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大宋無疆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恐怖的蟲子大軍(作者:虎郎)
大宋無疆

《大宋無疆》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二十四章 恐怖的蟲子大軍

    雖然很奇怪,自然也沒有任何邏輯可言,但張斌卻并沒有多少意外,畢竟這樣一個古代封閉的少數民族,祭祀儀式奇怪一些再正常不過了。kanmaoxian.com

    更何況比起他聽說過的一些血腥恐怖的祭祀,這已經算是非常溫和的了。

    高臺之上是個平臺,張斌看著光滑的有些過分的平臺,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四方四正,宏偉和結實的建筑,這些對黑虎羯族來說雖然有些夸張,但勉強也能說得過去,可如此光滑的石板,這是如何打磨出來的?

    容不得張斌多想,下面五萬多黑虎羯族已經對著高臺跪了下去,并開始齊聲唱起了一首曲調非常怪異的歌謠,每個人都是一臉肅穆,齊聲歌唱之下竟然有一各神圣莫名的意味。

    但張斌卻隱隱感到有些不安。

    他看了一眼高臺下面的何勇毅等四名大內高手和折木秋、韓三郎帶領的三百名精兵,心中稍定,便和竹娘、小金子安心坐在上面,等著這個無聊且詭異的祭祀儀式結束。

    祭祀儀式是從傍晚的時候開始的,黑虎羯五萬多人將那首歌謠唱外,太陽剛好落山。

    而在歌謠最后一個音節落下的瞬間,張斌卻是臉色微變,因為就在那一瞬間,從他所在高臺上看去,太陽剛好全部落下了山。

    “應該是巧合吧!”張斌眉頭又蹙了起來。

    在太陽落下山的瞬間,高臺四周,乃至整個黑虎羯族便變得一片死寂,每個人都跪在地上,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好像變成了雕塑。

    按照祭祀規定,張斌他們在高臺上待一晚上,所有的黑虎羯族人也要在高臺四周待一晚上。

    高臺下面有折木秋和韓三郎、蛇奴、何勇毅他們警戒,張斌并不太過擔心,和竹娘、小金子相擁著看了一會兒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享用了一些黑虎羯族準備的美食,便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張斌突然被小金子的咆哮聲驚醒。

    睜開眼睛一看,張斌便是臉色大變。

    因為他們竟然已經不在高臺之上,而是在一個陌生的空間之中。

    準確的說,這是在一個石室之中,而他們所在位置,是一個圓形光點,其他位置卻漆黑一片。

    張斌猛的抬頭看去,卻是一個筆直的圓形洞口,月光便從著圓形洞口直射而下,所以才形成一個類似后世舞臺效果的圓形光點。

    竹娘也驚醒了過來,嚇的驚呼一聲,然后抱著自家公子胳膊,身體微微顫抖。

    張斌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輕輕道:“竹娘不要怕,有我在!

    竹娘對自家公子向來崇拜和無條件的相信,一聽這話,臉上雖然還有驚懼,但身體不再顫抖。

    而小金子身體緊繃,不斷打量著四周的黑暗,發出低亮的咆哮聲,金色的眼睛之中泛著淡淡的金光。

    那是貓科動物夜晚獨有特征之下,能夠讓它們即使在非常漆黑的環境下都能夠視物。

    張斌仔細觀察過之后,頓時明白是他們之前所在的高臺中間的那一塊石板無聲無息的下陷了,因為他看見了旁邊還有他們吃剩下的半個烤熟的野豬肉。

    而且看著圓形的洞口,深度絕不止十丈,張斌甚至猜測四五十丈。

    “如此精妙的機關,黑虎羯人是如何修建出來的!焙诎抵,張斌一臉難以置信。

    “救命………”張斌抬頭對著洞口用盡全力一聲長嘯。

    除了嚇了小金子和竹娘一跳之外,再沒有引來任何回應。

    張斌不死心,一口氣喊了小半個時辰,期間小金子和竹娘也加入其中,兩人一獸的嗓子都快喊啞了,但依然沒有任何反應,洞口所在始終沒有任何人出現。kanmaoxian.com

    唯一與外界相通的洞口始終沒有人出現,張斌和竹娘帶著小金子,提著那半個烤野豬,開始在這陌生的空間中尋找出路。

    這個空間不大,只有一百多平方米,但是張斌仔細查探觸摸之后,才發現四周墻壁竟然隱隱有金屬光澤閃爍,顯然不是尋常石壁。

    張斌摸遍了四面墻壁,始終沒有找到門或者機關之類的東西。

    但某一刻,小金子的抓子在一面石壁上碰了一下,隨著一陣隆隆之音,那石壁竟然突然從中間分開。

    而在大石之后,是一個漆黑無比,沒有一絲光亮的洞穴,從外面看去,黑通通的一片,而且還有陣陣涼風從洞內吹了出來,更讓人有著一種毛骨悚然之感。

    猶豫了半響,張斌一咬牙牽著竹娘的手向那漆黑洞穴走去。

    小金子表現得非常勇敢,率先走在最前面,兩個眼睛猶如兩個小小的手電筒,在前面負責照亮。

    只是亮度有限,洞穴中依然非;璋。

    一獸兩人一前一后的進入了這個漆黑的洞穴之中,張斌發現這洞穴之內的地面,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平坦,他的兩只腳踏在上面,就像是踏在了足以讓馬車疾行奔馳的大道之上。

    顯然這里肯定是經過了人工處理,而且處理得極為精致,這若是放在后世自然不算什么,但是放在這個時代,便只能說是鬼斧神工之能,只是不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

    而這一走,便是足足走了半個多時辰,張斌突然停了下來,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他們剛才走的雖然不快,但半個多時辰,也走了足足四五里路。

    這個洞穴竟然深不可測。

    皺眉沉思片刻之后,張斌帶著竹娘和小金子順著來路往回去。

    二十多息之后,二人一獸又停了下來。

    張斌的臉色變得越加難看了,他們進入時的洞口消失了,那個可以看見天上星星和月亮的洞口也不見了。

    “這地方太詭異了,出口竟然也消失了,這下麻煩了!睆埍箬F青著臉,將情況告訴了竹娘。

    竹娘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臉的震驚,她剛才分明記得一直順著洞穴走,按理說沒有任何岔口,不應該走錯了才對!

    張斌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皺眉沉思半響,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在旁邊洞壁上刻畫了一個標記,然后又動了起來。

    除了刻畫標記之后,張斌一邊往前走,一邊暗自數著自己所走的步伐。

    這次張斌走了一千三百一十二步的時候,小金子不小心腦袋碰到了旁邊的石壁上,突然那石壁內陷,上面出現了一個洞口。

    張斌和竹娘一臉驚駭,小金子對著那突然出現的洞口也是齜牙咧嘴的咆哮。

    洞口里面沒有任何東西出現,也沒有任何動靜。

    這個洞口出現的太詭異,但張斌知道自己無從選擇,只好帶著竹娘和小金子鉆了進去。

    終于,這一次他們走了一會兒,眼前出現一個彎口。

    轉過了那個彎口之時,他的眼前卻是突地一亮。

    在彎角遠處的石壁上,有著一顆小小的珍珠,正散發著明亮的光芒,為這黑暗的石壁通道提供了照明的光線。

    其實,這顆明珠的光芒并不強烈,只不過是淡淡的光暈罷了。

    但是,在這個漆黑的地方,哪怕是僅有這樣的光暈,都讓張斌和竹娘不由自主的松了半口氣。

    二個人和小金子向前走著,再過了十步左右的距離,上方的石壁上又出現了一個珍珠,并且散發著同樣的淡淡光芒。

    此后,每隔十步左右,都有著一顆類似的珍珠。

    張斌和竹娘互視一眼,都有著一絲驚訝之色。這樣的珍珠哪怕是在此時張斌的眼中,也算得上是一件難得的寶貝了?墒窃谶@個通道之中,起碼就有著數十顆之多,這絕對是一個大手筆了。

    而且,自從他們進入了通道之后,就一直在不停的前進著。

    按照如今所走的路程,怕是已經深入了山腹之內,可這條通道卻似乎是依舊沒有個盡頭。

    張斌越是深入,心中就愈發的震撼。

    想要修建這樣的一條通道,在后世或許不算什么,但放在古代只怕比將一座山移走還要困難。

    究竟是什么人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夠在這里幾乎是挖空了小半座山,并且建造出這樣的通道。

    “這難道也是黑虎羯族第一代圣佛帶人所挖!

    “那第一代圣佛到底是何方神圣?”

    如此浩大的工程,真不知道是如何才能夠竣工,又是如何掩蓋下來而不被人所知的呢?而且這些通道與黑虎羯族到底是什么關系?

    這一切都像是一個謎,一想起那個叫水月兒的黑虎羯少女對自己等人的敵意,張斌心中越加不安起來。

    終于,前方的光線驟然的亮了起來。

    張斌二人對望了一眼,他們心知肚明,多半是到了洞穴盡頭了吧!

    只是,洞穴盡頭,竟然懸掛著一個巨大的水晶球體,這個巨大的不明物體散發著強烈的光芒,將整個洞府之內照耀的如同白晝。

    張斌和竹娘膛目結舌的看著這個堪比成年男子體積的巨大晶體,他們的心中充滿了震撼。

    “公子,這是什么東西?”竹娘有些不安的問著,她的眼睛微微瞇起,似乎被那強烈的光芒所刺激而無法完全睜開。

    張斌抬著頭望著頭頂上的水晶體,失神的搖著頭,道:“我不知道,不過……”他頓了頓,用著連他本人都不相信的語氣道:“這東西有太陽的味道!

    竹娘微怔,隨后立即明白了過來,她低下了頭,驚訝的道:“沒錯,我有一種曬太陽的感覺!

    張斌微微的點著頭,在外面的那些發光珍珠雖然珍貴,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卻也并非獨一無二的東西。

    可是,此刻懸掛在洞府之內,他們頭頂之上的這個水晶體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卻是一點兒也不比正午的陽光遜色。

    站在這個水晶體之下,他們甚至于還能夠感受到明顯的熱浪侵襲而來。

    “這好像不是天然之物,而是好似后天人為所造!睆埍笮闹械恼鸷尺h超竹娘,只是他在科技發達的后世也從未聽說過有這種東西出現,或者說后世科技水平,還制作不出這等能夠散發出陽光的水晶體!

    “這地方為什么會有這樣一個能夠發出太陽光的水晶體?”

    “為什么會有這樣一條神秘的通道?”

    張斌隱隱感覺自己正在接近一個天大的秘密,但這個秘密的真相又好似被人遮擋在層層帷幕之后,讓他很難看清。

    最主要的是,這個秘密中隱藏著未知的恐懼和危險。

    深深的看了眼那如同日光一樣明亮的水晶體,張斌長吁了一口氣,他低下了頭,仔細的打量著這個洞穴盡頭。

    剛剛來到洞穴盡頭之時,張斌和竹娘的注意力都被頭頂上的奇異水晶體給吸引了。

    這并不怪他們,其實任何人進入這里,只怕第一眼都會投到這東西上面。

    張斌二人能夠這么快的就從中擺脫,已經是殊為不易了。

    只是兩人此時臉色大變,因為小金子失蹤了,而他們之前沒有絲毫察覺。

    小金子對兩人來說已經是猶如親人一般,兩人心中著急,趕緊四處尋找。

    很快兩人便找到了小金子,只是看著眼前的小金子,兩人一臉目瞪口呆和毛骨悚然。

    小金子變成了黑色。

    一身銀色漂亮皮毛,竟然變成了純黑色的皮毛,雖然依然光滑,但顏色竟然完全變了。

    若不是那雙金色的眼睛和身形樣貌依然是那么熟悉,張斌和竹娘幾乎都認不出這是他們的小金子。

    小金子不知道經歷了什么,張斌隱隱從小家伙眼睛中看到了恐懼。

    事實上,小金子看見他們之后,便向他們跑了過來。

    張斌隱隱感覺小金子絕不止是皮毛由銀色變成了黑色,但一時間卻看不出來小金子還有什么地方發生了變化。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已經容不得張斌再去想這件事情。

    因為,不知為何,張斌忽然覺得很不舒服,而且越來越不舒服。

    只是他想不明白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是怎么來的?

    通道里雖然陰森黑暗,可是這地方因為頭頂上那如同日光一樣的水晶體,頗有些金碧輝煌的感覺,并且走在通道里的呼吸也很暢通。

    張斌忽然想起,正常情況下這條通道里某一些隱秘的地方,一定用某種很巧妙的方法留下了一些通風口,可是通風口絕對不可能有如此好的效果。

    而且,張斌很快就發現,通道里的空氣一直都保持干燥流暢,非常干凈,好似比外面的空氣還要清新干凈。

    張斌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好像就是因為這一點,但很快他便發現,真正讓他感覺不舒服的是一種聲音。

    一種聲音不大,但卻密密麻麻的聲音。

    “噗……”

    張斌突然聽到腳下傳來聲音,那是他踩破了什么東西的聲音。

    他抬腳低頭一看,腳下并未發現什么,于是小心翼翼地又邁出一腳。

    “噗……”

    又是一聲響,張斌皺眉,蹲下仔細看去,突然發現隱隱好象有什么東西在蠕動。

    下一刻,張斌臉色大變。

    一群黑色的蟲子不知從什么地方鉆了出來,已經將他們快要包圍。

    無數的蟲子匯集在一起,遠遠的竟然就像一張漆黑色的地毯一般,沿著地面緩慢地鋪展過來。

    眼見如此詭異恐怖的一幕,竹娘嚇得一聲尖叫,手緊緊扣住張斌的手臂,顫聲道:“公……公子,這……這是什么?”

    ………

    ………

    s:四千五百字的一更送上,今晚上兩章加起來近七千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