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魔鬼的體溫 > 第100章 Hey!Satan(三)(作者:藤蘿為枝)
魔鬼的體溫

《魔鬼的體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00章 Hey!Satan(三)

    第二天高瓊眼神發直來了小別莊, 于上弦笑得矜貴又優雅“早上好呀?.毛.線.中.文.網”

    高瓊咬牙, 腿肚子都在抖“我在不老林里跪了一夜,你竟然沒給我求情”

    于上弦詫異道“你竟然需要我給你求情的嗎我以為你已經做好了過去跪個幾天幾夜的打算, 還怕打擾了你的雅興!

    高瓊臉黑得跟炭一樣。

    于上弦笑吟吟的“你這不沒事嘛,以后少作死就行!

    高瓊握拳“你以為我會放棄satan嗎, 我不會的。那個小妖女早晚要敗在老娘手上, 既然是間諜, 我就不信她不會露出狐貍尾巴!

    于上弦笑著點了點頭。

    按理說, 貝瑤每年的忌日, satan只會在墳地的小別莊待上三天, 畢竟外面的世界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他處理,在小島上多有不便。

    他在這個島和出了這個島嶼的性格相比較, 完全就是兩個人。出了島嶼,便喜怒無常又暴戾。雖然這樣講不厚道,但是每年貝瑤的忌日,高瓊都有種來小島度假的松快感。

    高瓊“今天是第四天了, satan會回去嗎”

    于上弦搖頭“我哪里知道,按照他年復一年的慣例,是會離開的!

    高瓊憂心忡忡, 她這次都不敢強行立fg了, 不確定地道“他不會為了這個冒牌貨在島上久留吧”停留久了,容易暴露行蹤,會帶來許多危險。

    于上弦還沒開口,面前的一扇門就被人推開了。

    阿左推著裴川, 輪椅上的satan淡淡吩咐道“準備離開!

    高瓊和于上弦對視一眼愣了愣,隨即高瓊舒了口氣,satan打算離開這里了。

    裴川說“把小易叫過來!

    沒一會兒,一個胖胖憨厚的男人就過來了,小易原本是個貪污受賄的官員,后來被植入了往生,來管理小島。這人圓滑,做事非常討喜,因為往生的存在,又非常忠誠。小易恭敬地道“satan,您有什么吩咐”

    裴川淡淡開口“島上這位小姐,你好好照顧她,她要什么給就是了。如果她要去墓地,不必阻攔!

    裴川帶著面具,大家看不清他說這話時的表情。

    高瓊愣了愣,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反應過來以后差點樂瘋,satan竟然不打算帶冒牌貨走,他不要那個冒牌貨了

    哈哈哈可喜可賀。她就說自己吃過的苦是值得的,那個小妖精也就只能引起satan一時的憐惜,這不,satan一離開不是只帶她和于上弦么

    高瓊壓下瘋狂上揚的嘴角,太過歡樂以至于有些嘴抽筋。

    于上弦表情捉摸不定,最后還是跟著裴川往島邊走了。

    輪椅上的男人始終平靜極了,阿左推著裴川,裴川打開電腦,在看郵件。

    于上弦跟了裴川將近十年,從他少年到現在,也幾乎見證了裴川的大半輩子。島上微風和煦,于上弦驀然想起有一年,“往生”根基還不穩定的時候,他們給一群來找貝瑤的人植入了初級ct芯片。

    芯片一入體,啟動懲罰程序。

    有人當場戳爆了自己眼球,還有同伴相殘,滿地的血。

    不管怎么驗尸,這些人的死都不會聯系到裴川身上去。

    于上弦本笑吟吟地欣賞著芯片帶來的威力,沒想到一抬頭就看見了門邊臉色蒼白的貝瑤。于上弦都看見貝瑤了,satan自然也看見了。

    后來沒過多久,ct帶來的隱患讓satan的處境十分糟糕。

    他們被迫更換住所,那天早晨,satan請求貝瑤跟他們一起走,她最后拒絕了。

    過了很多年,于上弦都難以忘記那天satan的表情。

    他瑤瑤看著她,目光卑微又懇求“你跟我走吧,我求求你了。我以后永遠也不用ct了,我保證!

    然而那年貝瑤小姐依然沒有跟他走。

    當然,最后satan也沒走。

    后來于上弦也不確定,貝瑤不離開,到底是害怕早晚有一天害死satan,還是怕他們那天的殘忍,看見了未來可以預見的暴亂。

    畢竟她太多次拒絕satan了。

    有時候南山的花兒開了,漫山遍野的桃花,開得灼灼,satan邀請她出去走走。她依然會拒絕,satan目光黯淡,笑容卻依然溫和。

    于上弦心想,如果現在島上這位是真的貝瑤。那么satan不邀請她離開,也是明白她不會離開。

    她連一次出游約會的機會都不給他,又怎么會陪他去到混亂的世界一輩子呢

    海風漸漸有些大了。

    高瓊的裙子被吹得胡亂飛舞,她心情明顯很好。他們這趟離開,下次再來小島的時候,估計都是明年的六月份了。那時候satan早就把冒牌貨小妖精給忘了。

    裴川上船前,手指在電腦鍵盤上頓了頓“小易!

    男人連忙應了一聲。

    “如果有一天她回家了,你和我說一聲!

    小易雖然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回家那位小姐自己怎么回家然而小易還是聽命道“是!

    裴川看著一望無垠的海面,想起昨晚那個認清他是satan的姑娘,輕輕嘆息了一聲。

    有些事情他不必問,跟著他亦或者留下

    有什么好問的呢,留下她才能回家。

    外面的世界亂糟糟,至少島上還能護她安好。交集淺一點,如果有一天她離開了,他多年的平靜死寂的內心,也只是多了一抹悵然若失而已。

    貝瑤晚上沒睡好,一直沉浸在夢中,早晨起晚了些。她想起昨晚那個夢境,表情有些微妙。

    她這是看到了什么另外一個世界的自己,依然在上著課,第二天去探望裴川。www.pzyran.live仿佛自己的離開,并沒有在那個世界發生任何改變。那種感覺太過真實了,以至于讓她覺得,她來到這里,只是內心為了全satan一個念想,她是時空長河里的差錯,卻也是屬于孤單了二十七年的satan的禮物。

    貝瑤不太想得通,她伸了個懶腰,洗漱好揉揉眼睛下了樓。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小別莊安安靜靜的。

    貝瑤問給她端牛奶的張媽“抱歉我起晚了,satan呢”

    張媽詫異地看她一眼“今天都是第四天了,是satan離開島嶼的日子。小姐您不知道嗎”

    貝瑤險些被牛奶嗆住“他走了呀”

    張媽說“走了!

    她腦子里一嗡鳴,站起來往外跑。

    張媽在她身后喊“小姐,您不吃早餐了嗎”

    吃什么早餐呀,那個男人就喜歡拋棄她。好氣哦,他人走了,禮物瑤瑤都不要了嗎島上的環境被保護得很好,satan下過死命令,不許島上行車,以至于環保的小徑,只停了幾輛腳踏車,本來是用作緊急公務的。

    貝瑤蹬上腳踏車,旁邊的保鏢欲言又止,不敢阻止,最后任由她騎著離開了。

    小島氣候宜人,哪怕是六月的天,海風也十分溫柔。

    到達沙灘前,貝瑤遠遠看見了海岸上的游輪。

    游輪快開了,她跳下自行車,越過沙灘跑過去。腳下是軟綿綿米黃色的沙子,一踩鞋子里進了一堆沙。

    貝瑤把鞋子蹬下來,光著腳丫往海邊跑。

    因為總是容易陷在細軟的沙子里,她跑得磕磕絆絆,像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

    在游輪上的高瓊第一個看見她。

    高瓊端著紅酒杯,看見沙灘上奔跑的少女時脫口而出“臥槽”

    冒牌貨小妖精又眼巴巴地追來了

    游輪開了。

    高瓊看著少女雙手成喇叭狀大聲喊“裴川裴川”

    想了想,她又焦急地喊“satan”

    高瓊心里

    她雖然慶幸satan不帶著小妖精走,可是萬一呢,萬一satan一見到這貨就死灰復燃又改變了主意怎么辦

    高瓊小心翼翼看了眼游輪里面在工作視頻議事的satan,焉壞焉壞的,一腳過去把satan的門給關上了。

    然后她叉腰看著小妖精。

    喊吧,以游輪的精巧結實程度,你喊破喉嚨satan也不會理你的。

    貝瑤看著游輪越開越遠,她自然也看見了游輪上拿著酒杯遠遠沖她干杯的得意女人。

    她急得直揮手“高瓊小姐,你們停一停呀!

    高瓊笑瞇瞇地想,走你老娘腦子又沒進水。

    貝瑤嗓子生疼,她跌坐在軟軟的沙子上,半是委屈半是生氣。從小別莊客廳一路過來,她累得快沒氣兒了。

    高瓊心情好得恨不得高歌一曲,她隔著空氣沖小少女干完了杯。一回頭就見了身后的satan。

    高瓊險些沒嚇尿。

    “s、satan!

    裴川皺眉“你在做什么”

    高瓊“”現世報來得太快了。

    事實上,裴川也并不需要問她,他心思何其敏銳,高瓊關門雖然不是大事,可是這些年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引起他的警醒。他一偏頭,就看見岸邊可憐巴巴坐著的小姑娘。

    看見裴川出來了,貝瑤又來了精神,她沖他揮揮手“裴川”

    高瓊一咬牙“哈哈哈,satan,游輪都開啦。我估計她就是想和你道個別!

    裴川默了默“停船,開回去!

    高瓊咬碎了牙,在心里已經罵死了那個小妖精。

    老大的命令就是終極命令,游輪很快又往岸邊靠了。

    阿左推著裴川下了游輪。

    裴川低眸,沙灘上的少女在喘氣,他伸出手,把她拉了起來“怎么了”

    她白嫩嫩的腳趾蜷了蜷“你要離開了嗎”

    “是啊!

    貝瑤指指自己“我還在這里呢!彼蟹N難言的委屈,我還在這里,你怎么說也不說就離開了呢。

    裴川溫和笑笑“你要回家的啊!

    她杏兒眼圓圓的,想起自己之前在墳頭跳來跳去想回家,有些尷尬。

    旁邊于上弦和高瓊他們都下了船,貝瑤也不好解釋那個夢。

    她只能蹲下來,撒嬌似的握住裴川的手“我要跟你走!

    海水天藍色,和湛藍的天空幾乎融為了一體。天上白云大朵大朵的,像軟乎乎的棉花糖。

    裴川怔住了,掌心鉆進了一只又白又軟的小手。

    這次比上次的感覺更加真實,柔弱無骨,就像那年下著雪,她小心翼翼為他包扎自己緊握的那種感覺。

    她到底有些不好意思,前幾天才給人家說了自己要回家,還讓人家保重,今天就得厚著臉皮要跟人家走。

    她輕輕撓了撓他掌心,眼巴巴地看著他。

    裴川頓了頓“好!

    高瓊在一旁圍觀,眼睛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她看著兩人交握的手,satan似乎還收了收力道,高瓊眼前一陣暈厥。

    小妖精啊啊啊啊啊小賤人竟然又來這一招

    她看看自己的爪子,恨不得把小妖精的手拿出來,自己塞進去。

    然而高瓊也算明白了,要是她再來,估計就是她噗通一聲跪下,然后長留島上了。

    然而這還不算完,接下來才是最讓高瓊吐血的。

    按理說,讓一個女孩子從小別莊趕到海岸,再跑過沙灘,確實是一個消耗體力的活兒。然而也不是不能忍吧,休息休息也就緩過來了。

    然而那個冒牌貨也太他媽嬌氣了吧

    因為光著腳跑過了沙灘,她腳心被殘缺的貝殼渣劃破了,踩在羊絨地毯上都在流血。

    高瓊別過臉,不去看眼前讓她氣瘋的一幕。

    之前有多得意,現在就他媽有多氣。

    satan握住那只小巧白嫩的腳,在給小妖精清理沙子上藥。

    小妖精雙手支著下巴,羞答答的模樣。

    其實對于貝瑤來說,這個裴川熟悉又新奇。他很成熟,也少了許多少年氣滿滿的裴川應該有的性格。

    比如說自卑。

    自己那個世界的裴川鮮少坐輪椅,一直戴著假肢,不會讓人看見殘肢。

    然而眼前的裴川沉默著,將她白嫩嫩的腳丫放在他的膝蓋處上藥。

    男人的手寬大溫柔,她怕癢,憋笑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大眼睛里有水色,剛剛的委屈模樣也不見了。

    她笑聲脆脆的,裴川的手頓了頓,高瓊也忍不住回了頭。

    高瓊一回頭就恨自己眼睛賤。

    她沒忍住看了眼小妖精的腳,那只小巧可愛的腳丫漂亮又白皙,玉一樣的,比高瓊臉還白。擱在satan的掌心,就跟他在把玩一樣。

    高瓊“”她心里惡毒地想,這貨嬌滴滴的模樣,恐怕也只有這點能勾住satan了。

    裴川給貝瑤上完了藥,她乖寶寶一樣地坐在他面前。

    裴川問“真的決定好了一離開島嶼,恐怕明年這個時間才會回來!

    貝瑤點點頭“嗯,我想好了!

    他面具下瞳孔幽深,許久說“開船吧!

    二十七年,他第一次得到她的主動追隨,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于上弦沒有撒謊,對于裴川來說,曾經與貝瑤相處的那一年,聽她說過最多的話就是禮節性問候。貝瑤從不與他親近,她連親昵的態度都不曾有。

    可是現在,他摩挲了下指尖,仿佛還殘留著少女腳上那種溫軟的溫度。

    島嶼非常遠,離他們要去的地方會足足行駛一整天。

    貝瑤見他電腦還開著,估計很忙,于是自己去看海。

    海風帶著獨特的咸味兒,她才在欄桿處坐下來,高瓊就踱步過來了。

    高瓊見貝瑤坐著,也不知道地面臟不臟。她哼了一聲“別以為跟著我們一起就代表satan喜歡你,他留你一命讓你在島上你還不珍惜,偏偏要跟來送死!

    貝瑤也有火氣,上船前高瓊明明看見了自己,卻故意阻止自己上船,如果不是裴川出來看看,估計她就一個人被流放到孤島上一年了。

    貝瑤說“他不喜歡我難道喜歡你嗎”

    高瓊“”

    貝瑤眨眨眼睛“他拉我了,還讓我親!

    “”

    貝瑤還嫌不夠,她鮮少這樣小家子氣,她說“他也喜歡親我的!

    高瓊氣得腦門子冒煙“你還要臉嗎”

    貝瑤說“我在說實話!

    高瓊恨不得一腳把她踹到海里去,這個一臉清麗的小妖精戰斗力也不弱嘛,高瓊說“他喜歡的不是你,是貝瑤!

    沒想到小妖精一點都不氣,喜滋滋道“喜歡貝瑤就是喜歡我!

    高瓊“”

    于上弦一本正經地把往生最新測試結論給裴川的時候,他發現每隔幾分鐘,satan就會往游輪外看一眼。

    satan沒有養過小姑娘,就像身邊突然多了一個牽掛,總是想要看看她在做什么,會不會無聊。

    見高瓊和貝瑤似乎聊得挺起勁的,裴川這才收回目光,專心看測試分析結果。

    晚上吃完了飯,是裴川工作交接的時候,貝瑤去世以后,他除了吃飯睡覺的時間,其余都留給了工作。每年在游輪上也是即將要與陸地工作交接的時間。

    吃完飯貝瑤就跑出去了。

    她倒是乖覺,知道他忙,也不打擾,自己找事做。

    裴川收回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高瓊這時候心情好了起來,畢竟貝瑤什么都不懂,要說賢內助,就是要她高瓊這樣的嘛她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幾個人在一起匯報交接的時候,高瓊是唯一的女性,這也是她能穩居高位這么多年的要求。

    她看著近在咫尺的satan,裴川工作時非常認真,哪怕戴著面具,高瓊依然能根據多年前的記憶想起他曾經的模樣。

    高瓊心想,看看,小妖精除了長得好看,簡直就沒有卵用。這種場合需要那個小妖精嗎不需要

    大家把工作匯報交接完了,已經快十點鐘了。

    門口跑進了一個歡快的身影,語氣像是三月的風,清凌凌的動聽“裴川,我們去看星星嘛!

    裴川愣了愣,隨即笑道“好!

    貝瑤歡歡喜喜就推著他輪椅出去了。

    拿著報表的高瓊“”

    她差點捏爛了手里的報告單和列表,satan他不喜歡報表,他就喜歡嬌滴滴又會撒嬌的美人。

    高瓊到底不甘心,想要偷偷摸摸去看。

    于上弦好笑地拽住她“你做什么啊”

    高瓊說“我要監視那個間諜,萬一她傷害satan怎么辦”

    “她不會傷害satan的!

    高瓊立馬用看階級敵人的眼神看于上弦“你怎么知道”

    “她自己不是說過嗎她喜歡satan!

    “她的話你也信”

    于上弦“為什么不信”

    高瓊跳腳“她哪點看上去像是好人了”

    于上弦詫異地道“我們難不成是好人嗎”

    高瓊無言以對,她最后說“我不管,我一定要去看看!

    于上弦松手聳聳肩“那你就去吧,被扔下海喂魚我可不負責把你撈上來!

    瞪了于上弦一眼,高瓊偷偷摸摸往甲板上去了。

    海上偶爾能看見星星,今夜恰好就是這樣的好天氣,海上的星星一閃一閃,天上那輪月亮皎潔漂亮。

    貝瑤搬著小板凳坐在裴川身邊,他問她“怎么突然決定離開了,不找回家的方法了嗎”

    貝瑤想了想“我覺得我回不去了!

    裴川黑瞳安安靜靜的。

    貝瑤有些緊張地看著他“好像是真的,我能不能暫時跟著你呀”

    裴川說“好!

    貝瑤大眼睛彎了彎,她說“你喜歡我對不對不是因為你認識的那個貝瑤,就是帶著很多記憶的我!

    但凡早個幾年,她問出這種問題,他要么會出自自卑沉默,要么會有別的反應。

    然而估計也是年紀漸長,臉皮厚了。他注視著她,平靜應道“嗯!

    他喜歡這個可愛又活潑、會親近人的姑娘,發自內心地會被吸引目光。也因此他能第一眼確定她就是貝瑤。

    貝瑤得了肯定的答案,反倒先是臉紅了。

    裴川看著她羞紅的臉頰,開口道“但是你也知道,我和你的裴川,或許不太一樣。昨晚我們就聊過了,我現在是satan。出了這個島嶼,你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世界,我并不是一個好人。也不是為了你自首的裴川!

    貝瑤說“我知道你是satan,satan也是我的裴川。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釋,我記得小時候發生的事,關于你和我!

    他目光微動。

    貝瑤說“你戴著面具,我都看不見你的表情,我能把它取下來嗎”

    她伸出手,試探地去碰他的面具。

    他握住她的手腕,對上她的目光“有紋身,不好看!

    他到底是satan,輕輕一握她的手腕就禮貌地松開了,怕引起她的反感。畢竟以前的貝瑤,是避免與他觸碰的,裴川七竅玲瓏心,自然什么都看得透徹。

    貝瑤眨眨眼睛,嬌聲道“讓我看看嘛,你最好看最酷啦!

    兩人四目相對,他低低嘆息了一聲。

    裴川有種說不出的感受,說來也是羞慚,他都二十七了,竟然被一個小姑娘不走心的夸贊弄得心潮澎湃。

    他最后默認了。

    貝瑤欣喜地揭開了他的面具,月光下,男人容顏冷峻。

    許是因為喜歡皺眉,他眉間有淺淺的皺眉痕跡,然而最吸引人眼球的是他右邊臉上的一個“s”。

    黑色的文身,有種詭異又華麗的冰冷感。

    她長睫抬起,問他“s是satan的意思嗎”

    “嗯!彼麥睾托π,“不太好看是嗎”

    貝瑤說“很帥!彼p手握在下巴邊,一副真誠的模樣。

    裴川失笑。

    她眼中印出他和明月,有種清透動人的溫柔。她注視著誰時,似乎就會有種誰是她的全世界的錯覺。

    裴川問“腳傷好些了嗎”

    他語調平和低沉,有種說不出的沉穩感覺。像是友好地在關心一個晚輩。

    她不滿裴川這樣的疏離,她以后多半就能陪他一輩子了,這樣算是什么啊。她知道以前的貝瑤并不親近他,想起他之前也不介意幫她處理傷口,她把受傷那只小巧白皙的腳放在他膝蓋上“那你看看!

    語氣親昵又嬌滴滴的。

    裴川看不出在想什么,倒是聽了她的話,認認真真檢查了一下傷口。

    她用腳尖蹭了蹭他手指。

    月光下,他不語,卻用拇指摩挲著那只頑皮的腳的腳背。

    到最后,還是她受不住癢,自己收了回來。她一笑眼里就有瀲滟的水光,他見了也忍不住眼中帶上幾分笑意。

    她有些喜歡他現在含笑的模樣。

    似乎一開始見到他,不管是種花還是說話,似乎由于知道她會離開,他一直都平靜得像一灘死水,無悲無喜?墒乾F在,他整個人像是活了過來。

    于上弦說,貝瑤從來都對他沒有過親近。

    他像是沙漠里走不出去的旅人,日復一日的無望。

    貝瑤說“我今晚也要住你隔壁!

    “好!

    她想了想,又帶著些許委屈道“你下次離開不要拋下我了好不好”

    裴川說“嗯!彼吐暤狼,“對不起!

    她說“我不是生氣,我只是怕有一天找不到你了!

    不管是跑、追逐還是詢問,全世界都找不到他的消息,一如當年她找不到在牢里的裴川一樣。她不怕千里奔波,只是害怕就此錯過和失去。

    眼前的satan眸光平和,這是裴川長大成熟的模樣。

    她指了指天上的月亮“那周圍好像有什么!

    裴川凝眸抬頭,蔚藍色的天幕,那輪月亮又圓又亮,天空雖然繁星點點,然而月亮周圍什么都沒有。

    高瓊探出頭,就看見眼前讓她炸了肺的一幕。

    小妖精手里拿著satan的面具,飛快在他右臉上的“s”親了親,然后跑回船艙了。她這是告訴他,這次我知道親的satan噢。

    高瓊絕倒,啊啊啊啊小妖精啊又把satan迷得七葷八素

    恐怕只有小妖精以為飛快在偷親,其實satan的反應速度早該把她給弄死了,可是他默認了。

    特別配合地默認了

    作者有話要說  估計還有最后一章就完結了。

    下次更新時間在16號23:30前。

    待會兒補充感謝霸王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