。

    樓道傳來下樓的聲音,然后門外女人尖細的聲音喊:“趙芝蘭!”

    趙芝蘭高聲回道:“今天不去上班,我請假了,你走吧!

    女人嘀咕道:“不早說!比缓笈ぶ吡。

    貝瑤抬頭看媽媽,媽媽果然沉著臉。

    那個女人叫趙秀,和趙芝蘭以前是一個村的,說來也巧,兩個女人后來都嫁到c市做了鄰居,在制衣廠工作。過兩年同年懷孕,在八月雙雙生下女兒。身邊的人就不免拿這趙秀和趙芝蘭來比較。

    偏偏趙芝蘭什么也比不過趙秀。

    趙芝蘭老公,也就是貝瑤爸爸,是磚瓦廠工作的,工作艱辛,工資還不高。趙秀老公是個小學數學老師,受人尊敬,工作還體面。

    單這樣趙芝蘭還不至于小氣,主要是比女兒。

    趙秀生的女兒叫方敏君,比貝瑤大半個月,方敏君生的粉.嫩可愛,沒有同齡人的圓潤,反倒是生的秀氣端正,跟小玉女似的。誰見了都說這孩子長大美!

    一對比,貝瑤就成了被碾壓那個。

    四歲的貝瑤臉頰圓圓的,眼睛很大,但是小時候的貝瑤吃得多,腦袋上兩個小揪揪,整個人圓嘟嘟呆萌。趙秀每次見了小貝瑤都捂著嘴笑:“瑤瑤吃了什么?小手的rr比我家敏敏多了一圈!

    明著夸獎,暗著嘲諷。因為趙芝蘭就胖,她在暗指遺傳問題。

    貝瑤見媽媽臉色不好,輕輕嘆了口氣。

    她家家境一直很一般,運氣問題真沒法比。她記憶里方敏君家在初中搬走了,買了新房子,新房子過兩年又拆遷了,于是分到兩套房。方敏君家越過越好,反倒是貝瑤家借錢給舅舅了,依然窮。

    只有一點,貝家完全逆襲了——

    等到高一,方敏君長殘了,“小玉女”成了刻薄相。

    而貝瑤,抽條以后仿佛嫩葉舒展,出落得驚心動魄,成了c市二中的;。

    但貝瑤也沒法安慰媽媽,以后會變得很好看這種事,哪怕說了趙芝蘭也頂多當小孩子家說胡話。貝瑤昨晚迷迷瞪瞪想了一整晚,重生這種事太玄乎。她感激能重來一回擁有的一切,因此打算乖乖做個四歲小女娃,守在爸媽身邊為他們養老,這輩子哪怕不嫁,也不會再害得爸媽中年還為她的事情受累絕望。

    她乖巧吃完了飯,趙芝蘭給她抹了抹嘴巴。wap.kanmaoxian.com

    貝瑤小奶音道:“媽媽,我要去幼兒園!

    趙芝蘭笑道:“往常趕你去你都不出門,今天生病可以不用去了!

    貝瑤生著病,嗓音軟綿綿的:“我想去!彼壑袘┣,濕漉漉的。

    趙芝蘭心軟,摸了摸她額頭:“那下午再去!

    貝瑤想起早上爸爸的話,裴川一晚上都沒人接,有些不安。然而四歲孩子胳膊擰不過大.腿,只能聽趙芝蘭的話。

    到了下午,貝瑤順利被送去了幼兒園。

    “常青幼兒園”門口栽了幾顆椿樹,一摸會有臭味。而園子里則栽種了幾株梅花,一到冬天就香氣撲鼻。九六年的幼兒園設備簡陋,不會有滑梯這樣的設備。

    只有木板做的兩個蹺蹺板,孤零零在院子里。

    夏天天氣變化快,太陽一出來,冰雹化了打濕蹺蹺板,它暫時也不能用了。

    小趙老師在組織孩子們玩游戲。

    小吳老師下周才會來,趙老師一個人忙得腳不沾地。

    趙芝蘭把貝瑤軟乎乎的小手交到小趙老師手上時,貝瑤往教室里面看,孩子們在玩丟手絹。所有人都在拍著手唱歌,只有一個人沒有——

    裴川偏過頭,對上了貝瑤的眼神。

    他眼中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不過短短片刻,他回過頭,不再看她。

    裴川也被安置在孩子們中間,他因為沒有雙.腿,無疑是幼兒園最特殊的孩子。小趙老師可憐他,孩子們害怕他又討厭他,這樣矛盾的存在,他似乎成了整個幼兒園的累贅。

    因此裴川和所有人格格不入。

    孩子們稚嫩的嗓音唱著歌,小趙老師笑著把貝瑤安置在孩子們中間。貝瑤對面就是裴川。

    “丟呀丟呀,丟手絹,輕輕地丟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訴他,快點快點捉住他,快點快點捉住他~”

    手絹掉落在陳虎身后,小胖子沒反應過來,等小朋友們都哈哈笑看著他,陳虎才猛然轉過頭,看見自己身后的藍色手絹,像顆小r.球一樣蹦起來去捉人,結果前面的孩子早就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陳虎郁悶地成為了下一輪丟手絹的人,先唱了首老師教的兒歌作為懲罰,然后繼續游戲。

    圍成一圈的四五歲孩子拍著手:“丟呀丟呀,丟手絹~”

    在孩子們稚嫩的歌聲中,小胖子眼珠子一轉,看向輪椅上的裴川。貝瑤心里一跳,上輩子這一天她沒來過幼兒園,但是第二天以后,裴川再也不開口說話,甚至拒絕來念幼兒園,徹底變成了一個沉默寡言的男孩。

    所以他是經歷了什么?

    歌繼續唱,陳虎小胖墩兒把手絹丟在了裴川身后。而這時小趙老師帶著一個肚子痛的小孩子去上廁所了。

    全場猛然靜了下來,就算是孩子,也敏.感地知道,裴川沒有腿,他抓不住任何人。

    裴川回頭,低眸看見了自己身后的手絹。

    陳虎沖他做了一個得意的鬼臉,孩子們被他滑稽的模樣逗得咯咯笑起來。

    小裴川咬牙,一手扶著低矮的輪椅,一面努力彎下腰。

    陳虎指著他哈哈大笑。

    貝瑤心跳很快,別撿……不要去撿……

    夏日椿樹上蟬鳴聲陣陣。

    裴川死死咬著唇,吃力地把手絹撿了起來。他眸子又黑又沉,像是沉默的深淵。

    在所有孩子的笑聲中,他細瘦的手臂開始使勁驅使著輪椅向前。

    可惜五歲這年他腿才斷,并不熟悉輪椅。

    那輪椅每推一步,仿佛蝸牛爬。

    孩子們的驚呼聲驅使著他向前,他誰也不看,殘缺的腿上搭著那條藍手絹,去追前面的陳虎。

    知了聲一聲接一聲。

    陳虎故意跑得很慢,捂著肚子笑。

    裴川推歪了方向。

    他掌控不了輪椅的方向,也不懂如何用力。

    在五歲這個夏天,他猶如一頭困獸。暴躁又絕望地,驅動著輪椅追逐。倔強不服輸。

    不懂事的孩子們都在笑他。

    他含著眼淚,想抓住點什么東西。于是一遍又一遍調整輪椅。

    貝瑤呆呆睜著杏兒眼看他。

    越長大就會忘記童年很多事,在她記憶里,裴川是個沒有腿的殘缺少年,可也僅此而已。她的人生沒有他的容身之地,如果不是他成了“魔鬼”,還曾面無表情保護過她,可能重來一輩子她也不會多關注他。

    他是世人的魔鬼,可他是貝瑤的恩人。

    把她當做心肝暗暗喜歡了一輩子。

    她意識到自己必須做點什么。

    等陳虎又蹦又跳跑過來的時候,貝瑤笨拙地轉身抱住了陳虎的腿。

    陳虎叫嚷起來:“貝瑤你放手,你做什么?”小胖子捶胸頓足,要把貝瑤甩開。

    四歲女娃娃的身體沒有力氣,小胖子像頭小蠻牛,急得橫沖直撞的時候,貝瑤快要抱不住他。

    貝瑤眼睛一眨,像塊牛皮糖一樣,半趴在地上緊緊抱著小胖子的腿不讓他走。五歲的小胖子力氣再大,也不可能帶著“小牛皮糖”跑圈圈。

    幼兒園里頓時鬧成一團。

    七月的夏天炎熱,貝瑤穿著一條豆綠色布短褲,堪堪到膝蓋的長度,l露的小腿快被地面磨紅了。

    孩子的肌膚嬌嫩,她杏兒眼里帶著不管不顧的嬌憨,整個人幾乎趴在地上了。

    因為還發著燒,貝瑤小奶音有些。骸安辉S走!”

    陳虎掙不開,快瘋掉,最后“哇”的一聲哭了。

    貝瑤懵住。

    她茫然抬眸看著嚎啕大哭的小胖子,又轉過頭去看不遠處的裴川。他、他怎么還不過來抓。

    她把小陳虎弄哭了怎么辦?

    裴川拿著那條藍色的手絹垂眸看她,她恰好抬眸,一雙在夏天陽光里分外爛漫的杏兒眼,無措又茫然地仰望他。

    陳虎哇哇大哭,聲音高亢,像是被拔了毛的公j,哭出鼻涕泡泡。

    裴川看著她濕漉漉的眼睛,還有被她困住跳腳的陳虎。

    他抿抿唇,把手絹丟在了地上,不再看他們一眼,吃力地推著輪椅到門口。

    手帕落在貝瑤面前,她還趴著,維持著困住陳虎的姿勢,不知道該不該松手。

    陳虎哭得大聲,幼兒園里年齡小的孩子也跟著哭起來。小趙老師一進門就看見這景象,她趕緊上前去把小貝瑤抱起來。

    裴川已經到了門邊。

    里面傳來小趙老師哄小胖子的聲音。

    他望著門口,已經第二天下午了,爸爸和媽媽依然沒有來。

    身后鬧成一片。

    裴川一次也沒回過頭。他雖然從不說話,可他知道很多事。比如幼兒園公認最受歡迎小朋友的是陳虎和方敏君。

    因為陳虎會搞怪,會帶著大家玩,方敏君長得好看,穿得也漂亮精致。

    再比如,剛剛那個眼睛亮晶晶看著他的小姑娘,是幼兒園最小的女孩兒,這個月月初才被送來幼兒園,和他家住同一個小區。

    愛哭,嬌氣,容易生病。

    他們都叫她瑤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