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三世續緣契約 > 戀與不戀,沒區別!(作者:李四一)
三世續緣契約

《三世續緣契約》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戀與不戀,沒區別!

    “我們有的時候真的很低谷阿軒把事情搞砸的能力,開演前四天把自己對手戲演員打成腦震蕩真的”

    葉子雯細數自己參演過的話劇,出現過最嚴重的舞臺事故頂多就是忘詞兒現編,此等重災事故還是頭一回遇到,“我啊,自從這事以后那是面對怎樣的舞臺事故都淡定了?。毛線、中文網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就想想這件事。這都扛過去了我還有什么解決不了呢?”

    “這么說,您是不是還得謝謝我?”季軒那副搖頭晃腦的不要臉的模樣讓人看著就想打。

    立恩一個手刀削過季軒的腦袋,教訓道,“你還好意思笑!

    “事情都過去了好不好?!”季軒無語這兩個回憶都能回得真情實感的家伙,無奈的別過頭嘆了聲氣,“再說當時我不是及時搬來了救兵嗎?演出也沒耽誤?!”

    連瀟瀟則是拍手感嘆,“季軒啊季軒,喵~我原本以為你是因為年少不懂事,沒想到你闖禍的履歷還這么豐富啊,喵!

    你們知道嗎,喵?我和她做任務這么久,每個任務都能給我整出些事情來解決,喵!”

    “是!”阿南搭腔道,“就拿安靜那個任務來說吧,我聽阿肆說你把本來要賜婚的女主角送走,還下了不讓人找到的符咒。要不是她自己送上門來,你說說你到時候怎么辦?”

    葉子雯一聽連瀟瀟說的來龍去脈,笑季軒,“你闖禍的功力還是不減當年!本來生米煮成熟飯的事兒被你這么一搞,差點成稀飯了都!”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你不說找來救兵嗎?那是誰?”阿南比起數落季軒還是比較好奇事情的走向,轉過頭來問努力把存在感抹除的季軒。

    “還能有誰?當然是我親愛的同桌啦!本是不夠,只能顏值來湊了!”

    “你也看過,叫張生的片段里有個我耍棋盤的動作。之前一直對的都是詞啊,位置啊,步子什么的。我這今天也是第一回拿真棋盤來耍,一個沒抓穩就”

    季軒一臉抱歉的把簾子拉了回去,拉著豐華往急診室門外走去,接著剛剛的話頭解釋道“腦震蕩,要靜養一個星期呢!”

    “你說什么?!”豐華探頭看向了平躺在病床上一臉安詳的綠茶,“你到底你怎么就你啊你!”

    他真是想教訓她可是又不知道該說她些什么,豐華只能感慨平時不努力學中文,這時候連教訓這家伙都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只能一指頭懟在她腦袋上,看看這脖子上的是人頭還是個石頭。

    “你別教訓我了,你來之前老林已經把我罵得狗血淋頭了!

    難得見這個混不吝認錯,豐華又實在不好多說什么,掐著腰歪著脖子問她,“那你想我怎么救你?”

    “你幫我演張生好不好?”

    “不行!

    她二話不說的接上,他也二話不說的拒絕。

    “為什么?!”季軒委屈的問他,“看在我們同桌一年的份兒上,看在我因為你被人黑的份兒上,或者實在不行你看在子雯和你姐同公司的面子上,你就幫我一下好不好~”

    “不行。我們街舞社的節目和你們的順序是緊緊挨著的,根本就沒時間準備上場?1毛2線3中文網”

    “那你你就別去街舞社的節目了唄。反正你是獨舞,又不用和別人排練,沒了你你們街舞社也不是上不了?墒俏页四阏娴恼也坏侥芮蟮娜肆恕憔蛶蛶臀野伞

    “還是不行。沒得商量!”

    “豐華,軟的不吃我只好來硬的了。我現在就聯系天哥合伙散播你用非正當手段拿了開學馬拉松的第一名!

    “你!你怎么會和唐天天還有聯系?!”

    豐華真是拿這個家伙沒什么辦法,平時不服軟,一軟起來,撒嬌賣萌耍無賴真是什么都肯來。季軒見他還下不了決心便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的通訊錄,一翻還真有唐天天的微信。

    “天哥,還記得你和我說過開學馬拉松的事情嗎?我改主意了,我可以幫你”

    “停停停!”豐華緊緊抓著季軒的手指往上滑,取消了這段語音,“我我幫你,幫你還不行嗎?”

    “我算是怕了你這家伙了!”

    。

    。

    。

    “我們這段戲軒的就是在花園的那一段,你已經爬墻進了院子,而我和小姐就在院子里了等你,小姐叫我拿棋盤,我讓你躲在棋盤影子下到前面和小姐見面,和你們說了會兒話的這一段!

    季軒給豐華看完節選的視頻,隨后從書包里拿出一張手寫的臺詞遞給還是一頭霧水的豐華,小心囑咐,“你一定要趕緊把這些背熟,我告訴你,這張生的詞兒是最少的,但是你要知道從哪里接我的話。背不熟的腔調也不好學,總之快背吧!”

    “你確定要我畫成這樣?!”豐華一臉難以置信的指著畫面上的張生,又指著自己俊美的面孔,“你確定要這樣對待我的這張臉?!”

    季軒一巴掌把臺詞紙糊在了他的臉上,“現在就是你頂著吳彥祖的臉我也得把你畫成這樣,少廢話!趕緊背吧!”

    豐華拿下那張紙,看著這密密麻麻的字,他嘆了口氣。

    抬起頭剛想開口回絕了季軒,結果正好迎上季軒的手機頁面,頁面上顯示的正是他們學校的貼吧,排在第一個用著黑體加粗大字寫的是——名伶豐華入駐文化節,絕美大圖預告!

    下面還有三張小照片,仔細一看便能看出是他的臉了戲曲裝的模樣,他再轉頭看向季軒時,她正對他露出得逞的小笑容。

    那表情仿佛在說——“落到我手里,你是逃不掉地~”

    如果用個動物來形容季軒,他會選擇蜘蛛,凡事落到她網上的獵物,不斷個兩條腿是逃不出來的了!

    “鑒于上學期咱們合作的那么好,我會陪你去練舞室好好背你的詞兒的。你就是甩開我,我也能找到地方。你逃不掉的呦~”

    他有點后悔帶她去自己常去的俱樂部了。

    季軒是對的,同桌還是只保持學校以內的聯系就好,不然真的,后患無窮!

    。

    。

    。

    “鼻腔發音!鼻腔發音你聽不懂嗎?我又沒要求你一定要按照標準的來,就是七八分像都那么難嗎?!”

    季軒快要崩潰了,她從來沒有這么絕望過。

    距離正式演出還有三天,明天就是全部節目上場排練了。由于十班全體學生都有公務纏身,畢竟是為了學校的事,所以主任便讓十班的課昨天就都停了。

    排練了一天,豐華在眾人的注視下很快就記住了舞臺的走位還有說的詞兒,獲得了全社的吹捧以后更是把動作都都記住了。

    最厲害的是在所有人都為了季軒和他對棋盤那段兒的時候,雖然季軒幾次動作險些又要砸暈對方,都被豐華靈巧的躲過。如今只要期盼這段兒到了臺上還是這效果,估計不會再有什么大問題。

    只是

    “你這個‘此計甚好~’好字拉長一點,婉轉一點兒,這個‘得令’就是‘令’調兒再高點兒。!我都和你說了快八百遍了,好不好。!”

    豐華陪她練了一天早就沒了力氣,也不管這舞臺有多臟便一屁股坐了下來,揮手感嘆,“祖宗,我真的沒力氣了!我這吃晚飯的時候你在我耳邊一直念叨,念叨的我都快消化不良了。哎呦~哎呦呦~胃疼。我排不動嘍!”

    說著說著他就躺了下來裝死尸,說什么都不肯多動一下。

    季軒踹了兩下見他一直沒什么反應,便坐在他旁邊拿起他的右手,狠狠的在他虎口按了一下,按的豐華瞬間就坐了起來,喊了聲“痛!”

    季軒推了他肩膀一把,又讓他躺了回去,解釋,“這是我們老祖宗的方法,哪不舒服按這里就舒服多了!

    “真的嘶!”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季軒有開始哼起了叫張生的名段兒。

    豐華閉上眼,手上按著,地上躺著,耳邊戲曲兒縈繞。他莫名想起曾經在唐人街時見洗衣店,看見的穿著白背心兒躺在藤椅上,躲在陰涼處扇著扇子老大爺,搖頭晃腦聽著那收音機里的傳來的靡靡之音。

    那時候的他不理解,為什么他笑得那么開心。

    這世上能理解別人的方法好像還真只有身臨其境一個法子,無論感受是否相同,但至少在同樣的情景下他也笑了。

    “你笑什么?”

    “你唱的還挺好聽的!

    被罵了兩三天,季軒也是難得聽到別人夸自己唱的如何,挑著眉有些小驕傲,“也不看是誰唱的!”

    “切!”

    豐華嫌棄她這幅自戀的模樣,可是轉念一想,好像自己在季軒面前也總是這般不要臉真是奇怪,好像和她在一起呆久了就會想一切奇怪的事情。

    比如——反思。

    “喂!豐華。要不要試試裝?你的衣服今天送到,就在后臺放著。而且我和化妝姐姐學了怎么化你那個妝,要不要試試?”

    季軒這一個轉移話題打斷了豐華的思緒,他一睜眼就看著季軒眨著她的星星眼,滿臉寫著‘期待’二字,讓人無法拒絕。

    “呃”

    他還沒完全答應,季軒便拉著他的手往后臺的化妝間走去,“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

    “我算了,我也說不過你!

    一進后臺化妝室,豐華便自覺的坐在了鏡子前,等著季軒大顯身手。

    “唉!栽在你手里,我算是只求你啊,真把我這臉當成吳彥祖的來畫,可別給我畫花嘍~”

    兩眼一閉一抹黑,觸感發達了許多,不過和她說再多也是無用,要是有用她估計就不會

    “燙死了!我說你幫我擦臉能不能不用這么燙的水!”

    “既然你說的話里有‘幫’字,就別和我唧唧歪歪的!”季軒不管不顧接著幫他擦臉,不過說著她便笑他,“還別說,你現在說話可是越來越來有京腔兒的味兒了,比我剛見你的時候好多了!”

    “是!校隊里的人天天聽人說,這叫耳濡目染!

    難得聽他拽文,季軒點頭應道,“這詞語記得也挺多。就上次月考你語文分比我高了十多分,余奶奶啊,真的是要念死我了!”

    “搞半天你現在是逮著機會找我復仇了是吧?!”一想到自己這兩天被季軒的精神騷擾,騷擾的他昨晚夢里都夢到是季軒唱小紅娘,喊他‘答應!’的畫面,可見他白天受了她多少摧殘。

    “睜眼!”

    雖然嘴上說著不想理她,可是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聽話睜眼,余光瞟見化妝鏡里的自己已經是紅白相間的妝面,就差眼睛周圍的幾道黑邊兒,不然還真和他看了兩三天的張生一樣了。

    季軒眼角帶笑,手持著染了墨的毛筆趴在豐華的身上。

    “我發現你這兩個星期話變少了,還總是擺著張棺材臉。怎么?被人甩了?”

    “你嘴里能有好話不?”豐華聽這話當下就翻了個標準的白眼,“你看小爺兒我這面相像是會被人甩了的面相嗎?只有我甩別人的份兒好不好?!”

    難得聽他拽文,季軒點頭應道,“這詞語記得也挺多。就上次月考你語文分比我高了十多分,余奶奶啊,真的是要念死我了!”

    “搞半天你現在是逮著機會找我復仇了是吧?!”一想到自己這兩天被季軒的精神騷擾,騷擾的他昨晚夢里都夢到是季軒唱小紅娘,喊他‘答應!’的畫面,可見他白天受了她多少摧殘。

    “睜眼!”

    雖然嘴上說著不想理她,可是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聽話睜眼,余光瞟見化妝鏡里的自己已經是紅白相間的妝面,就差眼睛周圍的幾道黑邊兒,不然還真和他看了兩三天的張生一樣了。

    季軒眼角帶笑,手持著染了墨的毛筆趴在豐華的身上。

    “我發現你這兩個星期話變少了,還總是擺著張棺材臉。怎么?被人甩了?”

    “你嘴里能有好話不?”豐華聽這話當下就翻了個標準的白眼,“你看小爺兒我這面相像是會被人甩了的面相嗎?只有我甩別人的份兒好不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k10每天赢2期