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魔鬼的體溫 > 第33章 溫暖(作者:藤蘿為枝)
魔鬼的體溫

《魔鬼的體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33章 溫暖

    九月正式邁入高二, 同學們回來以后相當高興。看。毛線、中文網一年過去, 高二(五)班特別熱鬧。

    三中規定是報名當天就要上晚自習,而六中管理要松散些, 第二天才正式上課。

    貝瑤那天去并沒有遲到,只是難免心亂了。

    那本塵封的日記讓她心生怯意,可哪怕閉上眼睛,她也記得每一個字。可沒有人的一生, 是甘愿被一本日記左右的,每年多出來的記憶,長大后會讓她惶恐。

    所以她沒有干預自己和裴川的成長,也沒有意識到他的感情。

    貝瑤今年八月份才十六歲,她比班上大部分都要小一些。她只知道裴川對于自己是獨特的,可是喜歡和動心是種多么復雜的感情啊, 人可以因為它長大,卻在沒有感悟到它的時候止步不前。

    窗外梧桐青青,放學以后陳菲菲小聲問貝瑤:“你有沒有覺得吳茉最近不正常啊?”

    貝瑤想了想:“她晚上回寢室一般不說話,一洗漱完就上.床玩手機了。”

    陳菲菲搖頭:“不止這樣,她上課也常常走神, 而且很怕我看到她手機。”

    貝瑤皺眉:“你怕她玩手機耽誤學習嗎?”

    “哎喲不是!”陳菲菲小聲說,“我覺得她在網戀。”

    網戀?

    貝瑤嚇了一跳。零七年網戀這事才流行起來,既神秘又惹得人向往,主要是有網絡, 就可以談一場無關緊要的柏拉圖。而且危害性暫時還沒多大曝光。

    吳茉成績不錯, 為人性格也挺好的, 怎么會去網戀呢?

    陳菲菲擠擠眼睛:“要不我們今晚問問她吧。”

    貝瑤沒有意見:“好啊。”

    晚上幾個女孩子回了寢室,陳菲菲泡著腳,似乎不經意問道:“吳茉,你每天回來就在玩手機,是在和誰聊天啊?”

    被窩里的吳茉聲音吞吞吐吐:“哪、哪有這回事,我給我媽說最近的學習情況呢。”

    寢室另外三個女孩子都相互看了眼。

    周末貝瑤去買新的洗發水,秋高氣爽,兩個室友陳菲菲、楊嘉想著沒什么事,和她一起去外面走走。

    買好了洗發水,楊嘉說:“我想去蛋糕店買點吃的,我晚上總餓。”

    于是兩個姑娘又陪著她往蛋糕店走。

    越走越接近“傾世”。

    貝瑤心中總有不好的預感,果然楊菲菲指著一處說:“那不是吳茉嗎?”

    大家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傾世門口,吳茉被一個高高瘦瘦帶著黑手套的男人搭著肩膀,往傾世里面走。

    陳菲菲有些擔心:“那是她網戀對象嗎?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楊嘉說:“不太好吧,萬一他們在約會呢?我們這樣過去吳茉會不高興的。貝瑤,你覺得呢?”

    貝瑤看著那個男人背影,心中也有些怪怪的感覺,但她其實不愛管別人的私事。她想了想:“等回去我們勸一下吳茉,情況不對可以報警。”

    楊嘉點點頭:“好吧,我先去買蛋糕。”

    蛋糕店就開在傾世隔壁。

    ~

    傾世五樓臺球桌,裴川打進了一個黑球。

    一個男人擁著吳茉走進來,明明在秋天,那男人穿著西裝戴著黑色皮手套。兩人說說笑笑,男人附身挨著吳茉,吳茉滿臉通紅,沒一會兒他們單獨開了一桌,開始玩臺球了。

    金子陽吹了個口哨:“怎么呢川哥,是不是寂寞了,要不我多喊點人來玩啊。wap.kanmaoxian.com”

    裴川抬眸,黑眸沉沉,金子陽不說話了。

    川哥最近心情不好,他們都知道的。所以今天出來也是為了讓他散散心。

    裴川沒說話,把球桿往肩上一搭,往吳茉那桌去了。

    吳茉抬頭,看見扛著球桿面無表情的裴川,有一瞬腦子當機了:“裴、裴川?”

    她也看過那些帖子,他是三中的大佬,據說很有錢。

    少年身高頎長,面容冷峻,裴川掃了她一眼,叫出那個男人的名字:“丁文祥。”

    那男人摘下墨鏡,臉色白了:“川、川哥。”

    裴川淡淡道:“你不該在這里騙人。”

    這時候金子陽和鄭航也過來了,只有季偉還在沙發認認真真看書,沒注意人都走完了。

    丁文祥飛快地看了吳茉一眼,賠笑道:“川哥,我這就走好吧?”

    裴川說:“嗯。”

    丁文祥立馬跑了。

    吳茉待在原地,她無措極了。可她不敢開口問裴川發生了什么,然而十六歲的姑娘,心中極為不安。她幾乎難以避免地在腦海里想,她的‘精英’男友丁文祥,為什么被裴川一句話就說跑了?裴川為什么要過來,是、是因為自己嗎?

    吳茉鼓起勇氣問:“你、你為什么讓他離開?”

    裴川把球桿往桌上一放,冷冷地問:“不讓他走,讓他睡你嗎?”

    吳茉這輩子哪里聽過這么粗俗的話,她結巴道:“你、你……”

    裴川懶得解釋:“你也滾吧,眼睛擦亮點。”

    吳茉在金子陽等人好奇的目光中,難堪極了。她臉通紅,又不敢看裴川一眼,轉身走了。

    金子陽挑眉:“川哥,你認識那兩個人啊?”

    裴川倒也沒有瞞他:“嗯。”他平靜道,“丁文祥,靠裝有錢人騙女學生。”

    金子陽張大嘴:“臥槽人渣啊!”

    只有鄭航狐疑道:“川哥你怎么認識這種人?”

    裴川沉默許久,半晌道:“因為我更壞啊。”

    金子陽哈哈大笑:“川哥,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裴川卻驟然輕嗤了一聲,是啊,他比丁文祥這種人更壞,所以貝瑤不喜歡他才是正常的。

    初中那年,是裴川讓丁文祥騙尚夢嫻。他也許,親手鍛造了一個壞得透頂的人吧。

    裴川知道自己和金子陽他們是不一樣的,他們生來金湯匙,性格爽朗糟糕,卻沒有什么壞心眼。而他是泥濘里爬出來的人,看淡了丑惡,恨透了這個世界。他甚至不在乎吳茉會不會被騙,但他需要一個去找貝瑤的理由。

    沙發邊看書的季偉,看一個小時會做一套眼保健c,哪怕他近視已經五百度了,卻一直堅持。

    裴川第一眼看這智商低的季偉覺得順眼。

    能干干凈凈堅持一些東西,原本就是難能可貴的事情。

    季偉見裴川看自己:“川哥,你看我做什么?”

    “季偉,問你一個問題。”少年懶洋洋問,“為什么每次都考不好,還要那么努力地讀書呢?”

    季偉莫名其妙:“我喜歡讀書啊?”

    “因為喜歡,失敗也沒關系嗎?”

    季偉推了推眼鏡,實誠道:“當然偶爾也會難過,我爸說我比豬還笨,他和我媽打算生個弟弟來繼承家產。我家產都快沒了,更要努力讀書。”

    裴川笑了:“c!”

    季偉肅著臉說:“川哥,別罵人。”

    金子陽和鄭航笑瘋了。

    因為喜歡,所以會難過,難過完了,還是得更勇敢地喜歡。裴川笑了笑,季偉才是最簡單通透的人。

    ~

    周末晚上,貝瑤才洗了頭發,電話就響起來了。

    寢室可沒有c頭供吹風吹頭發,她裹著帕子:“喂?”

    那頭少年輕聲說:“貝瑤。”

    這么多年,她竟也一下子就從陌生的號碼聽出了他的聲音:“裴川。”

    “是我,別掛。”他說,“我在你們學校的香樟林,有事給你說,出來一下好不好?”

    貝瑤咬了咬唇,上次給他一巴掌的事,讓少女尷尬極了,半晌她才輕輕道:“嗯。”

    迎著晚風和夕陽,她往學校的香樟林走。老遠就看到了裴川。

    他雙手c兜里,看著香樟落葉。

    秋天它并不會像銀杏那樣變黃,一直帶著淺淺的草木清香。裴川知道自己去年過得太狂,六中許多人都認識自己,他來得很低調。

    貝瑤走近他,輕輕道:“有什么事嗎?”

    少女的聲音依然像春風一樣和暖。

    她的傷口,不像他的逐年潰爛,而會很快痊愈的。

    裴川淡淡道:“你那個室友,吳茉,她男朋友是尚夢嫻前男友。”

    她歪了歪頭,很不解。

    裴川簡單解釋道:“一個騙色騙錢的。”

    貝瑤皺眉,一雙清亮的杏兒眼染上怒火:“我們會報警的。”

    裴川只字沒提自己,他贊同道:“好。”

    活像個行俠仗義的好少年。

    少女頭發未干,在清淺的香樟木氣息中,她身上香甜的丁香像是一條絲線,絲絲縷縷攀上他的心臟。

    貝瑤說:“謝謝你裴川,那我回去了。”

    裴川心中不舍,那些感情卻又晦澀難言。他表情很平靜,問她:“你要去看看周乃乃嗎?”

    貝瑤睜大眼睛:“周乃乃?她以前不是搬走了嗎?”

    裴川說:“她兒子不孝順,把鄉下和城里的房子都賣了,現在住在養老院。”

    人心涼薄,他說得悲憫。裴川內心卻冷笑,瞧啊,親情。

    那個老人為了小時候怕狗的貝瑤,額外安了鐵門,還常常給貝瑤塞小零食。于情于理,貝瑤都會同意去看看。

    貝瑤說:“好的,明天上學了,下周去吧。”

    裴川淡淡道:“好。”

    她可能不記得了,她小學四年級曾經勇敢地拿著g子打丁文祥,把他從屈辱和泥濘里拉出來。

    她曾經對他那么好啊。

    ~

    吳茉不同意報警。

    她哭了:“別報警好不好,我害怕。”

    在十六歲少女眼中,報警是件很嚴重的事情。這件事警察一旦調查,會牽扯到學校和家長,吳茉是小康家庭,父母要是知道了她敢網戀,一定會非常生氣,要是同學們知道了這件事,又會怎么看待她呢?

    因為騙子的“精英”身份,去攀高枝嗎?

    吳茉的恐懼藏在哭聲中,陳菲菲被她哭得心慌:“好啦好啦,這是你的事,你說不報警就不報警吧。”

    陳菲菲又看向貝瑤和楊嘉。

    貝瑤搖搖頭:“你的事自己決定。”她心想,就是因為女孩們的膽怯,那個人渣才至今活得好好的。

    楊嘉說:“我無所謂啊,不說就不說唄。”

    然而雖然三個室友都答應了,吳茉心里還是恐慌。夜晚她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起了裴川。

    那個冷淡的少年,眉峰像是一把銳利的劍。他說的話讓人難堪,卻又是因為他,自己才能全身而退。那個騙子也很怕他,雖然他脾氣更壞的樣子,可是讓人很有安全感。吳茉不知道為什么,臉頰一陣發熱。

    ~

    周末貝瑤背上書包去看周乃乃。

    她書包里是所有零花錢買的老年奶粉。

    裴川接過來:“這個月零花錢?”

    貝瑤眼睛亮亮地點頭:“嗯。”

    他笑了,那笑容出奇帶著一點暖,在他一向冷淡的臉上格格不入。

    貝瑤說:“你笑什么?”

    裴川說:“你小時候就這樣,要對誰好,就攢一個月零花錢。”

    貝瑤杏兒眼有些被戳破的惱。

    少年背著包,率先走在前面。

    貝瑤跟著他,他走得很慢,可能習慣了這樣的步子。

    貝瑤其實有點尷尬,她一會兒看看樹枝上的麻雀,一會兒看看養老院周圍的房子,就是不看裴川。

    她這年快十六,比他小一歲多。

    一顆懵懂干凈的心沒有為誰動過。

    她喜歡光明和溫暖。

    所以裴川穿干干凈凈的白襯衫。

    養老院不是那種資金充裕的養老院,蕭條敗落,讓人一看就難過。

    周乃乃.頭發花白,坐在人群中,一雙眼睛呆滯——她老年癡呆了,如今誰都不認得。

    裴川問候了兩句,只是他眼中的光依然是冷的。他拿起掃把,把周圍的痰和泥清掃了一下。

    護工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少年眼中淡漠,一點也不覺得這些污穢惡心的模樣。

    貝瑤能為周乃乃做的也不多,她陪了她一會兒,把東西留下了。

    裴川拐去養老院唯一一間辦公室,留了一張卡。

    院長千恩萬謝:“謝謝好心人,謝謝你們。”

    裴川去水池洗了下手,他嘴角嘲諷:“你說他們,這么活著有什么意思呢?”

    院長驚疑道:“什、什么?”

    裴川沒解釋,他不是院長口中的好心人。他看著門口等他的姑娘,心里竟是靜靜地想。

    見過光明的人又墜入黑暗,活著亦或者死了,又有什么區別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